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3 ]



为了革命的事业

  长辈们教导说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最近我居然忘了本,天天忙到12点,早上7点多起床,中午还懒得回宿舍睡觉。还好每周有点运动量。不过前天和大Mao去游泳,被水泡了鼻子,导致鼻炎发作,从而导致晚上睡不好觉,从而导致第二天精神严重不足身体严重欠佳,从而导致感冒,从而导致昨晚发烧。再加上昨晚带烧忙到12点多,中午没补觉,导致今天虽有睡懒觉但烧仍然没退。
  发烧的日子真难过,动不动就头疼。如果这时候让我去看喜剧片,我一定笑不起来,如果看爱情片……谁吃饱撑的?所以啊,阿信同学,以后不要教唆广大青年男女什么“死了都要爱”,没有好身体你还能爱得起来啊?就像你没有一副好嗓子,你还能想唱就唱还能唱得响亮啊?
  唉,人为什么要这么拼命呢?累了,去唱唱《皇后大道东》吧,虽然我一直搞不懂那道歌是什么意思,也不懂这时候为什么会想起这首歌。大概我脑子烧逗了。大概唱了之后能腰不酸腿不痛烧不退吧。晚上,走在阴雨绵绵的上海大街上,这个都市每天都这么忙碌。
  最近似乎是感冒流行期,师姐比我早了一步,赶到了潮流的前头。昨晚她还推荐我一剂感冒药,前面两字就是“感冒”。不知道这药效如何,不晓得不感冒的人吃了能不能感冒,反正我是不喜欢吃药。
  今天,你感冒了吗?

oldstage | 2 条评论

幸福的守望者

  来所有一星期了。刚回到办公室时就有一件惊喜等待着我:桌面上有一个巧克力喜糖盒被老鼠咬开了。老鼠同学,新年好啊!可惜那里面的喜糖年前就被偶吃掉了。那是所里L师姐在元旦收假时发的喜糖,当时Y师哥也发了,两人都在元旦各自结了婚……说起结婚,这段时间真是适合结婚的好日子,刚一回家就赶上一小学同窗Mr. W的婚宴,再后来就听说Lady C年初三也结了。回到所后没几天,所里的W博士也发喜糖了。而这个月,又一大学同窗要结婚了。男大当嫁,女大当婚。时光在匆匆地催着我们这一辈人趟过婚姻这道河……幸福在彼岸等待用心的人们。
  食堂居然还没被拆。那天去食堂的时候又看到了久违的守望食堂的猫,小猫长大了,老猫却更胖了。我琢磨着这个寒假居然还有人为了这两只猫的幸福而留守下来,而且还能把老猫喂得这么胖。后来有人说老猫大概是怀孕了,汗……这猫啥时候有的喜也不露点声色。最近它们俩已不再守株待兔了,天天围在食堂门口转,今天吃晚饭的时候由于周末人不多,老猫直接溜进食堂里来和我们共进晚餐,冲着它的大喜肚,大家都很赏光地你喂一点我喂一点。老猫似乎在告诉大家一个哲理:幸福是要靠自己争取的。靠等是不行的。
  自从回到所以后,腰不疼了,腿不酸了。在家的时候,饭吃不好,床太小,被子太薄,还没有空调,唉……想不到居然是所里过得比家里舒服,寒……我就像一个不会牵挂的无线风筝,即使落在某个地方,也生不了根发不了芽。人们都说家是幸福的所在,我却如此轻易地随风跑了。
  其实幸福一直在彼岸等待。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一份幸福,在彼岸等待自己,只是有的人没有等待幸福,不是幸福跑了,是他自己跑了。纵使他没跑,光在原地等待还不行,两个互相等待的人永远见不了面。所以要像老猫一样,要去争取,要去穿过一道门,要去趟过——通往彼岸的——河。

oldstage | 3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