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君轶事(17)

  前段时间,《大鱼海棠》上映,甚是火热。W君为此二刷影院,表示支持。随着影片热潮渐渐褪去,W君也逐渐回归自己的生活,每天干活吃饭打羽毛球。关于羽毛球,W君一直苦于不会杀球。每每看到高手杀球,出手之际,羽毛球仿佛一道剑光射出,有如六脉神剑。每次输球,W君都恨恨地想:待我练成六脉神剑,再来复仇。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晚上,W君做了一个梦。他梦见自己变成段誉,进到一个山洞里,捡到一本书,书名为《北冥神功》。他大喜!翻开书来,只见上面写着: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是鸟也,海运则将徙于南冥。南冥者,天池也……
  W君最近感觉虚火偏旺,于是上午抽空去看了中医。大夫问了问情况,没有把脉,就开始写药单。W君交完费去取药,装了满满一大购物袋,提着走路像刚从超市回来。回到办公室,WH君好奇,拿了一盒药看药名,名为女珍颗粒。WH君说,不会是女生吃的吧?W君说,不至于吧,可能就是个药名而已。中午吃完饭,W君开始服药。服完拿起药盒看了一眼功能主治,上书:滋肾,宁心,用于更年期综合征属肝肾阴虚、心肝火旺证者……看到“更年期”后面还带了两个错别字,W君感觉虚火更旺了。

powerstage | 留下评论

活在春天里

  国庆节长假的一天,D同学邀我和另外一个朋友Z同学去他家吃饭,名曰暖房。他刚搬进了新家,离单位很远,坐地铁单程大概得一个多小时。不过,他们总算是有了一个属于他们自己的家。房子是前几年买的,去年才装修完,国庆才搬进去住。
  D同学的媳妇J同学很贤惠能干。两人一起下厨做了几个大菜招待我们。J同学说,他们今天很早就起床了,搞了个进门仪式。家是早就搬进来了,但因为忙,今天才完成仪式。对J同学来说,仪式感很重要。
  做菜的间隙,我打量了房子和周围的环境。房子装修得很整洁。面积不大,七八十平左右,但也有两个卧室和一个书房。书房收拾收拾也能当个小卧室。这么点面积居然能有三居!当然,客厅的面积自然稍小了些。但换作我的话已经很满足了。房子所在小区比较偏僻。东面五百米范围内是方田野地,只有西面零零落落还有若干小区。这几天刚降温,小区里还没供暖气。窗户开一点,冷空气就灌进来,嗖嗖地凉。
  吃饭的时候,J同学说,你们要常来看我们啊,住在这边太孤苦伶仃了。听完这句,一股寒意袭来。
  吃过晚饭,当晚我们就在D同学家住下了。我睡在客厅沙发上。沙发不大,在不翻身的情况下刚好能容下我躺直的身体。由于和平常睡觉的方向不一致,我睡不大好。半夜醒来,我索性站在客厅的窗前,看看这边的夜景。白天看的时候,窗口正对着楼下东侧的方田,方田的另一侧是一排树,树后面几百米外有一条高架铁路。现在这片无人的地块在夜里只有黑漆漆的一片。只有远处的灯光向这边传递着人居的气息。
  我想起J同学那句“孤苦伶仃”的话。在这人烟稀少有点偏僻的地方,的确会有这样的感觉。住在这里,想找朋友聊天玩耍都难,更别说大晚上在楼下逛没有一点安全感。不像在四环以内的城里,再偏僻的角落逛一整晚也不会有这种感觉。
  有房尚且如此,没房的人又当何如?
  我一直都觉得自己很强大。看着别人有房有家,自己还整天嘻嘻哈哈不愁不妒。这一晚,我也有点不淡定了。有句话说,心安处便是家。然而左思右想,满满的都是无力感。
  我又想起了那首歌《春天里》。几年前,网络上放出旭日阳刚在工棚宿舍里即兴演唱这首歌的时候,一下子捧红了这两位草根歌手。后来单位搞联欢,我和几个同事上台合唱了这首《春天里》。那时候只觉得能把这首声调这么高的歌吼得起来就算是成功了,哪里还顾得上什么情感配合。我一直都没明白这首歌的最后一段歌词为什么会“感觉却是那么悲伤”,以为那不过是又一种无病呻吟罢了。今晚想来,汪峰还是不简单啊。
  冬天快来了,春天也不远了。北京的春天很美。春天来的时候,我偶尔出去看一看花,证明我还活着。在那个季节,有的人生活在春天里,而我,只是活在春天里。

powerstage | 留下评论

未来反恐战事

  2030年的某个晚上,中东某国都城的一家商场里,一个满脸胡子身材偏瘦的男子穿过一层的中心广场,走进电梯。他的神情有些紧张,头发有点凌乱, 似乎是有几天没睡了。电梯门关上后,他抬起手腕,衣袖立刻点亮,显示出一张地图。他把地图放大,地图渐渐转成三维态,商场的立体结构呈现在衣袖上方,十层到十五层之间有阶梯状的露天台。其中的第十层显示有一个橙色的标识,此时那里的露天台有一场大型活动。衣袖上被点亮的区域下方还同时亮起了一个LOGO:SAMSUN。其中文名称为“三日”。
  电梯徐徐向上,在二层停了下来。一个穿灰色笔挺西装戴着墨镜的高大男人走了进来。墨镜男看了胡子男一眼,又转身看了电梯按扭一眼,在电梯上点亮第二十层,然后退到电梯最靠里的位置。
  墨镜男的位置令胡子男有些不安。但胡子男又不好转身去盯着墨镜男,只好通过电梯平整但不太光滑的壁面模糊反光里打量墨镜男。墨镜男棱角分明,笔挺地站立,面朝前方,自带一身威武气息。他的西装显然是融合了一点中国风,但墨镜背后的眼睛方向却无法判断。二十层是个高端商务会所。以墨镜男这种穿衣风格,经常出没于这种场所很自然。
  墨镜男抬起手,衣袖也亮起一块区域。他在亮区内操作了几下,然后身上的西装变成了白色。随着柔性屏和柔性电池的技术成熟与成本下降,手机已经和衣服合而为一。整件西服除了衣袖部分是常规柔性屏幕,其它部位均是彩色电子墨屏制成。也有针对喜欢彰显个性的年轻人的品牌整体均采用了发光柔性屏,年轻人们甚至开发出了新玩法:他们没事就亮起3D动态守护神兽,一扎堆就玩起斗神兽。整个一楼的商场都满是挂着各式神兽走来走去的年轻人,衣服背后都有一个缺了一角的品牌标志,非常显眼。
  电梯停了下来。胡子男抬头看了一眼电梯上方,数字显示是十层。他走出电梯。走之前瞄了一眼电梯壁面模糊的反光,墨镜男依旧笔挺地站立在原地,仿佛一尊雕像。电梯门还没关完,胡子男便沿走廊快步拐进了另一个方向。
  胡子男突然停住。他抬头环顾四周,发现人有点少。他赶紧抬起手看屏幕,定位显示他所处的位置是十四层。他惊起一身冷汗!此时拐角处传来轻缓的脚步声。
  胡子男一回头,发现墨镜男站在了他的身后。墨镜男冷笑一声。胡子男想起墨镜男抬手操作变换衣服的动作,恍然大悟:那个动作其实是在修改电梯的参数,使电梯把十四层认成十层,换衣服颜色只是个掩饰。
  胡子男见状不妙,起身就逃。墨镜男紧追其后。
  在一个偏僻无人的逃生楼梯口处,胡子男被墨镜男追上了。两人展开了一番激斗!
  胡子男显然不是对手,很快就被墨镜男打趴在地。胡子男眼看就要被擒,赶紧抬起手腕。墨镜男大惊,想要上前阻止。然而为时已晚。胡子男已经点亮了LOGO“SUMSUN”右边的一个键,屏幕立即进入30秒倒计时。胡子男转过头,用冷笑回敬了墨镜男。
  墨镜男没理会,只管冲上前,将胡子男制服并扯下外套,用智能铐将胡子男全身铐住。胡子男动弹不得,但依旧得意。他知道,墨镜男已经没时间了,还有十秒,他的外套就要爆炸了。他的外套是升级过的第21代产品,爆炸范围足够覆盖整个露天台。
  自从2016年发生爆炸事件以来,这个品牌的手机市场份额急剧收缩,但同时也收到了来自中东的大规模订单。所以这个品牌没有倒下,反而在黑道上发展得顺风顺水。
  墨镜男拿起胡子男的外套冲向露天平台,此时十层露天台的活动正进入高潮,整个十五层的露天台放起了庆祝焰火。焰火冲向天空并爆出美丽的颜色,伴随着巨大的响声。
  在阵阵焰火爆炸声中,夹杂了一声巨响,亮光照亮了整个城市的天空。胡子男想,自己没有陪进去,把墨镜男陪进去了,还是赚了。想想就觉得高兴。
  此时,胡子男听到那个熟悉的脚步声。几分钟前那个跟他打斗的墨镜男又出现在了他面前,并且安然无恙!胡子男惊讶地张着嘴,眼神里充满了不解。
  只见墨镜男边走边拍打着脱下的西装,然后缓缓穿上。穿上的那一瞬间,胡子男看清了西装里面的商标,像一团盛开的菊花。
  这个品牌在2016年也发生了一个转折,那一年,这个品牌的手机为一个人挡了一颗子弹。随后,这个品牌不但占领了“三日”品牌的市场份额,还收到了国防部的订单。
  胡子男恍然大悟,明白自己遇上了克星,仰天衰叹了一声!墨镜男叉着腰,冷笑地看着他。
  楼梯口飘进了许多灰和燃烧残物。只有墨镜男与胡子男知道,这是刚才那一声巨响产生的灰。其中一片残物很显然是来自袖口处的材质,上面隐约可见两个英文字母:NG。其中的N字仍在忽明忽暗,在阴暗的楼梯间里格外显眼。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powerstage | 留下评论

2016年8月28日

  H同学在认真干活。LY同学过来闲逛。
  LY同学停在H同学身后,说:看你干活,有种众人皆醉你独醒的感觉。
  H同学:为啥?
  LY同学:因为其他人都很忙,而你干活的样子看起来很悠闲,富有诗意 。
  H同学:我很闲吗?
  LY同学:很闲,很闲。就像吃了很多盐一样。
  H同学:这跟吃多了盐有什么关系?
  LY同学:盐吃多了就会很咸啊。
  H同学愣了一会才反应过来,补充说:幸亏我没有很湿。
  LY同学笑而不语。
  H同学这才想起前面的“富有诗意”早已埋下伏笔。

  Q同学的女儿6岁半了,长得很苗条,刚刚幼儿园毕业。
  H同学对Q同学说:她怎么还是这么瘦啊?
  小朋友一脸得意地插嘴:我们幼儿园的小朋友都羡慕我一点都不胖。
  H同学:据说小时候长得胖的长大了容易变瘦;小时候长得瘦的长大了容易变胖。
  小朋友瞬间陷入纠结,不知道该怎么办。

  H同学在报帐,有会计委托他找WF同学。
  H同学于是微信通知WF同学:会计这边要你过来一下。
  WF同学:让他给我打电话不行吗?
  WF同学:这样吧,你问他要个电话号码,一会儿我给他打过去。我现在有事儿忙得很。
  H同学:会计说你昨天有一笔钱没领。
  WF同学:那我过去吧……

powerstage | 留下评论

W君轶事(16)

  家里介绍了一个女孩给W君。W君与女孩聊得不愠不火,不过总算是脱光了。深谙五行八卦的AL君向W君探明情况后,力劝W君与女孩分手,理由是二人属相不合。然而作为无神论者的W君,直接无视该理由。AL君说,你是水命,需要和金命的人配。W君不理他。AL君说,这可是我们老祖宗留传了几千年的东西,不可不信啊!W君不理他。AL君说,我有个朋友,和他老婆生肖不合,结婚后一直吵架不断。W君不理他。AL君说,猪和兔羊才配,你看兔和羊多温顺啊。W君犹豫了一下,最终不为所动。AL君又说,生肖是不能乱搭配的,比如属猪的要是和属虎的配,以后肯定要被欺负一辈子,老虎是吃猪的啊!W君终于动摇了。他陷入了漫长而激烈的思想斗争,脑海里一直不停地闪现着老虎吃猪的画面,还有可爱的兔子和羊的画面。最后,W君没坚持住,听从了AL君的建议。不过AL君从一开始就没准备给他介绍新的对象。于是W君又回到了单身的状态。

  W君在面包房买蛋挞,看见旁边有老婆饼,他眼前一亮,顺手买了四块。结账的时候,服务员拿出两个盒子,把蛋挞和老婆饼分别装好。回到办公室,W君把盒子取出,这才发现盒子都是专用的,一个是老婆饼盒,一个是蛋挞盒。W君满心喜悦地打开老婆饼盒,那心情就像撩开新娘子的面纱。盒子打开的一瞬间,W君尴尬了:里面摆不是老婆饼,而是蛋挞。这种尴尬就像抱错了别人家的新娘。原来服务员拿老婆饼的盒子装了蛋挞,拿蛋挞的盒子装了老婆饼。W君吃完了蛋挞,再去打开蛋挞盒吃老婆饼。后来每逢遇到有人问他“有老婆没”,他都答:有过几个。

  W君受邀某饭局,与三个美女吃饭。美女们是同一师门,有许多共同的闲聊话题,所以聊得很欢。W君作为外人,除了偶尔插科打诨,大部分时间在默默吃菜看她们聊天。不过这样也挺好。因为但凡有熟人聊天的场合,最后总能把话题引到他的个人问题上。在这种当外人的场合,就不需要担心这种事了。三个美女从学习聊到同学,从老板聊到论文,从工作聊到住宿……“师姐,你现在住在公寓是吧?”“诶?师兄你怎么没住公寓呢?为什么还住宿舍呢?”W君停下筷子不说话。他仿佛听见子弹在飞。同事美女替他解释:“没结婚是不能申请住公寓的。”话音刚落,W君就躺枪了:“你怎么还没结婚啊?”“有女朋友吗?”“是要求太高了吧?”“她认识很多女生,给你介绍介绍吧?”“想要什么样女孩啊?”……

powerstage | 留下评论
1 / 5212345...102030...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