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1 ]



回忆合唱团的日子

  合唱团的照片和录像早已收齐。照片已全部看过,而录像由于放完要很长时间,一直没能完完整整地看一遍。录像所占空间很大,我不得不把照片和录像全部刻成一张光盘存着。现在放假了,想在回家前完完整整地看一遍录像,以第三者的眼光重新看看合唱团走过的路,毕竟它的结局是那么辉煌。其实即使不辉煌我也会去看。
  关于排练的那一段,很多排练时的真实心情已无法体会,但那是个人的心情。现在我在看着一个整体,如果要体会,那就是组织者的心情。排练的那段录像是从彩排前最后一次在715教室的中午排练开始拍起,直到彩排结束之后的排练。之间我们一遍一遍地唱,看完一遍下来我耳朵都起茧了,脑子里还有洪湖水在回荡。女生里有几个至始至终都唱得很认真,很有感情,一看就知道是有文艺专长的。男生则基本是面无表情。其实那时我也很认真地唱,但在镜头上怎么看都像个呆瓜。
  关于比赛那一段录像,没有太多细节,基本上只有整体效果,刘指挥所说的那精彩的开场一幕——所有女生都面带桃花,所有男生都春风满面——基本没看出来。还有大幕刚拉开全体女生红衣白裙惊艳全场的那种效果也没能体现出来,遗憾啊。如果单看这录像,我都很难相信我们能拿第三名。唉,还是回忆里的比赛经历更真实一些,但当初我依然以为我们会拿倒数的名次,只有刘同学的那一句话和开场时的全场惊呼能让我相信我们是真的很不错。
  录像的过程其实也很单调,一会是整体,一会是给某人来个特写,然后一个一个地扫过……想想摄影师晏同学也挺不容易的,这么枯燥的工作让他扛了这么久……
  说起合唱团的衣服,男生的白西装其实不咋的。女生的红衣白裙实在是很养眼,还有好多PLMM……*^_^*
  合唱团的成功对我来说就像一个奇迹,加上后来元旦晚会的成功,让我觉得06年真的是很多奇迹的一年。唯独关于我的奇迹没有出现。若不然会更完美,呵呵……

oldstage | 留下评论

溜冰日记

  今天和几个同学去北大未名湖溜冰。上午十点坐校车出发,在科图下车后直奔北大。中午饭都没吃就直接交租金上场了。
  同去的人里有一个之前去过一次,另一个滑过旱冰,已有一点基础,不过还是会摔。其他人包括我,都是第一次。刚穿上冰刀那会,还没开始练就直接在场边上练习了几把摔跤。进到场中,未名湖的冰面就开始被我的屁股狂吻。有几次还被几个PPMM看到了……还好周围也有人在做同样的动作,不然可羞死我了。看着人家那些老手们单脚溜得顺溜顺溜的,羡慕啊。
  同去的女生里有一个极有天赋,一直没看见她摔,开始是慢慢地溜,到后面就两手插兜悠悠然了。在经历了N次摔跤后,我终于学会了一个比较漂亮的摔跤姿势——摔之前挣扎几下,转体180度趴下。再后来领悟到一点前进的门道;再后来学会了滑行——只是停不下来,还是以摔跤收的尾。有时在滑行中快要摔时我本能地伸出一支脚,重心移到另一支脚上——结果我在原地打了一个弯没摔成。就这样我还没学会溜冰却先学会了打转急停,而此时那两个有经验的同学还在为练此招式努力的摔着。练了两个小时,又渴又饿,有人去买了包子和饮料,几个人狼咽一顿。吃饱后大家摔得更欢了……
  渐渐地,我溜得越来越顺了。唯有几个怕摔的女生还在小心亦亦地练。看来怕摔是练不成溜冰的,就像怕呛水是练不成游泳的。不过此时我的手腕已经摔得快脱臼了,而脚也被硬硬的溜冰鞋磨得生疼,只是溜得太投入。但取得如此成就,进步速度已经让同来的几个人惊叹了。
  下午2点半收工回校。换掉溜冰鞋后走在路上还有点飘乎飘乎的感觉,重心还在一左一右……晚上去洗澡前脱下袜子,发现被磨的地方早已脱了一层皮,走路的时候那叫一个疼啊……

oldstage | 留下评论

英语居然过了

  晚上K歌回来,舍友说有好消息要告诉我。我激动不以,以为有哪个女生要给偶送礼了,没想到他说我英语A过了……唉,空欢喜。不过他接着说全Q院男生只有三个过了。我的情绪便又high起来了,哇哈哈哈……真想猖狂地大笑几声。真是小人得志。
  清风,你笑啥捏?

oldstage | 留下评论

痛并快乐着

  前不久买了一盒饼干,味道很不错。我每天晚上肚子都会饿得能唱国际歌,于是这饼干成我的夜宵主粮。不过吃饼干必然会口渴,口渴必然想喝水,喝水和饼干必然会混合,混合之后必然会产生某种结果——第二天拉肚子。最初有过一次经历,后来我本着科学的精神经过多次验证,终于归纳出如上结论。为此付出极大牺牲……至今还后怕。
  但是饼干依然如此美味,我也依然每天晚上准时饿肚子。没办法,于是这几天我也就每天准时腹泻。昨晚上的余波到现在还没消。为了不让我明天重演悲剧,刚吃完饭不久我就决定趁肚子没饿先把饼干消灭掉。于是我抱着装饼干的箱子坐在电脑前一边看自辩一边大把大把地往嘴里塞饼干,想起白岩松斯基(出处:《东方时空分家记》)的那句话:痛并快乐着……

oldstage | 留下评论

今天是考研的日子

  对于我来说今天的意义也仅仅是让我想起了去年的我。似乎没什么可提的。只是想起在东大的那些风景,那座大礼堂——国民党第一次代表大会的遗址;那棵六朝松——一千多年的树龄,东大的校门——还是照片上看起来比较有气势;还有教学楼(考场)下那座国民党时期的碑——中央大学教学楼的石碑。想起那些考研复习的岁月,今天想想正在考场中奋笔疾书的学子,有点过来人的感觉。都说考研的人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前面省去两句)。同情。唉,我也曾经如此走过……我还是太懒了点,考研时付出的不够多,以至于感触不深。
  想说一些祝天下考研人成功的话,但觉得很违心。总会有人失败,因为录取的比例就这么多。这就是现实。
  但人总是喜欢不愿意面对现实,就算是欺骗,他也愿意听。这就是人的脆弱吧,也正是人性的所在。那种能面对现实的天天像机器一样客观的人也太没人情味。所以还是要在这里说一句:祝天下考研人成功!

oldstage | 留下评论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