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的老鼠

  25号那天,本以为时间留得够,8点50的车,结果赶到时票已开检——都是行李惹的祸。结果上车上得匆忙,行李都只能放座位下面。
  一路上还算顺利。对于车的挤其实早有准备,结果没有预料中的挤,和四年前相比,这些挤不值得一提。到了湖南株州,时间是26号凌晨0点多,车停了,时间越来越久。站里没有其它火车过往,大家意识到出事了。果然,这一停就是6个小时。据列车员说是前方电线断了……外面是一片黑,没人知道是怎么回事。车开动3个小时后,天渐亮了,只见外面一片的白,我以为是霜,再后来,发现那些光秃秃的树全成了水晶树,再后来发现铁道两旁人家的屋檐挂着冰棱,再后来发现铁道附近能看得见的公路上停满了车——列车员曾说过公路已经停运两天了……再后来看到有翻在路边的车,再后来每隔几百米看到一辆翻倒或冲出路边的车,还有被冰压断的竹子、树枝、电线……整个湖南直到桂林以北全是冰的世界。车后来一共晚点了8小时。28小时的硬座车程变成了36小时,就当重温当年没钱买卧铺的时候坐30多个小时火车的感觉吧。
  春运,中国独有的风景。印度说它人口多,中国火车站和火车上的人全笑了。
  27日晚,一同学结婚,我终于赶在他婚礼前回到了家并喝到了他的喜酒。其实我没喝酒,但我还是感到了人生的醉意。

发表评论

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