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7月

  我还没来得及纪念,2019年的六月就已经过去了。它是那么的特殊,又是那么的普通。我好些年的挣扎,在此终结。但我的收获又还没到来,所以我的六月没有欢歌。它就这么平静地过去了。
  它是一个终点,是一个节点,是一个起点。就像它所包含的夏至。那一天是一年里很重要的物理分界线。在那之前,从年初数过来,白天一天比一天长,让人甚是期盼。夏至一到,关于白天的期盼也就到达了终点。剩下的日子便可计入下半年,白天渐短,黑夜渐长。关于星月的期盼由此启航。
  站在这个节点往前看,是波光粼粼的前半生。那些一荡一荡的波纹,掀不起一艘纸船;那些星星点点的光,捞不出半点珍宝。那些年的我以为那就是大海,波涛汹涌。那些年的我好小好小。
  六月一过,天气就开始各种无常。帝都一会刮着妖风;一会从东边飘来大雨。下大雨的那天我正要赶公交,打着伞也挡不住裤腿和鞋被湿透。灿烂的太阳和星月童话又要少一点了。这个新起点似乎不太一般。
  我想起朋友圈里一位年轻的母亲晒过一张娃趟水的照片。照片里,她的娃穿着小水鞋,踩在小水滩上,溅起浅浅的水花。有爱的母亲敏锐地捕捉着关于她家娃的点点童趣。想来我们都有过那些喜欢趟水的童年时光。大家的童趣,是多么的一致!
  如果下雨赶公交的那天,我也有一双水鞋,那我就可以肆无忌惮地踏过深深浅浅的积水,从容地走到车站。偶尔来一段这样的经历,一时没有太阳也可以无所谓的。仔细想想,那些在太阳底下奔跑的回忆似乎还没有那些被雨淋得一身狼狈的回忆来得强烈。
  所以,下雨天没有水鞋,似乎也不是问题。
  你好,七月!

powerstage | 留下评论

2019年4月26日

H同学看到一篇励志文,内容是某理科生毕业后转行研究用AI养猪,并取得了成功。
H同学深有感触:时代在召唤我们!每每想到那些飞在风口的猪,我的耳边就会响起一句歌词:我要飞得更高……
LAM同学:大佬都养猪了。要不咱们也去创业吧。
H同学:我的意思是,在这个时代当一头猪真幸福啊!有AI照顾……创业?这么辛苦的事让大佬们去弄。

HB同学吃过饭去洗手,毛衣被水溅到,水珠挂在高级的毛衣面料上却无法打湿毛衣。
HB同学得意地向H同学炫耀:看,我毛衣上的水。
H同学:这水咋了?
HB同学:打不湿毛衣啊。
H同学盯着水珠看了好几秒,嘴吧慢慢张成O型:这水这么神奇啊!

H同学的文章迟迟没有着落。
ZL同学:你赶紧找X老师帮忙催一下啊。
H同学:他面子有这么大吗?
ZL同学:够大!他脸大得很!
H同学想起X老师的那颗硕大的脑袋和那张硕大的脸。“脸大”简直是物理上和名气上的完美诠释。
H同学顿感无力:简直无法反驳……

CWF同学许久未现身搞科研。结果某天突然曝出消息:她刚生了个娃。
休养两天后,CWF同学在朋友圈里晒出娃的第一张照片。
H同学在照片下留言:“一个新的exe诞生了:Hello, world!”

powerstage | 2 条评论

2018年11月27日

越南友人和H同学一同到食堂吃晚饭,边吃边用英语艰难交流。
越南友人:我经常听见别人说起“NiMa”这个词,这是啥意思?
H同学一本正经地解释:哦,这个词的意思是“你的妈妈”。一般情况下,别人在说这个词的时候表示他很生气或者心情不好。
越南友人睁大眼睛认真地听,似懂非懂。
H同学:但说这个词是不太礼貌的。
越南友人:哦。
H同学:像我们这种礼貌的人一般只说“NiDaYe”。
越南友人:哦。

H同学新近学到了煮饺子的程序:水开翻起,浇冷水压下,重复三遍。
周末参加轰趴,煮饺子是主题之一,H同学的新技能正好能用上。饺子下锅后,H同学守在锅旁操作。
YJY同学跑到饺子锅前问:熟了没?
H同学:还没好。
YJY同学:什么时候好啊?
H同学:人生要有三起三落,煮饺子也是。
YJY同学:它们几起几落啦?
H同学回想了一下:……忘了。

晚九点,GYQ同学靠在单位门口,耳朵插着耳塞,脸上挂着微笑,一脸幸福地期待着。
H同学正好路过,和他打了声招呼。
H同学:在等老婆呐?
GYQ同学:不是。在等外卖。

powerstage | 2 条评论

2018年8月31日

GB同学是个羽毛球高手。他最骇人的动作是从球场的一角飞速跑到另一角并用一个鱼跃把球接回去。速度奇快!
LL同学:这是一个风一样的男子。
H同学:应该是鱼一样的男子吧?
然而这终归是个伤身的动作。于是,他的腰伤了。经几大医院的医生检查,得到的建议都是把其中一截脊骨换成金属的。
GB同学忧伤地在群里聊起此事,然后淡然地表示趁着现在还能打继续打,能打一天是一天。实在打不动了再去换。
球友们开始讨论换了金属件后的各种可能。
H同学:换吧,回来说不定就变成钢铁侠了。
GB同学:价格很贵的!
XL同学:换了后过安检会不会过不了?
H同学:以后鱼跃都能听到地板哐当响,把对方球员吓懵直接得分。
ZF同学:如果换的是艾德曼金属,会不会成为金钢狼?
GB同学:还得先把肌肉练出来。
H同学:会成金刚鱼。

X总进了办公楼后,碰见L总。两人远远地就互打招呼,然后迎面走近,彼此放慢了脚步。
X总发现L总似乎有话要说,于是把脑袋凑近点。
L总停下,用低沉沙哑的声音说:我感冒了,离我远点。

powerstage | 留下评论

快乐少年郎

  今晚的月亮很圆。但是没有昨晚的月色美。因为没有云。有时候,一些薄云能借到月色,把夜晚衬得更亮,特别是在月盈的时候。这种场景给人的感觉特别熟悉。小时候那些很美很美的夜晚,大约就是这样吧。虽然山野与泥砖房换成了高楼,也没有了夏虫的鸣叫。那些遥远的少年时光,只需一个相似的月夜,就能拉回眼前。
  运气是个捉摸不透的东西。好起来的时候,打羽毛球都能打出好多翻网球,顺便连赢好多局;差的时候,跟谁搭都挽不回自己一泄千里的颓势。但好坏转换也只是一瞬间而已。说不定一个偶然的刺激就把运气给激醒了。就好像那几十年的人生,求学的时候各种顺利,工作后各种不济,再一转眼一个偶遇,所有的失落与空等都不值一提。
  最近脑子里总是冒出一些很久以前听过的老歌。也许是年纪大了,脑子开始不自主地回忆人生。也罢,提前练习老年生活,省得再过几年自己老年痴呆了连回忆都玩不起了。
  其中的一首老歌是张国荣唱的《倩女幽魂》。这首歌我很喜欢听。张国荣唱这首歌的调调总体感觉很平缓,关键字上的抑扬顿挫却拿捏得十分到位。黄沾不愧是大师,词曲都作得古香古色,每句词的最后一个字都拖得老长,充满了各种意味。我也曾在KTV里唱过这首歌,唱得不多,主要是在麦霸比较多时用来碾压麦霸用的。每当麦霸们长时间陶醉在自我的歌声中时,我就突然点一首粤语歌,然后在麦霸们无助的眼神中享受独孤求败的感觉。
  这首歌的电影也很好看。那时的张国荣,年轻媚弱,真的是天生的书生相。当然大家更津津乐道的还是颜值巅峰时期的王祖贤。书生配美女鬼魂,是聊斋的经典桥段。涉世未深的书生,遇到美女鬼魂的诱惑,碰撞出各种火花,以及缠绵悱恻。正如歌里唱的,“人间路,快乐少年郎……”。
  是啊,你我何尝不曾是一个个快乐的少年郎,在人生路上怀着各种红尘美梦?然而,倩女魂幽,终究只是我们内心深处的意淫幻像。美女鬼魂后面的树妖姥姥,才是避不开的超强存在。你看张国荣哥哥一脸风清云淡地给你唱“快乐少年郎”,殊不知唱到后面是“路里崎岖不见阳光”,结尾还都是“路随人茫茫”。
  可是,有树妖姥姥的存在,快乐少年郎们就注定要茫茫地走路吗?一起打树妖其实也挺有乐趣的,对吧?

powerstage | 留下评论
1 / 5512345...102030...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