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4 ]



车展

  车展对于我就像个奢侈品,我想不出花50元门票进去能收获什么回来。我不是车迷,我也没有买车的钱。但如果把它当作某种经历,它倒是我未曾经历过的。我喜欢经历新奇,但前提是不需要花代价的。本来我已打算不掺和此事,结果F博士突然提出要请我去看车展。我一边伪心地说不必了,一边压抑心中的暗喜。F博士当然会一再盛情邀请,我当然也会恭敬不如从命。既然不是为了买车,那只能当是玩儿,既然是玩儿,就得有人气。
  听说周六那天看车展的人暴多。我们是周日的票,唯恐去了只能看人看不到车。周日那天早晨来到车展入口前,只见蚂蚁一样的人涌入展览中心。我们五个人一同来,分了两批进到馆内,好不容易才又聚回来。参观前每人抽了张展馆分布图,图上显示有两大系列展馆,一个是W系列馆,一个是E系列馆,每系列又分成多个子馆,把人弄得头都大。W馆的入口最先进了我们视野,于是我们先蹈进了W1馆的大门。不过F博士想先从门口边上的WC馆开始,不过他马上就被门口那排着的长龙吓住了。刚进到馆内,看到真实的各式各样的车和真实的车模,一时觉得新鲜无比。但很快就没啥印象了,因为没有看到大品牌,没有看到很新奇的车,也没有看到惊艳的车模。在这个眼花瞭乱的馆内,大量的人涌来涌去,很快我们五人便走散了,只有我们没相机的三个人还互相跟着。花了一个上午的时间把W系列馆参观完,所有的印象只剩下W4和W5馆的了。那里汇集了BMW、美赛德斯、VOLVO、MINI、保时捷和日系的一些品牌。W5馆由于美赛德斯的存在,参观人数比前几个馆要多出几倍,每一辆大奔的周围都围满了人,远远看去,就像一群蚂蚁围着几只大虫子。W4馆的保时捷更牛气,十几辆车全围在一个大展台里不让人靠近,只有VIP才能进去看车。看完一圈W馆下来,发现真正的风景线未必在车模那。你看人家奔驰咨询台的服务员,材料早被抢光了,只好站成一排面对前面一排相机。
  中午在馆外休息吃东西,五个人又重新扎成堆。下午向E系列馆进发。第一站是E4馆。进去之后,发现前面的感叹全都可以作废了——那个馆展出的全是最牛的牌子。什么莲花、路虎、宾利、林肯、劳斯来斯、凯迪拉克……不过很抱歉,这些牌子在这个馆子里还只能作陪衬,因为所有的人气都被法拉利和兰博基尼的展台吸引过去了。如果说W5馆可以用蚂蚁窝形容,E4馆只能用蚂蚁球形容——有法拉利和兰博基尼展出的那半边馆已经没法挤过去了,我们不得不先放弃参观,先去其它馆。在后面的馆看到了很多新奇的车,感觉远比W馆出彩很多。某个馆里,吉利车霸下半壁江山,甚至展出了跑车,那气势就像吉利的雄心一样,可惜我总觉得有些急功近利。在雪佛兰展区的一个角落里,一较车配了个Transformer的字作背景,看来这应该就是那个大黄蜂了,我盯着它瞅了半天,一直想不明白当时导演怎么就看上这辆样子普普通通的车当主角了。
  快傍晚的时候,我又回到E4馆,努力挤到法拉利展台前,把一排跑车逐个瞧了一眼。旁边的玛莎拉蒂被衬得冷冷清清。法拉利对面就是兰博基尼展台,展台不大,只有两辆车展出,围的人却是最多最密的。当我还在展台边上踮着脚往里瞧时,听见身后一哥们说:我觉得这里的车谁都没有兰博基尼牛B。

oldstage | 留下评论

轶事一二

  昨晚,我在洗衣间洗衣服,C姐的女儿W小朋友在楼梯口路灯下逗她刚买回来的田螺和蝌蚪。楼梯间的路灯是声光控的,一次只亮十秒钟。于是W小朋友在每次路灯刚灭掉时头也不抬地“啊”一声把路灯唤醒。于是楼梯口处极有规律的传来“啊”的声音。过了一会,小朋友跑过来拿着一个龙眼对我说:“给你一个小苹果。”“这是什么?”我以为我听错了。“这是小苹果。”她认真地说。“这是龙眼。又叫桂圆。”我说。她疑惑地看着我,把龙眼皮剥了,放进嘴里吃掉,说:“这是荔枝。”我说:“荔枝比这个大。”她把龙眼核一吐,又说:“这是荔枝。”然后跑开。-_-!!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舌头发胖,前些天吃午饭时不小心就把舌头咬了。我没太在意,心想过两天就会好了。不过这两天似乎比刚被咬那天还疼,以至于昨晚去练歌时舌头都得放直了吼,好在没人注意到我吐字不清晰。去面馆吃面时也不敢嚼了,门牙切两下直接下肚。今天早上起来给舌头照镜子,原先被咬的地方出现两处大面积溃疡,仿佛两个大窟窿,把自己吓了一跳。看来我的意可贴又能派上用场了,舌头也该减减肥了。
  中午吃饭,GW同学说要带某人去转转,让我们推荐地方。我说城隍庙和环球金融中心不错。她又问去陆家嘴有什么便利的交通,H同学说有观光隧道和游轮,35块就能通过观光隧道。我说坐船只要两块钱,G同学也附和。H同学又说那摆渡好像早些时候就没了。我说没关系,还有谷歌呢。一阵沉默过后,G同学终于反应过来。记得上次我这么说时GR同学也是好一会才反应过来。

oldstage | 留下评论

千王之王

  最近大家突然迷上了杀手游戏。于是我也有幸得以重操旧业。算起来这已经是我第三次与杀手游戏亲密接触了,每一次都是在离别前夕。第一次是大四即将毕业,第二次是即将离开科苑,第三次是即将离所。
  有人说杀手游戏暴露了人的许多邪恶本性,破坏了同事之间的和谐关系,于是忌讳之。其实这种说法因人而异。心无邪念的人自然不会怕暴露什么,不敢玩也不代表就能隐藏什么,just a game. 对我来说,这是练习读心术的好机会。这也是我喜欢这个游戏的原因之一。我也不知道怎么想到“读心术”这个词的,直觉。反正是个好东东,提高情商的手段,人际关系高级工具,侦探必学,特工必懂,诸葛亮的杀手锏。
  周末的时候,我们开始到处拉人,好不容易凑足七八个人,集中一起围成一桌。从吃过晚饭一直杀到晚上11点半。K同学的存在似乎是为了证明概率论的荒谬,这么多局里几乎把把当平民,荣登平民王宝座,但又因为有一段时间连续5局成为第一个被杀对象,同时获得最佳同情对象荣誉。H同学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在第一轮成为被怀疑对象,与他当杀手的概率严重不成比例,于是常常被冤死,以至于之后每回成为被怀疑者之列时他都发表一番慷慨悲情的演说,荣登悲情王宝座。因为这么多人里只设一个杀手角色和一个法官角色,没有警察,所以当杀手或法官是最有乐趣的,大家都希望能不平民一回。通常别人当杀手而我当平民的时候总是被我用读心术看出点苗头,当然也有失灵的时候,也有看穿了因为给不出理由反成冤死对象的时候,也有已经冤死了才看出来的时候。总的来说命中机率相对好些,于是大家都愿意相信我的话。这种情况导致了别人当杀手的成功率偏低,而我当杀手时常常没被怀疑,哇咔咔!做法官也许未必有杀手这么有趣,但总比平民角色强些,不过其他人当法官的时候总是忘了自己的法官身份,导致大家互相插嘴场面混乱,或者被别人(通常是我)忘了法官身份成为被怀疑对象或被杀对象,于是我不得不越俎代疱帮着维持秩序。后来我被杀出局时法官临时有事都找我当替身,看来执法王当非我莫属了,嘿嘿。

oldstage |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