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行者

  我走过很多次夜路。所幸多数时候都是在单位园区里走。
  园区就像个完整的小社会,吃喝拉撒,工作睡觉,都可以在这个小社会里完成。没有出小区办事的需要时,一个月不出园区也不是问题。就像大学,一个学期不出校门也不是问题。这种小社会园区人员特别单纯。在里面活动的绝大部分都是要工作的人。在园区上班的和不在园区上班的;过来帮带娃的家属老人;打扫卫生的;开小卖铺的;理发的;白天进园区送外卖的;开出租车进进出出的……这种单纯的人员性质,使得园区安全指数特别高。白天麻雀可以公然在距离行人一米左右的草丛中自顾自地找食物,晚上野猫在车底下和草丛里钻进钻出,偶尔有黄鼠狼小心翼翼地沿着墙边寻找下一片草丛。
  在这样的园区里走夜路,根本不用担心鬼怪和贼匪。
  偶尔,我也会在园区以外的地方逛夜路。习惯了园区环境里的夜路后,我失去了对夜路惶恐的知觉。所幸我所走过的夜路治安基本都还不错。在治安还不错的环境下,能引起夜行人产生惶恐的,大概只有心中的鬼怪了。而我 恰恰是个无神论者。当然,再强大的内心,也未必能消得干净对于未知的本能恐惧。所以,回想起来,有很多回夜路的经历还是很刺激的。且不说在那灯红酒绿的热闹古镇边缘地带穿行,也不用提在名校偏僻角落和荒凉周边摸黑瞎逛,光是那孤岛荒坽没有路灯的乱坟岗边路过的经历就足够我吹好多年。
  在治安不错的前提下,一个人走夜路,会有很多特别的经历。那些整齐的路灯,黑幽幽的树丛,棱角分明的建筑,甚至是路过的行人,每一处都是不重样的风景。面对这些风景,你不必思考什么,也可以随意思考什么。不像白天,遇见个行人你还得考虑有没有见过,熟不熟,要不要打招呼。在夜路中,社交可以扔在一边。所有的思考,都是和自己心灵的对话。天马行空,小心细腻,淫邪狂乱……这一刻,你拥有最真实的自我。
  宁静的夜晚天然会带些凉意。所以走夜路更适合在夏秋季节,或者南方。要是冬春季节走夜路,那实在是有点雪上加霜的意味,找不来什么美好体验。在燥热的夏夜,哪怕在开阔的广场上躺一晚,也不见得比在屋里吹风扇体验差。这给许多流浪汉和一时回不了家的人们提供了一个安顿的选项。在南方,12点的夜晚正是小镇街边热闹的时候。街边的烧烤摊、炒田螺摊、粉摊、粥摊一路摆开。忙碌了一天的青年、中年们在小摊扎堆相聚,喝着啤酒聊着天。记得很多年前,每年大学暑假参加完高中同学聚会,男生都会集体去网吧通宵玩游戏。玩到后半夜出去找吃的,居然还能找到一家还在营业的老牌街边粥摊。昏黄的灯光下,几个疲惫的大学生喝着浓郁的肉粥,那种极致的养生感,多少山珍海味都找不来。
  比起南方,北方的夜晚时长冬长夏短。夏天的时候,天色要到晚8点才会彻底黑下来,而早上不到5点就能看到曙光了。所以,在北方的夏天熬夜,其实水分挺大的。6点钟左右,清洁工们就开始开展清扫工作了。大街上的小摊也开始陆续忙活,准备开始卖早餐。若是在冬天,这个点天还是黑的。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他们其实也是夜行者。
  话说回来,夜行者们从不会孤独。且不说那些准时亮起的路灯,那些灯火通明的建筑里一定有当班的保安,马路上时不时会有缓缓巡逻的警车。夜行者们能有完整的夜行生活,还是得拜那些守护安全的执勤人员所赐。他们是如此的低调,以至于在夜行者的队伍里毫无存在感。但又恰恰是他们的存在,才让我们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人没有被强盗抢走夜行者的主角。
  第一批夜行者送走了白天,最后一批夜行者迎来次日的清晨。日复一日,生生不息。

发表评论

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