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0 ]



神侃

  晚上,大伙一同聚餐。吃饱喝足了,一伙人坐着聊天。大家感叹工资太少,买房怕是遥遥无期,大伙琢磨着一起凑钱买房,结果发现10号人凑起来的钱只够租房,还不如去摊煎饼。一说起煎饼,大伙热血沸腾,兴奋地出谋划策起来。有人说要和后勤搞好关系;有人说要把守好各个关口,有人来捉了赶紧跑,到时看见Lan同学满院的跑一定很壮观……有人说应该让保安们免费吃,这样就不会有人来捉了;有人说应该请我们的顶头上司来吃,有他站在旁边谁敢来赶我们;有人说应该请美女X同学做形象代言人……有人说要打点广告,找刘翔来拍,在刘翔飞跑的时候Lan同学从后面杀出迅速赶上,只因前面有个煎饼;有人说应该让刘翔跨过肯德鸡和麦当劳,最后到了咱们的煎饼摊前跨不过去了;有人说为了打开市场扩大生意,让最前面十位免费吃;有人认为应该让最后面十位免费吃,这样就会不断的有人来;有人说应该扩大种类,搞个九层熟的八层熟的七层熟的一排下来,再搞个4寸大的5寸大的6寸大的再一排下来,不过马上有人指出问题所在:有客户来的时候我们就得问“客官,请问您是要九层熟的还是八层熟的还是七层熟的……”,完了接着问“你是要4寸的还是5寸的还是6寸的……”,没等问完客户走了。有人说咱们得组建一个正规军,搞个党委,安排好各个人的岗位,于是现场大略安排了一下:这个当经理,那个当书记,这个当企业规划人,那个做后勤主管……分配完岗位后发现唯独摊煎饼的岗位上没人。笑完了大伙离席,到了外面继续聊。有人说要给咱们的煎饼摊选首摊歌,《穷开心》似乎很不错,我说《喜唰唰》也不错,可以一边唱“喜唰唰喜唰唰喜唰唰”一边拿把刷子在煎饼上刷酱料,Lan同学甚是同意,说可以一边卖一边对客户唱:“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

oldstage | 2 条评论

2009年10月14日

  中午吃饭,我们一伙人打完饭围成一桌,整个桌子都是我们饭团的天下。另有四个坐在另一桌,分流了一部分人口压力。快吃完的时候,F同学问为什么她们几个没过来坐一桌,S同学说,人太多了,空间不够了吧。我随口回了句:挤一挤总是会有的。然后大伙沉默,只有正在吃饭的S同学和吃完饭的F同学在笑。大伙被笑得莫名其妙。Lan同学刚出去打完电话回到座位上,问S同学笑什么,S同学说想起一个关于《满城尽带黄金甲》的笑话。

  吃完饭,在回宿舍的路上,Z同学大发了一阵情骚,让所有人都汗了一把。午觉过后,他发牢骚说嘴巴疼,我说你上火了吧?他说是的。我说你不是上火了,是被欲火上了。

  晚上去吃饭,Z同学说他们几个在楼上闲来无事,一起欣赏了Liu同学的结婚录像。Z同学感慨地说,看完录像,感觉婚姻真是爱情的坟墓啊。吃完饭的时候,Z同学突然目光呆滞,眼望前方,喃喃地说:问世间情为何物……我顺着他的目光望去,看见不远处坐着一位心宽体胖的大妈,正背对着我们独自一人幽幽地吃饭。

oldstage | 2 条评论

60周年国庆

  因为没钱回家,我成了留守非儿童。Leader看见了说那你就过来值班吧。就这样,我光荣地成了国庆大假期间坚守在岗位上的劳动者(T_T)。好在值班室有电视播着,阅兵大典还没错过。不过CCTV的导播估计还是那个奥运御用导播,那个全国人民都想把他拉出去tjjtds的导播,该放大场面镜头的时候他专门搞特写,群众表演的时候他去拍马屁。

  阅到飞机方阵的时候,门外传来一阵马达轰鸣声,有人叫了声“飞机来了”,大家呼啦啦一下全跑到门外看天空,搜了半天没看到一架——估计是空调的风机开机了,或者是有辆车刚跑过去。大家扫兴归来继续看直播。两分钟后,几排战斗机真的从西边的天空划过去了。

  晚上,焰火晚会继续直播。不过我们地理位置不错,远远地可以看到天安门方向打得比较高的焰火。真实的焰火果然比电视上的漂亮多了。现在的焰火厂家真是越来越有才了,笑脸、鸽子、60、蝴蝶的焰火形状全弄出来了。快结束的时候,全体Core们到广场来与广大群众一起载歌载舞,这其中有第三代代表人物(简称三代表),不过走路已是颤颤巍巍需要有人扶。幸好音乐节奏还算缓和,要是这喇叭里突然传来一阵Mikle Jeckson的劲爆音乐或者来一段周杰伦的《双截棍》,那还不得把老人家折腾到骨头散架?

  中午在网上看到朝鲜也举办了60国庆大典。朝鲜的人民兵果然有才啊,正步踢得极有弹性,女兵方阵踢正步的时候那只能用“花枝乱颤”形容。中国的正步是踢着前排的小腿肚走的,朝鲜的正步是踢着前排的屁股走的。我听不懂韩语,不过我总觉得那些方阵似乎全都欠了电视解说员的钱,要不然解说员的解说能如此激动还带点哭腔?不过人家就算踢得再烂,那拍摄水平也比那奥运导播强。奥运导播们,学着点!

oldstage | 2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