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6 ]



最近有点诡异

  我真傻,真的。我单知道落后的城市里才会有小偷和罪犯;我不知道上海也会有。我一清早起来下了楼,看见两个陌生的青年站在电子门外。我走近电子门的时候他们就凑上来按电子门密码,我故意等了几秒想等他们按开,但他们没按开,我想该不会是外人吧?不太可能是小偷吧?于是从里面开了门出来了,回头看他们,还在按密码,但门是锁不上了——他们已经控制住了。结果,下午4点,C姐通知我宿舍检查有没有丢失财物。我回到宿舍时,隔壁的隔壁的隔壁的隔壁家阿公指着我宿舍门边墙上的脚印说,阿婆看见两个人想开我宿舍的门,又指指上面已经被扯开的窗纱说他们可能钻进去过……开门进去后,一切原样,反正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其实我担心的是他们可能会把我刚整理打包好的衣服弄乱。
  话说前几天某地发生了惨烈地铁相撞事故,两天后,Y老大在他的日记里说,那是他乘坐的前一班地铁……
  上个星期的某天晚上,偶然点到一个Michael Jackson的演唱会视频,居然很有耐心地看完了。昨天又不小心点到这家伙的视频,没有耐心只看了十多分钟,那个场面之轰动只能用恐怖形容——阿杰哥刚开吼没几分钟,台下的工作人员就忙起来了——忙着把陆陆续续因过度激动而现场晕菜的杰迷抬出来送上救护车。估计预先停在场外的救护车也排得很壮观。今天,我一反常态没有先开网页,而是先登了泡泡,结果泡泡弹出了我今天看到的第一条新闻:昔日美国歌王迈克尔-杰克逊因心脏停止跳动在洛杉矶逝世。
  最近还是不要乱看歌星们的视频了,以免人家遭殃。

oldstage | 2 条评论

杂乱无章(2)

  BOSS给我的活干得七七八八,我很想说差不多了,但似乎还有一件活没完,但目前没有资源,我只好悠闲地干等。坐在电脑前突然不知道该干什么。就像小李说的,我上网,除了挂BBS挂Q检阅一遍邮箱上开心网收一菜偷一下奶,似乎就没什么可做的,连新闻我都懒得看了。想当年,上网对我来说是一件多么神奇的事情,现在就像例行公事。看来我原本就是个没有情趣的人。各位看官如果哪天发现我到40岁还在打光棍,请不要奇怪——这说明你该起床了。
  一个月前,我还没有开心网的帐号。我以为那是年轻人玩的东西,我老人家还是不要入流的好。结果X同学一过来就狂吹那东西有多好玩多好玩,并强行帮我注册了一个帐号。结果之后我一发不可收拾,靠偷菜成了暴发户。而且我发现我的同学们绝大多数都在这个网上,汗……再后来,该网上有一投票选自己年龄,结果80至84出生的居然是主力。
  前天去一老同学那请客。同学点了几道菜,其中一道是泡椒鱼头。不过他点菜的时候我开小差去了。等鱼头端上来时,我盯着那道菜看了半天,问了句:这鱼怎么没有尾巴?
  H同学走了,其他几位有的去广州培训了,有的不饿不想吃了,有的等师弟来。晚饭只有我和Z博士一起去吃,氛围冷清而凄惨。水果发的是桃形李子,Z博士不想吃想扔了,我说给我吧。Z博士说李子吃了会伤胃,我说不吃会伤心。
  这年头,李子越来越像桃子,桃子越来越像南瓜,非主流越来越像鬼,只有鬼才知道他自己像什么。

oldstage | 2 条评论

又见毕业

  逛母校论坛,赫然看到师弟师妹们的毕业聚餐照片冲上了十大。那些照片里师弟们占了大半江山,摆着各种各样的醉态,一如当年我们的样子。是的,毕业了,谁管谁失态呢?反正也是最后一回了。只可惜当年我没有陪弟兄们一起失态,我伪心地伪装起来了。罢了,有些事过去就过去了,还是不要后悔的好。师弟们狂妄地自称“黄金一代”,我没有接触过他们这一届,但无论如何是有些不爽。算了,随他们狂去吧。
  前两天GW同学说等我们离开那天到火车站送我们,我们说不必了。H同学说怕到时候她要哭哭啼啼的,那就有得尴尬了。她说她从没送别过同学。我跟她说,每年毕业的时候,南京的火车站都很热闹,每天都有一批批的大学毕业生来到火车站送别他们的同学,集体哭,集体唱歌,很多拥抱,很多挥手,很是壮观。
  上周,小李同学打电话来,说他这个月12号答辩,等答辩完了过来找我狂欢,白天出去逛,晚上交流星际。今天是13号,又刚好是周末,他终究是没来,而过了周末我又得开工忙活了。算了,也许他昨晚正和他的弟兄们一起狂欢,一起喝醉,今天也许在睡个天昏地暗。如果他把这机会浪费在我这,我想他将来也许会后悔的。
  两个月前听到一首歌,叫《青春大概》,那时我在想,也许我已经没有资格去谈论青春了。我已是个奔三的人了。昨晚想起这事时,偶然瞄见镜中的自己,突然有点不认识自己。
  人生苦短,聚聚散散,一波又一波,我们需要在每一站都留下点悲伤吗?

oldstage |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