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5 ]



人是铁,饭是钢(外一则)

  上周六,F博士与我和H同学同去吃午饭时只喝了三碗汤,说是为了减肥。我们都莫名其妙为什么赘肉挤不出一点的F博士为什么要减肥,他解释说:血脂高,医生说有脂肪肝风险。一旁的ZXY说:不吃饱了哪有力气减肥啊。吃完收工时,F博士当着我们的面宣布下周午餐全部放弃。
  以往都是F博士第一个发出吃饭的号令,大家群起呼应,吃饭大军浩浩荡荡开往食堂。周一那天中午,F博士的号令没发,大家居然忘了吃饭这回事,以至于从不发号随大流的Z博士终于忍不住,承担起了这个重任。Z博士发号的时候,我都鄂然了一下。F博士的计划对于我和H同学来说已不是新闻,但其他人就不知道怎么回事了。饭桌上吃饭的时候,大家才发现少了F博士,Z博士问为何他没来,H同学答曰:减肥,瘦身美白。大伙笑。Z博士又问:他减什么肥啊,他哪里肥了。我答曰:内脏肥。大伙又笑。
  周二中午,F博士又实践了他的诺言。
  周三中午,临吃饭前,F博士突然站起来说要去吃饭——他说:不吃午饭下午饿得太难受了。大伙笑。

  =================我是分割线================

  今天中午吃饭,大伙聊天,不知怎么扯到长跑上来的。H同学于是来了兴致,把他的阿甘之路说了一遍:大学的时候长跑满分;曾经跑步翻越某高山,在山的另一侧溜了一圈一览某高校众美女,返回前在附近池塘捉了条蛇,本想把那蛇拿去卖了,但后面还是把它扔了,因为太臭……我插了句:当时那蛇也是这么想的。

oldstage | 2 条评论

佛曰:你——圆满了!

  五一前,我还在为答辩的事发愁不知何时通知Boss合适,Boss却突然先给我打来电话,问我答辩的事怎么办。我突然搞不清是谁要答辩了。原来是研部那边给各位导师发了Email催他们赶紧搞定答辩的事,5月20日是截止日期。
  去北京答辩,颇有点上京赶考的味道。不过人家古人还有娘子的叮咛嘱咐,我是孑然一身。到了北京,把论文打印出来,连致谢和个人简介加起来才50页出头。小D同学把他70多页的论文拿去给他Boss看时,他Boss看都不看,拿起来掂了掂,说:怎么这么少?人家那M同学都写了90多页,今晚你别睡了,回去再多写十几页。再看看自己的论文,捏起来似乎还没我的本科论文厚,会不会毕不了业?纠结到了晚上,终于因为懒,不想再弄了。Boss迟迟未定下答辩时间,而答辩委员的聘书又须提前几天送出,我左右为难。好在最后赶在周五下班前把聘书送出了。
  周日上午,给Boss试讲了一遍,讲了30多分钟,中间有点磕磕绊绊,Boss不太满意,把时间给我限制在25分钟以内。于是晚上对着PPT又大作手术,晚上12点半睡下,早上6点被早起的太阳照醒,7点多起床,8点半惶惶然到了答辩地点。
  答辩时我居然行云流水地讲了20分钟。答辩委员会主席C院士满意地说:节省了很多时间。然后大家提了几个着边际和不着边际的问题。看来各位老师对我这种小朋友还是很照顾的。最后,答辩委员宣读答辩评语和决议,大家鼓掌,一切都那么顺利,我仿佛听到远方的如来在说:你——圆满了!
  不过也不全是夸奖。给C院士送聘书那天,C院士让我把一本论文给他看,我说等我把论文弄成彩打后再给他送去,他说没必要,我也就听话了。结果答辩会上,Z老师就狠狠地抱怨我的论文图片看上去一片乌黑,什么都看不清。
  答辩完毕,去找C院士要论文,年事已高的C院士拿着放大镜照着文章给我指出文中几处错误后让我回去改,论文他要留下。又花了不少时间修改论文,把许多黑白的图换成彩色,最后让文印社彩打。打好送来后发现某图因为颜色太深,对比度完全打不出,只好换图重新打。折腾了一整天,终于赶在回上海前的最后一天下午五点把终稿版弄到手。既然C院士要保留,就有必要给他送去一本修改过的彩打本。哪知送到他办公室时他不慌不忙拿起原先的黑白本说:有个错误忘了给你讲,上次我没翻到那……泪奔啊!最后不得不用小刀粗糙地切了几个纸条把错误的一句粘掉盖住。好在最后拿给C院士看时他看着那边都没切直地纸条说:很好。
  原计划还要给Z老师送一本,但终究是没时间了,最后一天晚上九点多的火车赶回上海。人家唐僧取个经可是风风光光地飞回来,我只能坐着熬一晚动车一脸疲态地回来。人家都说答辩完了该轻松轻松了,我还有三个任务等着我,仿佛唐僧对悟空说:经书我先带回去,那边还有几个妖怪你去打打……

oldstage | 2 条评论

Just do it!

  周三,参加K歌大赛。那是一个高手如云卧虎藏龙的演唱台。
  我报了首《曹操》。在我上台前,除了看过我预演的人,没人能想像出我会怎么表演。轮到我上台了。演唱前我开了个玩笑,说口腔溃疡了一个星期了,不知道能否唱好,大家的高分是我治疗口腔的良药。众人笑。然后,music响起,我握着话筒把话筒架子放斜了狂吼,唱到“月光太温柔”的时候就伸手指天花板,唱到“明说暗夺地摸”时就做了个摸的动作,唱到“东汉末年分三国”时就伸出三个指头……因为是闭着眼睛吼,没看屏幕,结果词唱错了,节奏也一度被打乱。但是,我顾虑不了那么多,只管唱完再说。结果唱完后,掌声空前雷动,鲜花一把把地送上来……
  也许是大家同情我的口腔溃疡,全场唯一唱错歌词抢错节奏的我居然拿了个人气奖。事后,用G同学的话说是效果很轰动。看来此役是彻底颠覆了我在众人中的形象。
  记得08年春节在家的小学同学聚会,是在一个KTV包厢里。那时我唱了好多歌,因为大家都不唱。有个同学就感慨说小学时的我那么害羞……
  害羞,大概是因顾虑而产生,顾虑我们那些虚无缥缈的形象。其实大家都忙,谁有心思去琢磨别人那点形象?虚无缥缈的东西都是浮云。如果我们的生命突然明天就没了,那我们是不是今天就让那些妨碍我们做事的性格缺陷见鬼去呢?如果这样做是很有道理的,那我们又何须等那个前提假设成立了才去做呢?就像NIKE的广告说的,“Just do it.”
  其实对于我来说,连我所做的事都像浮云。有点像梦游。

oldstage |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