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11 ]



在上海的日子(18)

  没想到上海的冬天居然也这么冷。晚上盖一层被子,还是偏厚的那床,总感觉冷空气可以渗进来。早上刚想问Mao盖几床,结果他先开口了:现在晚上盖两床,中午盖一床就感觉受不了了……原来他早已把事态升级了,我又落伍了。
  怀念北京的暖气了。
  冰冷空荡的宿舍没有任何让人留恋的地方,整天尘土飞扬,拖把早断了,我也有了不想拖地的借口。于是一天到晚只泡在办公室,回宿舍的理由只有洗澡和睡觉。不过似乎这种情况越来越严重了,昨晚一整晚我都在梦见论文图。
  昨天中饭时所里同事与Mao聊起成都的生活,因为Mao就是从成都过来做访问学者的。他们说成都的人虽然没什么钱但日子很快活。对比起来人在上海拿的钱多但还是很压仰。究其原因是人情环境所致。成都的人有一点钱就花一点,不辛苦地过上日子就很知足了,不会管别人怎么看——也不会有人笑话他,因为大家都是一样的心态。但在上海,就算你生活可以半小资,走在大街上,形形色色的名牌在你眼前晃来晃去,有人从虽不豪华但也是几百万住宅区里出来,堵在马路上的全是小轿车,就算没人明说但你还是不自觉地感到自卑,仿佛受有钱人鄙视。Mao说:不患贫而患不均。我说:其实在成都你没有钱而过得很快活,这不算什么;在上海你有钱而过得很快活也不算什么;在上海你没钱而仍然过得很快活,那才叫厉害。
  吃完饭回来,一群人在电梯里讨论办公大楼有几层。Yin说电梯这边多两层,顶层16楼是机房……我接了句:17楼是天堂。幸好此时电梯门开了,不然那一阵爆笑要闷死多少人啊。真是怪了,有这么好笑吗?

oldstage | 1条评论

在上海的日子(16)

  昨天中午打完羽毛球回来,本想洗个澡顺便把床单被套一起洗了,结果有人占了洗衣机,遂推迟到晚饭之后。
  吃过晚饭,有个问题没弄通,洗澡计划再次被推到晚上。
  晚上十点半,想回去早点搞定清洗大业早点睡觉结果回到宿舍近十一点;天气冷要做运动结果弄到近十一点半;匆匆去澡房结果忘了拿毛巾;一切准备就绪结果发现隔壁热水器似乎没工作;想到隔壁搞定它结果发现门是锁上的而我没钥匙;我用澡房里的有线“遥控器”搞鼓了一下热水终于出来了,于是关上安心打肥皂,再次打开时热水说什么也不肯再工作了,结果我只好冰火两重天地完成洗澡大业;极少用洗衣机的我把衣服连床单被套一齐塞进了洗衣机,洒上一大把洗衣粉并手动加了大半缸水,为了省时我第一次使用快速洗衣程序,结果三分钟后我回来看见洗衣机完成了第一道工序并在向外排水——似乎最懒的清洁工也不至于这样对待一床被套床单;我只好重新加洗衣粉重新开机选择标准洗衣程序重新洗衣,此时已是十二点左右,宁静的夜里只这破洗衣机在凄惨地呻吟,三道门外还能听见。
  今天早上,问住在洗衣机对门的一女生昨晚是否被吵得厉害,她说很晚的时候洗衣机停机了才睡着。啊,真是罪过!
  晚上看见YunYX博客中载来一段佛家至理,其中一句是“狂妄的人有救,自卑的人没有救”。我豁然开朗。从明天起我要实施自救计划。

oldstage |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