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owerstage ]



2018年8月31日

GB同学是个羽毛球高手。他最骇人的动作是从球场的一角飞速跑到另一角并用一个鱼跃把球接回去。速度奇快!
LL同学:这是一个风一样的男子。
H同学:应该是鱼一样的男子吧?
然而这终归是个伤身的动作。于是,他的腰伤了。经几大医院的医生检查,得到的建议都是把其中一截脊骨换成金属的。
GB同学忧伤地在群里聊起此事,然后淡然地表示趁着现在还能打继续打,能打一天是一天。实在打不动了再去换。
球友们开始讨论换了金属件后的各种可能。
H同学:换吧,回来说不定就变成钢铁侠了。
GB同学:价格很贵的!
XL同学:换了后过安检会不会过不了?
H同学:以后鱼跃都能听到地板哐当响,把对方球员吓懵直接得分。
ZF同学:如果换的是艾德曼金属,会不会成为金钢狼?
GB同学:还得先把肌肉练出来。
H同学:会成金刚鱼。

X总进了办公楼后,碰见L总。两人远远地就互打招呼,然后迎面走近,彼此放慢了脚步。
X总发现L总似乎有话要说,于是把脑袋凑近点。
L总停下,用低沉沙哑的声音说:我感冒了,离我远点。

powerstage | 留下评论

快乐少年郎

  今晚的月亮很圆。但是没有昨晚的月色美。因为没有云。有时候,一些薄云能借到月色,把夜晚衬得更亮,特别是在月盈的时候。这种场景给人的感觉特别熟悉。小时候那些很美很美的夜晚,大约就是这样吧。虽然山野与泥砖房换成了高楼,也没有了夏虫的鸣叫。那些遥远的少年时光,只需一个相似的月夜,就能拉回眼前。
  运气是个捉摸不透的东西。好起来的时候,打羽毛球都能打出好多翻网球,顺便连赢好多局;差的时候,跟谁搭都挽不回自己一泄千里的颓势。但好坏转换也只是一瞬间而已。说不定一个偶然的刺激就把运气给激醒了。就好像那几十年的人生,求学的时候各种顺利,工作后各种不济,再一转眼一个偶遇,所有的失落与空等都不值一提。
  最近脑子里总是冒出一些很久以前听过的老歌。也许是年纪大了,脑子开始不自主地回忆人生。也罢,提前练习老年生活,省得再过几年自己老年痴呆了连回忆都玩不起了。
  其中的一首老歌是张国荣唱的《倩女幽魂》。这首歌我很喜欢听。张国荣唱这首歌的调调总体感觉很平缓,关键字上的抑扬顿挫却拿捏得十分到位。黄沾不愧是大师,词曲都作得古香古色,每句词的最后一个字都拖得老长,充满了各种意味。我也曾在KTV里唱过这首歌,唱得不多,主要是在麦霸比较多时用来碾压麦霸用的。每当麦霸们长时间陶醉在自我的歌声中时,我就突然点一首粤语歌,然后在麦霸们无助的眼神中享受独孤求败的感觉。
  这首歌的电影也很好看。那时的张国荣,年轻媚弱,真的是天生的书生相。当然大家更津津乐道的还是颜值巅峰时期的王祖贤。书生配美女鬼魂,是聊斋的经典桥段。涉世未深的书生,遇到美女鬼魂的诱惑,碰撞出各种火花,以及缠绵悱恻。正如歌里唱的,“人间路,快乐少年郎……”。
  是啊,你我何尝不曾是一个个快乐的少年郎,在人生路上怀着各种红尘美梦?然而,倩女魂幽,终究只是我们内心深处的意淫幻像。美女鬼魂后面的树妖姥姥,才是避不开的超强存在。你看张国荣哥哥一脸风清云淡地给你唱“快乐少年郎”,殊不知唱到后面是“路里崎岖不见阳光”,结尾还都是“路随人茫茫”。
  可是,有树妖姥姥的存在,快乐少年郎们就注定要茫茫地走路吗?一起打树妖其实也挺有乐趣的,对吧?

powerstage | 留下评论

2018年4月29日

LKY同学双手捧着没有盖子的玻璃保温杯进电梯。杯中装满了热水,上面泡着厚厚的一层暗绿色的叶子。
旁边的WZW同学好奇地看着杯子:这什么东西呀?
H同学抓住这一逗人玩的机会,替LKY同学一脸认真地回答:这是青菜。
LKY同学转过头来,一脸认真地对H同学说:你说得对,这就是青菜,蒲公英。

WQ同学结束了半年多的产假,开始回归正常生活。恰逢好友到访,遂拉好友建群组织饭局。
WQ同学:我已经几百年没出来吃饭了……你们想吃啥?
H同学:悟空,不要调皮。

H同学在朋友圈发状态,文末尾吐了句槽。本来想发“然并卵”,但觉得“卵”字太不雅,于是用了省略号代替,变成了“然并……”。
一个女同学回复:卵呢?
H同学顿时陷入思维混乱,找不到合适的回复……

周末中午,H同学和LT同学吃完饭从食堂门口出来。
LT同学:一会新领导来食堂吃饭。
H同学:你怎么知道?
LT同学:刚才门口站着一个服务员,我听她说的。
H同学:要不咱们回去看看去?
LT同学:去了能干啥?
H同学:可以当着新领导的面拉拉横幅。
说罢,两人会意地笑。脑海里共同浮现出上访群众拉横幅表达意见的画面。
LT同学:那上面写点啥?
H同学:比如……“欢迎新领导”。

powerstage | 1条评论

一块钱蓝莓

  一天上午,在某个水果团购群里,老板像往常一样列出了团购可选套餐。套餐堆里夹着一条不起眼的选项:二级蓝莓12盒,1块钱(优先给买了其它套餐的)。
  这条选项引起众人的好奇。老板简单解释了一下:不想要了,贱卖。反正其它套餐也是要买的,往几十块的单里多加这一块钱也买不了吃亏,大家都纷纷顺手加了这一单蓝莓。这其中包括我。
  下午,团购的水果就到了。我领到了传说中的一块钱的二级蓝莓。12盒整齐地码在一个大塑料袋里,包装得挺正式。在我取出一盒打开的瞬间,我明白了老板要贱卖的原因:盒子里的蓝莓有些已经发霉了。我把每一个盒都打开了看。基本上每一盒都有那么几个长了霉。不过相对于一盒50个左右的数量来说,似乎也不算多。只要把少数坏的扔掉,还是能有不少可吃的。
  晚上,我开始了整理蓝莓的工作。我并未意识到我陷入了一项复杂庞大的工程。这项工作看起来似乎很简单:只要把坏掉的蓝莓挑出来扔掉就行。然而,情况并非如此简单。从外观来看,长霉的确实不多。有的霉是从母体原生的,它的母体蓝莓确实已经坏了。这种情况最简单,看见就直接扔。而有的霉是因为靠着坏蓝莓太近沾染过去的,它所附着的母体只有挨着坏蓝莓的一侧出现了霉斑。如果把这一侧的霉斑擦掉,就会发现那这颗蓝莓并无破损。我只能把它们归入无霉无破损之列。这些无霉无破损的蓝莓在比例上占了多数,处理起来也更复杂。因为虽然它们看起来无霉无破损,但以手感而言,它们都或多或少地有些发软了。而这是无法通过眼睛迅速识别的。我只能一个一个地摸着挑着。有的蓝莓圆润饱满,个头大颜色深,咋一看就是一副好果相,抓到手上时却软得像一团水包,果皮吹弹可破,随时有爆浆可能,仿佛圆滑世故的老油条;有的蓝莓上面看着很正常,捏起来也正常,翻过来,背面一个皱巴巴的凹坑,或者软得要发烂,仿佛阳奉阴违的伪君子;有的蓝莓先天畸形,左凹一点右凹一点,个头还偏小,但越是这样长相丑陋越是摸着硬挺倔强,仿佛傲骨一身的清奇客。整整一晚上我都在和这些表里不一的蓝莓打交道,仿佛阅尽了果生百态。
  我把它们分成了三类:一类是发霉或者全软掉的,约占五分之二;一类是半软掉的,约占二分之一;一类是基本没软的,刚好能凑一盒。没软的需要马上吃掉。因为在反复触摸甄别的过程中,我发现那些半软的蓝莓似乎正在快速向全软发展。我担心再多留一会,连这仅有的一盒不发软的蓝莓也被归入到半软系列。发霉或全软的直接扔垃圾桶。半软的嘛……也可以考虑扔掉。反正一块钱能吃到一盒不软不坏的蓝莓,也不亏了。不过想起我被耗去的一整晚时间,这才是最大的损失。但愿自己不会再有这么蠢第二次。人啊,有时候总是要吃过那一堑才能长出那一智。
  于是我去把没软的这一盒拿去洗了开吃。吃的过程中,发现它们虽然没发软,但是也不怎么甜。
  所以它们之所以硬挺是因为它们的不熟?那么,那盒半软的……我好像错过了什么……

powerstage | 2 条评论

电影之《芳华》

  极少在电影院里正儿八经地看文艺片。但最近大家对《芳华》讨论得比较火热,我也就去看了。嗯,其实我只是个喜欢凑热闹的人。
  在看之前,我曾经看到过一篇影评,说《芳华》在抹黑部队,说那个年代部队里的战友都很团结友爱,容不得挤兑,说军二代为了不给家里丢脸也都争着干最危险的任务。影评作者刚好是那个年代的女兵。于是冯导在我眼中瞬间被贬成一个无病呻吟的家伙,还有那个原著作者严歌苓。
  不过这种感觉没几天就渐渐淡出了记忆。其它记得的关于这部电影的都是“好人都没好报”,“看哭了”。于是后来大伙说要去看《芳华》,我就跟着凑热闹去了。好歹我也是半个段子手,笑点高,泪点肯定也不低,才不会这么轻易被弄哭呢。
  电影一开始就很用心地还原了那个年代的生活气息。这是一个导演发自内心的诚意。就像一个小孩想要向你展示他精心呵护的玩具。于是,先前所有的影评带给我的偏见都被抛到了一边。我不自觉地被带入了那个年代。
  电影里,男主角刘峰有求必应,十足的好人。却只换来别人“好人就该做好事”的戏谑。想起那些我对别人有求必应的日子,隐隐地泛起一股悲伤。
  片中的每一个人物都如此真实鲜活,每一个细节都与他们的出身如此搭,我无法想像这么多繁琐的细节如何通过虚构未完成。我没有当过兵,也没有在那个年代生活过。对那篇影评和对电影原著,我都没有否定的权利。也许她们说的都是对的。毕竟每个人看到的生活都不一样,但谁都代表不了全部。
  何小萍想要拍军装照的强烈愿望,驱使她做了一件不算太光彩的事,因此被群嘲。刘峰因为一个“身体很诚实 ”的举动,被贬到了前线参战。个人的命运,在时代大潮面前有如浮萍。连价值观都无法永恒。姑且不说什么是善良。在那个年代,一件不起眼的小事就能被糊上墙。偷偷借用一下军装和抱一下就是罪大恶极。换作今天,那些围着个人无足轻重的污点开启无限群嘲的群众不是更恶劣吗?站在历史的角度,大家都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你曾对别人投出的鄙夷,历史总会还回来。
  电影用了“芳华”这个名。冯导还是高调了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芳华。用了这么大的片名,会给人一种代表一代人青春的错觉。但影片实际上却只是讲了几个人的小故事。所谓“芳华”也只是一群人的芳华。这样远不如《阿甘正传》高明:你以为是讲一个人,实际上是在讲整个国家的整个时代,留给观众的全是低调的惊艳。不过如果一开始就只把它当作那群人的芳华,这些故事还是不错的。
  愿我们的芳华,都不被遗忘。

powerstage | 留下评论
1 / 1412345...10...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