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哥结婚记

  老哥终于结婚了。
  在这之前,他是很任性的。母亲敢催他,他就敢顶回来。逼急了他敢说:再逼我,老子不结了。
  于是母亲调转枪口,指向比较乖的我。我只好一边忍着母亲的枪子儿,一边安慰母亲。回想起那些替老哥挡刀的日子,真是不堪回想。自从老哥上道以后,瞄准我的枪火也稍稍平息了些。不过这枪火平息其实另有原因:那段时间母亲着急,在家里应了好几个媒人的介绍。不过在交往一段时间后,最后都没成,但钱却花了不少。母亲估计也是觉得心疼,再也不敢乱接媒人的介绍。
  我请假赶在了婚礼前一天回来。但没想到这场在村里办的婚礼要持续三天!从婚礼前一天到婚礼后一天,三个午餐两个晚餐。不过据母亲说,这都是乡亲们的意思。而这个规模在村里也算少有了。村民们很赏脸,父母亲觉得脸上甚是有光。
  婚礼当天,母亲被各种电话呼得晕头转向。偏偏这时用了好几年的老人机扛不住了,说上两句话就自动挂断。母亲实在受不了了,转过头对我说,以后你把媳妇带回来就行,婚礼啥的不办也行。整个婚宴的流程我们都不懂,都是有经验的老村民们在指挥。几点拜沙公,几点化妆,几点接亲,几点娘家人来……各种烦琐的程序。婚礼当天的下午,我还被赶出家门个把小时。原因是新娘进门拜堂时男的不能看。在那个把小时里,我把小镇逛了一遍,把小时候走过的路重走了遍,还在小学母校门口拍了一张照。那会学校里正热闹,远远可以看到学生们在为元旦联欢会做准备。二十多年了,好多教学楼都还在……哦,扯远了。
  由于常年不回村里,村里的乡亲们好多都认不出我了。我自然也叫不出他们的名字。站在新郎老哥旁边,面容枯槁的我总是被各种嫌弃:这个是弟弟吗?怎么长得比哥还老?唉,当个弟弟居然混到如此地步……
  新娘气场很足,自始自终都淡定地微笑着。凭这一点,我觉得就能秒杀很多女孩了。老哥以前做的事我都可以不屑一顾,但挑老婆的眼光我还是服的。
  婚礼结束后,我们从村里回到镇上。晚上吃饭,是嫂子过门后的在家里的第一顿饭。吃完老哥自觉收拾碗筷洗碗。嫂子甚是惊喜。老哥淡定地说,我们家都是这样,兄弟俩轮流洗。嫂子说她们家也是姐妹轮流洗,但她哥哥作为家里唯一的儿子备受宠爱,从不用洗碗。
  愿哥嫂白头偕老!
  我要去浪了。

老哥结婚记》有 2 条评论

  1. Dacota

    你要加油哈

发表评论

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