W君轶事(18)

  W君和N君、WDQ君一起吃晚饭。WDQ君说最近这几天被柳絮刺激得太难受,飞到眼睛鼻子里虽然不过敏,但还是很痒。对此,N君深表赞同。W君说出了他深藏在内心已久的不同意见:当年在大学校园里第一次见到梧桐絮时,看着漫天飞舞的白絮,感觉特别梦幻。N君对WDQ君说:这个跟人的眼睛大小有关。说罢两人会意地笑了起来。W君反驳说:可是我鼻孔大啊。

  W君在一处海边的公园游玩。公园临海,海岸边的岩石上架了一条长长的栈道。在某处景点,有一块立于海水中的黑褐色岩石,表面极度粗糙,上面刻了四个红色大字:“海枯石烂”。上一回W君路过此地,已经是好几年前。当时同行的众人都极力怂恿W君以此岩石为背景留个影,求个好福气。如今,W君再次路过此地,仍然是一个人。W君心生感慨,举起相机给岩石拍了个照。然而此时太阳位于岩石的背面,无论从哪个角度拍,四个字都处于逆光的的角度。W君拍完查看相片效果,只见岩石呈现为黑乎乎的一片,四个字里有三个字看不见,只有一个字隐隐约约勉强可见:烂。

  周五晚上,W君与同学聚餐归来,和同学们走在黑乎乎的小区后门小道上。迎面冲过来两只大狗。冲在前面的那只快到W君跟前时特意朝他靠过去蹭了一下。第二只也冲过来蹭着他一闪而过,然后突然调转头来猛嗅W君插在裤兜处的手。W君吓得抽出手举到空中。这下狗更兴奋了,直接立起把脚搭在W君身上,鼻子直指W君举起的手!另一只也跟着过来围着W君转悠。W君惊骇不已,方寸大乱!他一没招惹它们,二又不跟它们熟,搞不明白这俩货缺了哪根筋。旁边的同学提醒说是闻到肉味了。W君这才想起刚才聚餐时用手抓了架子烤肉没洗手,纵然双手插在裤兜里,依然没能逃过两只吃货狗的鼻子。W君愤愤不平地说:怎么光来闻我啊?大家都有份吃肉啊!同学犀利地指出:你肯定是多吃了几块。

powerstage | 留下评论

HB家的儿子(2)

  ZJR同学画画水平很一般,每次都是画啥不像啥。一学期下来,美术课老师基本对他没什么印象。
  期末的时候,美术老师布置了期末考试内容:每人回家画一幅作品,下周带来。
  那个周末,ZJR同学在家作了一幅画。他用最黑的那种颜色,把整张画纸全部涂满。整张画纸每一个角落都是黑,里三层外三层的黑,黑得能当反光镜。
  他母亲看了半天,没看出什么名堂。问他:你这是啥作品?
  ZJR同学说:这叫《黑夜》。
  作品提交后,ZJR同学的期末美术考试拿到了高分。
  第二个学期期末,美术老师又布置了考试内容,还是每人提交一幅作品。
  ZJR同学问:老师,我可以画电路图吗?
  美术老师说:可以啊。
  那个周末,ZJR同学拿着直尺和三角板,规规整整地画了一大幅电路图。
  他的母亲看着电路图,不明白是干什么用的,只是感觉很清爽很规整,堪称强迫症患者的治愈系。
  作品提交后,他的期末考试又拿到了高分。

powerstage | 留下评论

2016年12月24日

H同学刚谈崩了一个对象。AL同学安抚之并传授经验。
AL同学:那就做朋友呗。万一她有朋友合适你呢?俗话说得好,多个朋友多个老婆。
H同学:下次你认识新朋友们的时候,我给你数老婆。

SMH同学:你有女朋友了没?
H同学:额……快了。
SMH同学一脸惊喜:啊!真的?什么时候开始的?
H同学:一直以来别人问我这个问题,我都是这么回答的。
SMH同学:……

LKY同学:你家娃上几年级了?
LS同学:我家娃都上高中了。
LKY同学:啊?那岂不是快高考了?
LS同学:是啊。也就几百天而已了。
LKY同学:我家娃快上小学了,离高考还有……四千多天。
LKY同学转过头来看着H同学:你家的呢?
H同学:……我家的媳妇说不定也在高考倒计时。

JLL同学:你没被姑娘伤过吗?
H同学:别人伤不了我。
DQ同学:是的,你太理性。
H同学:但这不是什么好事啊。我倒希望能被妹子伤到,这样也不至于寂寞这么多年了。
DQ同学:没办法。你心灵太强大了,太无敌了。
H同学:所以说,无敌是多么的寂寞。

JLL同学:你平时都忙啥呢?
JLL同学:肯定是每周换着约姑娘。
H同学:各种杂事,烦得要死。
JLL同学:能推的就推了。不能脸皮薄。
H同学:……[汗!]
JLL同学:我说的是把杂事推了,不是让你推倒姑娘。

powerstage | 留下评论

W君轶事(17)

  前段时间,《大鱼海棠》上映,甚是火热。W君为此二刷影院,表示支持。随着影片热潮渐渐褪去,W君也逐渐回归自己的生活,每天干活吃饭打羽毛球。关于羽毛球,W君一直苦于不会杀球。每每看到高手杀球,出手之际,羽毛球仿佛一道剑光射出,有如六脉神剑。每次输球,W君都恨恨地想:待我练成六脉神剑,再来复仇。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晚上,W君做了一个梦。他梦见自己变成段誉,进到一个山洞里,捡到一本书,书名为《北冥神功》。他大喜!翻开书来,只见上面写着: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是鸟也,海运则将徙于南冥。南冥者,天池也……
  W君最近感觉虚火偏旺,于是上午抽空去看了中医。大夫问了问情况,没有把脉,就开始写药单。W君交完费去取药,装了满满一大购物袋,提着走路像刚从超市回来。回到办公室,WH君好奇,拿了一盒药看药名,名为女珍颗粒。WH君说,不会是女生吃的吧?W君说,不至于吧,可能就是个药名而已。中午吃完饭,W君开始服药。服完拿起药盒看了一眼功能主治,上书:滋肾,宁心,用于更年期综合征属肝肾阴虚、心肝火旺证者……看到“更年期”后面还带了两个错别字,W君感觉虚火更旺了。

powerstage | 留下评论

活在春天里

  国庆节长假的一天,D同学邀我和另外一个朋友Z同学去他家吃饭,名曰暖房。他刚搬进了新家,离单位很远,坐地铁单程大概得一个多小时。不过,他们总算是有了一个属于他们自己的家。房子是前几年买的,去年才装修完,国庆才搬进去住。
  D同学的媳妇J同学很贤惠能干。两人一起下厨做了几个大菜招待我们。J同学说,他们今天很早就起床了,搞了个进门仪式。家是早就搬进来了,但因为忙,今天才完成仪式。对J同学来说,仪式感很重要。
  做菜的间隙,我打量了房子和周围的环境。房子装修得很整洁。面积不大,七八十平左右,但也有两个卧室和一个书房。书房收拾收拾也能当个小卧室。这么点面积居然能有三居!当然,客厅的面积自然稍小了些。但换作我的话已经很满足了。房子所在小区比较偏僻。东面五百米范围内是方田野地,只有西面零零落落还有若干小区。这几天刚降温,小区里还没供暖气。窗户开一点,冷空气就灌进来,嗖嗖地凉。
  吃饭的时候,J同学说,你们要常来看我们啊,住在这边太孤苦伶仃了。听完这句,一股寒意袭来。
  吃过晚饭,当晚我们就在D同学家住下了。我睡在客厅沙发上。沙发不大,在不翻身的情况下刚好能容下我躺直的身体。由于和平常睡觉的方向不一致,我睡不大好。半夜醒来,我索性站在客厅的窗前,看看这边的夜景。白天看的时候,窗口正对着楼下东侧的方田,方田的另一侧是一排树,树后面几百米外有一条高架铁路。现在这片无人的地块在夜里只有黑漆漆的一片。只有远处的灯光向这边传递着人居的气息。
  我想起J同学那句“孤苦伶仃”的话。在这人烟稀少有点偏僻的地方,的确会有这样的感觉。住在这里,想找朋友聊天玩耍都难,更别说大晚上在楼下逛没有一点安全感。不像在四环以内的城里,再偏僻的角落逛一整晚也不会有这种感觉。
  有房尚且如此,没房的人又当何如?
  我一直都觉得自己很强大。看着别人有房有家,自己还整天嘻嘻哈哈不愁不妒。这一晚,我也有点不淡定了。有句话说,心安处便是家。然而左思右想,满满的都是无力感。
  我又想起了那首歌《春天里》。几年前,网络上放出旭日阳刚在工棚宿舍里即兴演唱这首歌的时候,一下子捧红了这两位草根歌手。后来单位搞联欢,我和几个同事上台合唱了这首《春天里》。那时候只觉得能把这首声调这么高的歌吼得起来就算是成功了,哪里还顾得上什么情感配合。我一直都没明白这首歌的最后一段歌词为什么会“感觉却是那么悲伤”,以为那不过是又一种无病呻吟罢了。今晚想来,汪峰还是不简单啊。
  冬天快来了,春天也不远了。北京的春天很美。春天来的时候,我偶尔出去看一看花,证明我还活着。在那个季节,有的人生活在春天里,而我,只是活在春天里。

powerstage | 留下评论
1 / 5212345...102030...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