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2 ]



寒假日记(六):过年

  过年了。没了小时候的乐趣,因为不玩鞭炮了。其实还是想玩,只是觉得太浪费钱了。想起小时候一群年纪相仿的小伙伴大年三十聚在一块各自拿出自家的烟花一起烧,快乐无比,那时的春节真让人期盼。现在长大了,伙伴们都散了,春节变成了宰鸡填肉贴门联的无聊日子,因为我不能再玩了,要干很多活。
  几天前母亲感着冒还包了米粽。很好吃。只是到现在母亲的感冒也没见好。唉,妈妈真命苦,连个年都过不好。有些话我都不敢说了。在北方,过年没有米粽吃,只有饺子。可我在学校吃饺子时怎么吃也吃不出个味道。
  更前一点的某天早晨,老爸从外面买回了两个包子给我们当早餐,我又尝到了久违的家乡的包子,又香又甜的包子。关于我和家乡的包子我可以写成一篇论文,总之故事很长。北方做的包子和馒头永远是没味道的,除了馅。
  今晚,隔壁有人送来一袋新鲜的龙眼。我正奇怪冬天还能长龙眼呢,妈妈说那是送的人从海南带回来的四季龙眼。真不简单!

oldstage | 留下评论

寒假日记(五):情人节

  几天前,眼看着情人节将至,一时不知所措。以前的情人节似乎都是在学校过的,今年情况特殊了。不过在哪过并不是重点,心情是一样了。
  记得大二那年的情人节,那时的我还没手机,不过能感觉到满天飞来飞去的情人节祝福短信。感觉情人节就像一场战争,那短信就像是一颗颗炮弹,移动和联通就像兜售武器的米国老——借着战争大发横财,我们这些单身汉就像是中立国。
  也许这就是我的校园生涯的最后一个情人节了。这么多年也没能留下点关于情人节的美好回忆,真是遗憾。然而就在昨天——情人节的当天的一个突然间,我想起了网上有人说过,其实爱情并不像我们所想像的那么洪洪烈烈,爱情就像柴米油盐酱醋茶一样平常,平平淡淡才是真……也许情人节也一样。单身的人对情人节的向往,就像围城外的人对围城内的向往,就像儿时对长大的向往,就像乡村里的人对城市生活的向往。其实在有情人的日子里,人们并不向往情人节,情人节只是一个借口,情人们需要借口或者因为他们想找乐子,或者因为他们对自己的爱情不够自信。有爱的日子里天天都是情人节。
  想起一个故事,内容并不重要,主题很深刻:我们爱上的是别人还是爱情本身?

oldstage | 留下评论

寒假日记(四):童年

  今天下午和老哥去找儿时的伙伴玩。现今大家都长大了,已工作了。像我们这个年纪,有的人已为人父人母,而我们都未婚,这让我们还能找回孩提时代的感觉。是谁说小时候总想长大的?一辈子都做孩子那才好呢。
  聊过天后就去逛街。儿提时代逛过的那些老街大部分都没变。老哥提起小学时代在上学放学的路上常常见到的那个补铁锅的老头,那个拉风箱的老头,那家曾经的老粉店……儿时的回忆被悠悠地勾起,很多很多……
  原想多写点儿时的记忆,但发现终究是写不完的。也罢,就让它静静地美丽去吧。
  来到奶奶的住处,奶奶年纪很大了,还好骨子还算硬朗。堂弟快小学毕业了,没那么闹了;堂妹快上小学了,接了她哥哥的班,还是那么疯,见了我一阵风似的冲上来,又是钻又是咬,我的手上到现在还有她的牙印,看在她是个小美女的份上饶了她,看来上次从北京带回来的糖不该给她那么多吃。我猜等她十八岁的时候她就疯不起了,要不然看她怎么嫁出去……十八岁的她一定是个文静的大美女。
  晚上,邻居家奶奶带小孙女过来玩。此女父母都是高个子,于是不到一岁就比同龄人大块许多,神经很不发达,还在地上爬时怎么打她PP她都不会哭。现在刚满一岁就走得很溜了,见了什么都叫“芭芘”,至今无人能懂。今晚不知怎的她特兴奋,一会走到这边往床上趴,一会往我怀里钻,一会走到奶奶那。肉乎乎的很可爱,全身散发着很好闻的婴儿气息。
  再后来,大舅打来电话,说表侄满月了,明天办酒席,让我们过去。可惜妈妈明天还得上放假前的最后一天班,去不成了。

oldstage | 留下评论

寒假日记(三):又是杀毒

  近几天在和一些念初中高中的小朋友们混。论辈份我可以当他们老师,不过他们只肯当我是兄弟……
  其中一位说他家电脑中了毒,搬去给一中的最厉害的电脑老师——比偶们三中还厉害——也没能搞定。我说我去看看吧。第二天就去了。
  看过后发现我根本没着,进XP后只看到黑屏。想重装没有盘,好不容易借来了一张却是LINUX的,装上后还不能用,开机仍默认进XP,然后仍旧是黑屏……搞了一上午,吃饭前不小心选了个“最近一次正确配置”居然成功看到桌面!
  下午开始和病毒奋战。如果不控制,开机三分钟病毒就开始发作,然后就黑屏。后来找到控制的办法:就是不停地在进程里关IE,很累……然后就开始卸瑞星,装卡吧天网,扫描。扫完一圈下来有九十多个病毒,不过好像它们的金身还没扫出来,导致有些病毒杀过后又重新生成了N次……后来又用了木马专杀,扫出52个感染文件,最后再用大蜘蛛作终结扫描,扫出59个,杀完后整个世界清静了。只是此时已是晚上十点……
  他的机器是04年买的,内存是190M,据说卖的人号称是256M——典型的伪劣产品受害者。用这么小的内存运行杀毒工作真要命!我也是受害者。

oldstage | 留下评论

寒假日记(二):昨晚参加同学婚礼

  昨天同学邀我参加一初中同班女同学的婚礼。
  平时在学校里感觉自己就是个学生,婚姻之于我,就像是很遥远的事情,尤其是像我们这种没有基础的人。现在突然有同学要结婚,才发现原来婚姻就近在咫尺。不过那对于我简直是一种刺激。
  晚上六点先和一同参加婚礼的几个初中同学碰头。八年不见,很多人都变得让我目瞪口呆,男生还能认出来,女生就直接地陌生了,很多感概由心而生……当然我也变得让他们目瞪口呆,当年那个班上那个最小的小不点,现在已经是快一米七的半大个子。进婚礼晚宴的大门时在门口看到了新娘——我们的初中同学,她果然问起我是哪位……其实同学邀请我时说起她的名字,我对她的相貌也早已了无印像,唯名字耳熟,如今穿着婚纱的她堪比亚姐。
  餐桌上早已坐着几个女士,都是初中的同学,只有两个我还能叫出名字,一个眼熟,其余都全对不上号。只见个个都生得落落大方,令人想起女大十八变。八年的光景,发生的事情太多太多……后来的聊天中得知大家都工作了,有的甚至工作了五年多……还在读着研的就只剩下四个了,其中一个不在席间。
  晚宴时菜上得很多,吃不完。将近尾声时新娘才有空来和我们叙旧。我们一起合了张影。
  晚宴结束后新娘邀请我们一起去闹洞房。长这么大第一次闹洞房,不知道是怎么闹的。后来见识了,呵呵,蛮有意思。头两个节目有那么点儿童不宜,不过洞房里那些看热闹的儿童撵不走,反正他们也看不懂。后面三个节目就比较好操作,最好玩的就是蒙眼认亲,新郎一次过关,新娘则被耍了好几回。
  闹完洞房后各自散去。我和另外三个一起走的。四个人一起找了个地方坐着聊,八年不见,相聚不易,舍不得散去……这一聊就聊到夜里三点。我和一同学一起到另一同学家里住一晚,三人同榻而卧。
  今天上午醒来,我让同学拿出初中的集体照。他找不到毕业照,我们只得对着没名字的集体照一一相认,结果我竟有一大半人叫不出名字,被同学狂鄙视。唉,健忘也有错啊……把餐桌上见过的几个女生和照片上的一对照,才发现当年大家的眼光有多么短浅,一个个都是潜力股啊。看着那些嫩生生的面孔,总能想起很多,时光是一个多么神奇的东西……
  想起那些变迁,那些歌,当年的我们就像那些花儿一样。

oldstage | 留下评论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