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2 ]



杂乱无章

  前几天偶然看到新东方总栽俞敏洪的一些演讲,其中一句是说他看到某人突然激昂无比的大声宣布要做成某件大事,于是他断定此人的大事必定做不成。一个人真正想做能做的目标是放在心里的。看来我越来越像标题党,说好闭关两个月结果原来是啥样现在还是啥样。唉……写日记也算偷偷溜出关吗?
  从年前到现在,我发现我的spaces一直有些莫明其妙的访问,点开统计发现,原来链接来源于百度,搜索关键词不是“寒假过年日记”就是“寒假日记 过年”。现在,居然又变成了“寒假日记 收假”。这一定是哪个小学老师又以寒假日记作为小学生们的寒假作业了。更记我惊叹的是,现在小学生已经学会上网搜索日记作为参考答案了,比俺们那时的手段之先进有过之而无不及。长江后浪推前浪,一浪一浪又一浪,我被他们拍在了沙滩上。
  情人节过去好久了,但为了扯出另一件事,我不得不把它拿来扯一扯。因为最近我总回忆起大学时代英语课上英语老师给我们放《泰坦尼克》杰克与他的爱人生死告别的片段录音。那时杰克泡在冰冷的海水里,颤抖地喊着他爱人的名字:“……肉丝……听着……你要坚持住……”一两年后我完整地看完这部片,那时距该片上映已有十年。这个世界上有许多赶潮流的人,而我是被潮流赶的人。
  昨天去给同学搬家。最后收拾残局的间隙,我们过来帮忙的朋友一起偷空看电视。电视里放的是《新白娘子传奇》,赵雅芝叶童版。我们煞有兴趣地聊起来。一位仁兄说这部片真是无可超越的经典,小时候狂喜欢看,到现在还是看不腻,现在的小孩也喜欢看。我打趣说自从叶童演过这部剧之后,她在其它剧出演角色时都有点收视率毒药的意味。正聊着,另一位仁兄窜进来,一看是许仙,问了句:“这个演许仙的演员听说是个女的?”那一刻我兴奋得就像看见火星人从天上下凡,一轮红日从西边冉冉升起。

oldstage | 1条评论

你看,你看,月亮的脸像面饼

  老早就不小心看到09年的天文预告,说2月份有三件天文事件。只隐约记得两件,一是金星最亮,二是月亮会发生点什么事情。可惜元宵节那天,吃过午饭,我一抬头看见满天的云——阴天。不过好在元宵节的前一天晚上,我有留意月亮,那时的月亮果然好亮好圆,圆得就像一块面饼,很大很圆的那种。小时候这种面饼对我们小朋友可是一种极致的诱惑。不过今天市面上已经很难见到这种面饼了,原来是王母挂天上去了,招惹嫦娥和天狗前来疯抢。果不其然,元宵节那天发生了半影月食,想来是嫦娥斗不过天狗,面饼终于被天狗啃去一块;又或者是嫦娥把面饼抢了去掖在怀里。
  这几天还偶尔想起要留意金星。不过多数时候想起时总是天黑太久以后,金星早落西边了。也有运气好留意得早的时候,然后一抬头,只见西边某高大建筑的楼顶一角上顶着一个亮亮的点,心想哪个建筑师这么神经把那么亮一盏大灯造楼顶上去,人家牛朗织女约会也要去照一照。
  晴朗的夜晚没有天象的时候,天上只剩寥寥几颗星,数完了也超不过20颗,这就是大城市的天空,不像家乡的夜晚,数到200都没数完。想起高中的时候暑假晴郎的夜里,一群人躺在草坪上看星星侃大山的时光,也许再没机会重温了。

附:2009年天文奇观
http://zhidao.baidu.com/question/82800649.html
http://wenda.tianya.cn/question/5a0b2f47efc66c9d

oldstage | 留下评论

浮光掠影

  转眼已是半个月,返乡的种种经历都成了模糊的回忆。本想写成几篇日记,现在只能凑成一篇。唉,人懒起来不但钱会少得寒酸,连日记也会写得寒酸。
  半个月前还在回家途中时问在南宁的同学有无地方供本人留宿,问了两个,都说有LP了不方便。-_-!
  最后还是在一个单身的朋友说他宿舍有四张空床。唉,物以类聚。索性我直接回了家。后来我都忘了是怎么磨到年三十的,只记得打过两场球,跑过两回步。邻家的小女儿两岁了,却比别家五岁的孩子都大块,因为她父母都是体校毕业的,但她还老缠着我要我给她当海盗船,我这把老骨头哟,哪经得起她折腾啊……年三十一到,什么事都来了,活动一个接一个。光聚会就花了我三天时间。和W同学一起去逛高中母校,旧貌新颜,转眼间就是十年的光景。想起当年全校罢餐,食堂被炸,放假时候集体从高楼往下扔杂物……年青的疯狂曾经那么近现在又离得那么远。空荡荡的校园路上遇见一群大学生模样的人,大概是师弟师妹们刚毕业没多久从大学里回来看母校的,与他们擦身而过的时候,我们互相面无表情地对望了一眼,我在想他们是否知道眼前这两个与他们隔了几届的校友。几天过后,逛学校的经历也成了模糊的回忆,再过几年便什么都不是。
  小李、AL和我总是机缘不巧。我在某地的时候他们不在,我不在的时候他们在,大家都在的时候又都有事,于是乎这一年我谁也不碰到一起。也许那些一起在网吧里群战SC的日子和一起打球的日子已就此远去,也许还有下一次,但我实在不知道那需要多大的巧合才行。
  昨晚林同学大婚,众多同学前来贺喜。白酒真烈,那些同学划拳真猛……不过林同学更猛,居然扬言要放倒我们一桌!大家都是适婚青年了,来年也许会有更多的婚宴。
  好幸运的买到了5号的火车票,还有两天。再见,那些浮光掠影的往事!

oldstage |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