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2 ]



2009年年末

  上星期某日,小黄同学跟班。虽说有空调,但办公大厅里大伙都穿长袖加毛线,只有小黄同学穿件短袖T恤外面套一件无袖毛线衣招摇过市。LT同学说你怎么这样穿啊像个欧洲人一样。小黄同学说我没长袖只能这样了。ZW同学说等你有了女朋友你就有了。小黄愣了愣,问道:你的意思是说女人如衣服?

  周日去逛某书店,兜了半天,终究是觉得自己没耐心看书,一本没买。倒是被两个做调查的MM逮住了要填问卷。临走时在出口附近的流行书架上看见一本书,书名叫《世界是平的》,我的芳心蠢蠢欲动了一下;又走两步,看见另一本书名叫《世界是弯的》,我恨不得飞起一口唾沫把它啐到门处去……

  科室里来了两个来自东南亚的老外,一中年男和一老太。两老外的英语听起来真费劲。不过这也使我第一次能在老外前如此自信地讲英语。两人的名字发音也很古怪,女的念富仰,男的念查菜,不过我和小N同学背地里分别称为菲佣和炒菜。

  和两老外一起在食堂吃饭,小N说查菜生日快到了,让我问问他那生日有什么习俗。查菜用不流利的英语对着我叽咕了半天,大意是说早上会怎么怎么的,晚上会来个家庭Party。说完了,小N问我有什么习俗,我说:“吃饭。”小N忍不住笑,说:查菜说了半天,你两个字说完了。后来查菜又说了一遍,我才听明白原来早上是要给钱给僧侣。

  和查菜同志聊天,他说他们单位英文简称叫TMD,我和小N在一边默默地流汗。

oldstage | 留下评论

向南走向北走

  前几天,有幸弄到一张看演出的票。于是那天晚上我和几个同事去看演出。演出进行到某个节目,主持人预先通告我们这个节目是讲述与一则短信有关的感人故事。我们看啊看,演员们演啊演,背景大屏幕播啊播,就是没看出什么和短信有关的东西。突然,一个穿白色吊带裙的美女飘至舞台中央,两手张开各挥舞着一扇白色翅膀,惊艳无比。我莫名其妙不知道她是要演天使还是鸟人。幸好我眼力好,发现那翅膀上装饰的几个小图案原来是信封的图样,紧接着大屏幕出现手机和挥着翅膀的短信图案——我情不自禁脱口而出:哎呀,原来那鸟人是在演短信!接下来,白衣美女下去了,舞台上一众演员继续演出阐述短信发出之后的故事。然而就在故事快收尾的时候,那条“短信”又挥着翅膀飘至舞台中央,全剧来个回映手法,灿烂收尾。至今想来,那节目应该是说那条短信最终没发出去或者有人回复了吧。

  新来的小N同学被派去给老外接机,昨日凌晨5点多跑去机场等了一上午,被告知老外还没上飞机。今天,小N终于把老外接回了。问起老外没上飞机缘故,老外说,前天晚上他去找领导,领导问他你怎么现在不在飞机上?他当时有如五雷轰顶——晕掉了。

  晚上,我去北食堂吃饭。去得晚了点,但总算有点能吃的菜。吃到一半的时候看见DQ同学和Z同学进了食堂,和我打了声招呼,向打菜窗口走去。过了一会,两人空手往回走。我问他们怎么不吃,他们说没有能吃的菜了,去南食堂瞧瞧。说完两人向食堂门口走去。我继续低头吃饭。又过了两分钟,T同学进来,我问他怎么来这么晚,他说:刚去了一趟南食堂,发现那边没什么可吃的,只好来这边瞧瞧。

oldstage | 2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