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3-06 ]



无题

  为了月底截止上交的任务,连日以来早出晚归。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某人在自己面前而自己却不知道,那我真是离崩溃越来越远了。我不停地转着模式,结果反被模式转晕了。
  下午,活动时间开始,师兄拉我去打羽毛球,我说忙,他说我不信这两个小时你能多干出多少活。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去了。半个月没打球了,还以为技术退步了,结果和师兄配合一下还是赢了两把。打完收工的时候收集还能用的球,从一球筒里找到一个新球,于是把它甩出来,不小心甩到椅子底下,于是去翻椅子。翻的时候脑子走了神,忘了在翻什么,于是把球捡起,惊奇地说:这里居然有个新球!
  晚上回宿舍一趟。宿舍楼道的灯是声光控的,只有光线不足且有声音的情况下才肯亮。往常宿舍关门声远远地就能把它点亮,今天从宿舍出来时关门声居然没把它点亮,我于是边走近了边跺了跺楼道地板,还是没亮,跺的同时还做了个掏手机的动作,手机没拿稳掉在了地上,灯亮了。不知道这是不是上帝在提示我下次要摔跟头才管用。

oldstage |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