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11 ]



电影之《网络杀机》

  最近玩星际玩得比较疯狂。办公室里三个家伙一起PK五家电脑,全用虫族,午饭、晚饭后各三四盘,有点像吃药。几天下来以至于我不小心把火狐浏览器的图标看成初级地堡(BC)。
  看电影也同样疯狂,每晚一部。疯狂的生活源于精神的空白,白得就像我的毕业论文和将来一样。可惜想看的片子找不到片源,只好从现有的资源里翻,看到有意思的,上网查内容简介,好的就收。
  其实我不喜欢看恐怖片,因为我承受力不足。看《网络杀机》只是因为影评指出了一个深刻的主题。看的时候还是不由自主地被电影情节套着走,一到悬疑处,镜头换成第一人称,缓缓地盯着某个阴暗的角落,我就像一头牛一样鼻子被牵到屏幕跟头,死死地盯着屏幕。即使那时刻我清醒过来把距离重新拉远,那种在现场的感觉还在。真是不得不佩服导演的高明。可是为什么反角总是这么强大?为什么FBI总是这么白痴?为什么那些配角总是这么顺利地让反角逮住?一想到这我就愤怒可恶的编剧为了故事能产生为了情节能出现故意这么写,导演故意要这么拍,故意把我们观众当猴耍。可反过来一想,如果那些受害者不那么弱智那些害人者不那么强势,为什么这个世界会有这么多强奸杀人案?为什么这么多连环杀凶手?那些编剧和导演的故事虽然做作了点,但现实也好不到哪去。
  简介里有句话一针见血:“到底无辜的生命是死在网站背后的魔手上还是网民们的鼠标上?”正像影评说的,“网络的匿名性让它成为了许多人们释放自己阴暗面的场所”,人性本善?真苍白。
  看完电影看网页。正好BBS十大话题最后一个是“致命的初恋”。Shit!又见恐怖主题。

oldstage | 留下评论

回南京

  为了参加招聘会,回了南京一趟。
  从火车站回到母校,一切都是那么熟悉。主校区的银杏叶又黄了,真是巧啊,这都让我赶上了。用后来L小熊同学的话说,为了迎接大黄,于是叶子都黄了。到处找同学寒暄。真羡慕直博的同学。晚上和J同学D同学一同去吃饭,听J同学和D同学八来八去的感觉真好,仿佛又回到从前的时光。
  晚上睡L硕上铺,睡前与他们宿舍的同学一同喝了点酒。有点像大四那年毕业前的气氛。只不过那时我没那么老油条。L硕那年估计是喝过来的吧。第二天早上7点起床坐校车去南信大。招聘会是在南信大的体育馆里,参加招聘会的同学都已等在体育馆侧门。馆门一开,大家像潮水一样涌进馆里,那场面就像家乐福有2折的商品出售一样。诺大一个体育馆,诸多单位在里面分几列排开,桌前是毕业生桌后是用人单位,把整个馆场挤得像一团肉馅。招聘的人坐在桌子后面收简历登记询问筛选,拿简历的找工作的学生或接受询问或排队或像孤魂野鬼一样游荡。排队的时候碰上一个去年毕业的熟人,只不过他是坐在桌子后面我是站着桌子前面,用他的话说是他现在是甲方(用人单位)我是乙方。时过境迁,物是人非,身份早已不同。沿海经济发达地区总是比较吃香,队伍排得老长,而边远地区稀稀落落也有人投,只不过那简历收的总数对比起来太寒碜。话说有的单位早已内定了绝大部分名额,然而队伍排得最长的也恰恰是这些单位,排在江苏前的队伍整个上午一直保持着二十米以上的长度,而实际上还能机动的岗位可能不足3个,真是叹为观止。由于人才过剩,许多单位开始升格改收硕士,女生普遍被歧视。一个相熟的女生历陈她的种种被拒遭遇,硕士生尚且如此,本科生更惨,听说一个女生几圈下来,脸皮已经被撒得一点不剩了,有的用人单位直接当着她的面说不要她的简历,放上来也不看,她最终还是把简历放到了那一堆简历中,连同她所有的尊严……这种情况在近几年年年如此,往后还要加剧。不对位的教育导致了就业的困境,受苦的是众多学生,学校没有一点损失。当然这么多学生总会有一两个出人头地,到那时学校又能以他们的光环作为炫耀的资本。真是无本生意啊!
  第二天,起得老早,在一食堂里花了一块五就解决一顿早餐。出到社会才会感到学校饭菜的便宜,那果然是只有天之骄子才能享受的地方。对我来说更重要的是又吃到了食堂的食品,那也是回味过去不可或缺的一道工序。后来就在校园里漫无目的地晃,直到快十点的时候L小熊起床,带我去他办公室上网,上到中午,又去饭馆腐败。下午三点,同来的H同学买了返回上海的火车票,我的南京之旅也到此结束。
  在南京的这几天,正好学校里BBS为汉口路西延的事闹得沸沸扬扬,网络特别管理员也勤奋地删贴,骂贴一片,哀怨贴一片,嘲讽贴又一片,周日那天早上还看到有人于昨晚在南园宣传栏上用粉笔留下的贴,围观者一直保持在十来个以上,呵呵,网上发贴会被删,那就搬到黑板上,有意思。不过这篇还算比较理性,没有煽动什么,也没多大火药味。下午走之前发现那篇文章被另一篇代替,是公布该事件进展的贴。又经历了一个历史。
  南京的紫峰大厦封顶了,忘了是周五还是周六的晚上,天空转阴,一层云罩在南京城上空,紫峰大厦有一截插入云中,仿佛一座通往天国的梯。
  在南京的几天,除了早餐,每一顿都是在小馆子里吃,都是同学请客,素菜没有,辣椒不少,导致这几天我的口腔里有三处地方溃疡,而且位置都是在舌头上,真是闻所未闻! Impossible is Nothing!

oldstage | 留下评论

大闸蟹传奇

  话说在遥远的江湖(阳澄湖),有一个种群,天下闻名,人称大闸蟹。此蟹体型硕大,八条腿耍起无影脚来无人能敌,以两把大剪刀为兵器,威风凛凛,在江湖上已横行多年。但蟹大侠平日里多闭关修炼,一年只出关一次,一般为体型最为健硕之季。每年出关必于江湖上留下美名,侠义之胸怀可见一斑(各位看官,这虽与前面的横行有所矛盾,但无奈蟹大侠确实是横着走的)。
  昨夜,月黑风高,经办公室Z博士引见,有幸与闸蟹大侠相见。初见时,蟹大侠八腿收拢,大剪平放于胸前,闭眼盘腿静坐,大侠之风果然非凡;静观其表,周身通红,香气四溢,小宇宙不同一般,令人啧啧称奇。吾对蟹大侠仰慕已久,今日得见实乃三生有幸,心悦然更欲与侠大蟹切磋切磋。遂将蟹大侠邀至台面,先对面行礼,后以牙齿与其展开斗法。
  半时过后,面对满桌蟹皮,吾已被满嘴蟹香熏出几分醉意,暗自叹服蟹大侠内功之深厚。一场斗法下来,吾对此蟹已佩服得五体投地。阳澄湖大闸蟹果然名不虚传!

oldstage | 留下评论

何去何从

  从小学到现在,人生有过很多关口,但很多时候我是不需要犹豫的,因为方向是确定的,我只需要做努力和不努力的选择,接受成功与失败的结果。但今天,我再一次走到一个十字路口,这一次,是因为我的方向不确定,不同于以往任何一次关口。这一次,我有两种选择,一是选择屈从于现实,背叛理想;一是忠于理想,继续与现实抗争。
  不知道我的选择会对我的将来产生什么影响。未来是如此捉摸不定。似乎每一个选择引起的结果都是确定的,而不确定的只是我的预知程度。曾经看过一部电影叫《幻影英雄》,阿诺主演,幻影的英雄苦恼于自己被编剧确定的宿命,原来确定的宿命是如此的可怕。但今天我对自己的想法很不确定,我无法确定今天的选择是否正确,无法确定将来是否会后悔今天的选择。原来不确定的命运有时候也很可怕。其实如果我足够自信,我一定会选择与现实抗争。只是这两年已有些力不从心。没有信心真是可怕。
  其实忠于理想是个不错的选择,但通常能力不足时,人就会为此付出代价,然后转变观念,那时候什么理想统统抛弃。对于我,只是观念被我提前转变了,我不需要等到付出代价才能明白生活的艰辛。

oldstage | 留下评论

光棍号列车

  光棍就像爱情一样,是一个永恒的话题。所谓山盟海誓不过是年轻人荷尔蒙分泌过剩的产物,只有岁月能让人明白生活的粗糙,足以把一切汹涌澎湃的激情磨平。唯有细水长流回归平静才是长久之道。但天长地久的爱情与你死我活的短恋就像萝卜白菜,人各有爱。那些在热恋与单身中沉浮的人们也未尝不是幸福。但很多时候人们只会享受恋爱的欢愉,却不会享受单身的快乐。于是单身被误解了,甚至被人称为公害。可是单身是和爱情相伴相生的,因为相对论总是正确的,世界总是矛盾统一的。
  我以为只有周末才会有人来拍婚纱照,哪知中午的时候发现教堂前又有人在拍,而这正好在光棍节的日子里,白西装的新郎,白婚纱的新娘,这再一次证明单身与爱情是相伴相生的这一命题的正确性,也进一步证明了相对论的正确性。在这个温度只有10度左右的日子里,穿着抹胸婚纱的新娘格外的楚楚“冻”人。
  上午,某Q群里一群光棍在群聊。聊到半截,有人发问:过11的男+过11的女=?另一人问:这是什么问题?我回了一句:这是数学史上有名的1+1=0的命题。可不是吗?一个男光棍+一个女光棍很可能就是没了光棍。光棍生爱情,爱情生下一代光棍。
  和小Z聊天,小Z开玩笑说回去吃油条。我问她打算几时摆脱光棍,她说撑不下去的时候。我说:天啊,那得吃几根油条啊?
  光棍节即将过去,光棍号列车即将启程,开往明年的这一天。不知道那时候还有谁在这趟列车上,但有人离去,有人上来,光棍号上的乘客来来往往,生生不息。光棍号的车票在不同的人手中转来转去……

oldstage | 1条评论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