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12 ]



痛苦的开题

  昨天终于开题了,不过对于我来说是一次难过的经历。
  小boss指定下午3点开题,2点20分的时候我就如临大敌。快到3点时我把一切准备就绪,就等各位专家的大驾光临。其实之所以把开题日子定在昨天是因为前两天有所理事会,大boss正好从北京过来。上午的时候还在会场见到了C院士,估计是理事会主席吧。下午3点,四位专家陆续进场,都是我熟悉的:两个是我boss,一个是我boss的boss,一个是SZ室主任。我问可以开题了吗?Boss说还等一个,我心里咯噔一下。十分钟后果然不出所料,C院士进来了。我感到我的笑容僵在半空。
  报告开始,我把心一横,念了一遍咒语:我就一死猪,不怕开水烫。于是我的语速就像中国的和谐号列车,一路念下去刹都刹不住。某个瞬间偷偷瞄过院士的表情,正闭着眼,我心中暗喜。然而就在此时院士突然发话:不要照着屏幕念,要有自己的理解。我一阵尴尬。不过幸好此时大部分已经被我念完了,我最不理解的研究进展部分再也不会拌着我了。剩下的几张图,我想照着念都没地方念,哇哈哈……结果原定20分钟的报告被我十分钟多一点搞定,汗……
  然而我终于还是得意得太早。接下来,几位专家频频发问,我就像被水泡过的鞭炮——哑火了。唯有涔涔的汗在开心地闪啊闪啊……再后来就是专家建议,到这时我已经不记得过了多长时间,期间有过沉默,我只觉得魂魄不停地想往外飞,似乎快听不清他们说什么了,若不是顾及场面,我早就抽自己两嘴巴提神了。到最后,我只记得我点头的次数可以让小鸡啄下一把米,我“嗯”的次数可以把嫦娥送出太阳系。
  最后,院士把各位专家的建议总结一下,我诚惶诚恐地一一记下,专家们一一离开,我把东西一一收拾。一看时间,已是4点25分。OMG,破了我的本科毕业答辩的半小时纪录。Orz

oldstage | 3 条评论

典故歪解

  关于“沉鱼沉雁闭月羞花”,我到今天算是找到不同的解释了。摘录以收藏之:http://blog.xiaonei.com/GetEntry.do?id=257481416&owner=224232745

  这中国古代的四大美女。她们被称为“沉鱼落雁,闭月羞花”至于由来我想大家都有所了解。相传西施是个浣纱的女子,五官端正,粉面桃花,相貌过人。她在河边浣纱时,清彻的河水映照她俊俏的身影,使他显得更加美丽,这时,鱼儿看见她的倒影,忘记了游水,渐渐地沉到河底。从此,西施便有了这个”沉鱼”的代称。而昭君在出塞时,拨动琴弦,奏起悲壮的离别之曲。南飞的大雁听到这悦耳的琴声,看到骑在马上的这个美丽女子,忘记摆动翅膀,跌落地下。从此,昭君就得来”落雁” 的雅号。貂婵是在后花园赏月时,月亮与其比美,月亮比不过,赶紧躲在云彩后面,因此,貂婵也就被人们称为”闭月”了。至于杨贵妃,她到花园赏花散心,看见盛开的牡丹、月季……于是伸手去摸,她刚一摸花,花瓣立即收缩,绿叶卷起低下。这被一宫娥看见。宫娥到处说,杨玉环和花比美,花儿都含羞低下了头。”羞花”称号由此得来。
  实际古人过谬了。鱼沉水底是因为西施浣纱弄出来的脏水太多了,污染了水质,鱼儿才沉入水底的,现在因为水质污染而使池鱼遭殃的事情也是屡见不鲜,想来古人也不是很环保;昭君出嫁塞北,而塞北风雪大,大雁因避风雪而落了下来罢了,没有理由那群大雁都是雄性的吧,就算都是雄性的,我也不相信这些大雁会对非本物种的雌性个体感兴趣;貂禅之闭月则就更勉强了,只不过是她在赏月时恰好一片乌云遮住了月亮而已,至于杨玉环抚摸的花朵只不过是含羞草,也说不定她刚好便后没洗手,花朵不让她摸,况且像她那样“富态”的身材又如何能使牡丹含羞而闭呢。这些都是当时政客们为了一些政治目的而夸大事实所施的“美人计”罢了。

  不过这对我来说并不算最早的版本。高中时候不知道我哪根筋出了问题,居然把逆向思维用到这典故中来。
  要说这“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是某因之果,然而词中并未给出缘由,只好由典故解释。但典故怎么说我们就怎么相信吗?不好意思,这不符合科研精神。科研中如果没有有力的证据去证明某一不可能,那它就不能排斥这一可能的存在。所以,当鱼沉下去时有很多种可能原因。若实实在在地罗列一些客观原因,那太不符合文学的美感,所以咱不提西施所浣之纱有多脏。鱼能感受美丑,从文学上来说是允许的。不过鱼因为这种感受而沉入水底必然是遇见了极致之事。但在这个世界,矛盾是普遍的,地球是有两极的,极致是有两端的。你怎么知道鱼沉水底是因为鱼看见了极美的西施呢?你怎么知道当时东施当时不在附近洗脸呢?OK,剩下的就举一反三吧。
  所以,“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有可能是被误用了几千年的典故。鱼沉可能是为了避而视之,雁落可能是吓晕的,剩下两个自己猜去吧。
  关于孔子“三个月不知肉味”的典故,其实是个很不错的文学手法。歪解它我实在于心不忍,不过如果有人实在很想知道底细的话,我给个提示吧:当你在大热天时坐公交车,人很多,车内很热,为了空调之需,车窗车门紧闭,此时突然有人在车内放了一个很臭的屁……五分钟后你也许会恍然大悟。
  谢谢观赏,圣诞快乐!

oldstage | 留下评论

超大内存

  下午,Yin老大带领两个小师傅进来,交待两下后,一个小师傅走到我面前和蔼地说:请关机一下。我莫名其妙,以为要断电,于是左点一下右点一下把所有应用程序秒杀掉。
  接着我站到一边,他走到机箱前来,掏出两片家伙——是内存条。这才想起前几天Yin老大说给所里的机器加内存做了统计。本来我的机子是双核新机,1G的内存,也挺爽的,但偶们办公室里两位博士后的机器都是两G内存,同样的新机同样的型号怎么我的就少了1G,唉,小硕和博士后比就是逊啊。于是找一个理由怯怯地跟Yin老大提出加到2G内存的小要求。Yin老大果然大方。小师傅卸下机箱一侧板面,插上内存条,坐我前面的师姐机器也在加。
  三分钟后机箱板重新搭上,开机顺利。Yin老大带队离去。师姐的机器已经进入桌面了,点开属性一查,2.5G,净增2G!一角的访问学者Mao的机器因为太老,内存免加了,所以还是256M,这一下子就是十倍的差距啊,汗……
  接着我的桌面也出来了。用我刚学到的快捷键:Win+Pause,属性马上跳出来,底下赫然显示2.99GB,OMG!打开任务管理器,一看内存使用画面,300M的使用量基本只够垫底。
  一个宏伟的计划立刻出现在我脑海:也许我可以养一个真正的QQ“群”,假如我有20个QQ号的话。

oldstage | 留下评论

一日三餐

  难得周末可以不用听会商,睡了个懒觉,8点30才起的床,洗漱完毕到达食堂已是8点50。食堂里空无一人,只有厨房里传来的声音暗示我还可以吃到早餐。一个食堂师傅出来了,打完卡后交待我说以后能否提前二十分钟来?我说好吧,心里却想着这下连周末也睡不成懒觉了。
  中午和F博士去吃饭。食堂的菜谱公告栏上写着今天午餐的可选荤菜有干煎黄鱼和黄豆炖猪手。于是F博士要了黄鱼我要了猪手。吃饭的时候F博士嘀咕了句:明明是猪脚,他们非要说是猪手。我心想这的确是个问题,要不然下次看节目我会问别人有没有《千脚观音》。
  F博士问我要不要喂猫,我说你先管你自己的,再说了不是还有鱼头吗?吃完饭后,我们真的给那两只猫带去了它们心爱的鱼头,还有几块被我啃得不带几根肉丝的猪手骨。
  下午3点40,我把衣服放进洗衣机里洗了。这洗衣机效率非常了得,如果选“快速”的程序,它可以在两分钟内完成“洗涤”这一子工序,然后你就能看着一大桶水带着大量尚未溶解的洗衣粉被排掉了。如果选“标准”,它会在重低音地咆哮了一个多小时后背地里告诉你任务完成,过时不取后果自负,然后熄灯睡它的觉去了。我选的是“标准”程序,所以洗衣机开工后我就去办公室上网去了。4点40,我从办公室返回。把衣服收起,挂好,再次往办公室走去。走到办公室与食堂的分岔口时一看表,5点05分。虽然食堂的开饭标准时间是5点30,但我们平时也会在5点17分就出发的。与其把时间耗在去办公室的折返过程上,不如直接奔食堂去。于是我选择了背对办公室的方向。路过二招门口时又看见那两只猫,此时的天是下着细雨的,它们正趴在矮树丛中躲雨。我很是奇怪怎么它们今天居然没冲我叫了,又走了十多米,我才明白原因之所在——原来食堂的灯还黑着。返回的时候我用鄙视的目光投了过去,可惜在夜色中它们隔着树丛看向了别处,白白浪费我的表情。
  5点30分,我们集体去吃饭。再次路过二招时那两只猫冲了过来并叫得甚是勤快,我一看食堂,灯果然是亮的。
  晚饭的大荤只有笋片炒肉,我心想今晚没骨头喂猫了。为了表示我的关怀,我把极有营养的笋片留了下来。旁边的Li师兄真不HD,为了减肥居然把笋片全吃了,肉块却没动过一块。今晚的猫粮可不是一般的丰盛啊。

oldstage | 留下评论

中国命运之思

  上午去买点东西,发现某宾馆前停着一辆车,因为是从后面看,只看到车尾,上面贴着花。嗯,又有人结婚了。
  走近时发现牌子有点特别,一看字母,好家伙,是林肯车啊。走到侧面一看,OMG,是超长版的。可真能摆阔啊。原来之前大院里停的那些什么丰田啊,别克啊,大众啊,一下子全不入流了。宝马?也见多了。
  想起前段时间一篇贴子提到央视主持人毕福剑为某富商家主持婚礼,请了一大群悍马车,更气派。
  这个世界,有人在摆阔,有人在奔波,有人在为一口饭累死累活。网络是一面镜子,虚幻但映照着真实的世界,那些穷人家的孩子从出生起就不知道什么叫小康。想起前两天网易上众网友对茅以轼关于经济适用房的观点的评论,有人拿一万五的月薪还说自己是弱势群体,而且还有支持者,当然也招来了骂声。今天的中国,有钱的人太傲气,饿得半死半活的人没力气,中间的人满是怨气;腐败的小官有脾气,清廉的官没脾气,百姓们吞声忍气,中国到处是戾气。看看网络上的那些评论,有几句不是骂着来的?若要穷根究底,这个话题就太沉重,有些话甚至不能说。
  几十年的巨变,其实在历史长河中这种变化真的太快,中国的两极分化也来得如此之快,以致于中国人几乎无法适应。其实这种分化并不是我们这一代人的成就,有钱的人都是我们的长辈,没钱的人也源起于我们的长辈。但我们的那些从艰苦年代过来的长辈们是如此的憨厚,以至于他们并没有对这种分化起多大不满,他们是认命的一代。但我们是经历了高考扩招的一代,经由网络同化的一代,是追求公平的一代。公平这两个字在今天的中国是如此地难写。
  过去,中国拒绝贫穷,为了生存,规则要改,总之不能大家一起饿死;但今天中国财力不需要再全民与温饱作斗争,我们还号称实现了小康,那么这时候,公平的回归当然要比大康更重要。如果中国还有人在饿死,就算世界富豪榜上前500把交椅全被中国人坐上又能如何?当然,中国需要强大,需要发展,但若能与公平凝聚起人心,中国又何以不强大?
  过去是效率优先,兼顾公平,但现在问题发生了变化,两者的顺序该倒回来了。
  其实中国并不缺少发现问题的人,缺的是能提出解决方案的人,更缺的是有办法又在其位的人,奇缺的是有办法在其位同时愿意为人民谋利益的人,最缺的是有办法在其位愿意为民同时不怕得罪利益既得者的人。中国最需要的制度就是能找到这种人的制度。

oldstage | 留下评论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