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10 ]



在上海的日子(14)

  上周六,旁边的天主教堂有新人前来举行婚礼。
  在中国,能进教堂举婚礼还是很新鲜的,不过人家西方都是在教堂举行的。感觉还是很浪漫很神圣,只可惜前不久进去看到说明:此教堂只为天主教徒举行婚礼。
  周日,办公室新来的大Mao突然提出要去看教堂,我这才想起周日晚上教堂有弥撒。上次去过一次,不过为了带他去,再去一次也值。用先前某位同学的话说:参加弥撒,你会感到灵魂得到洗涤。可惜上次我去了竟没体会到这种感觉,只能用我的灵魂太苍白来解释。晚上吃过饭,刚好六点,赶紧过去,弥撒已经开始了。诺大一个教堂还是坐了很多人,中间两排几乎坐到最后一排了。神父在讲话,大家很安静地听,我们在后排也不敢多动。弥撒过程中间有些小环节:有时要跟在神父之后朗诵一句,有时要单手划十,有时要双膝下跪向天主忏悔……每当他们做这个环节的时候我总觉得我们像一群异类,有时为免招来异样的眼光(心理作用)也只好跟着做点,装模作样……啊,主啊,你就原谅我吧,我只是个无神论者,我只是来感受大家的虔诚,我没别的意思。
  虽然我对于他们的信仰有偏见,但这个世界总归是有信仰的好。据说在中国的歹徒穷凶极恶就是因为没有信仰,果然是凡事皆有其存在的道理。对于我,信仰只是证明了人类精神对于寄托的需要——这是一个有待进化的阶段。然而弥撒过程中还有一个小环节是要求众人向周围的人祝福平安,教堂里的所有人果然这么做了——除了我们仨,他们向前后左右的人小鞠一躬并说“祝你平安”,要是对外国人还改说“peace”,而我想如他们一样时却只做到了点头,而且还没向后面的人祝福,这时的我只有汗颜——自称文明的我们有时也未必能比得上教徒们的真诚和睦,自以为聪明的无神论者有时也难以达到这种虔诚的力量。有位上过我们金融课的老师说过:信仰的力量是很强大的,有时可以使人坦然面对死亡……
  参加完弥撒归来,我发现我的手机链链头不见了。啊,这就是我不虔诚的后果吗?天主啊,不要这么小气嘛,就因为这点事惩罚我吗?嗯,晚上再回去好好找找。要是找到了,我给天主发个祝福短信,要是找不到,下次给他供奉臭鸡蛋。

oldstage | 留下评论

离别的车站

月台上唱起的歌声
即将迎来车轨的节奏
拥别的眼泪
像干杯时的酒
隔着车窗的脸和手
离别的方向在身后

毕业时的云彩
你带不走
归途的终点
是离别的尽头
呼喊的回音
从那里传来
一声同学
一生朋友

oldstage |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