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3 ]



W君轶事(1)

  周五晚上,W君在电脑前若无其事。旁边的电视无声地放着体育频道的花样滑冰的比赛。L姐在一旁看得津津有味,看着看着,便对W君说了句:“你看,人家滑得多漂亮!你能滑得像人家那样漂亮不?”W君淡淡地说:“我能摔得比他们漂亮。”
  小曾和小戴约了W君第二天去逛街。W君犹豫了半天,答应了。大家说好上午十点出发。第二天,W君早早起了床,吃了早饭,无所事事地等到十点,小曾起床了。又过了十多分钟,小曾洗漱完毕,小戴发来短信问起床没。W君回复说:就等你了,出发吧。小戴回复说:我刚睡醒……
  终于等到小戴也洗漱完毕。由于起床拖拉导致出行时间推迟,小曾提议先去食堂解决午饭再出发,W君和小戴欣然同意。三人来到食堂,此时离十一点还差几分钟,午饭还没开卖。不知道是因为周末还是因为没到点,食堂里冷冷清清。
  三人在食堂里原地溜达磨到十一点,窗口开饭。小曾很快打好了饭,端到后面找座位去了。W君看着几道菜,没找到含叶绿素的,点菜犹豫了半分钟。打完菜,W君端过菜盘找小曾,发现小曾往很远的靠墙的位置走去。W君跟过去,远远地就皱起眉头问道:“怎么找了个这么远的位置啊?!”小曾找了个有阳光的位置坐下,说:“这有阳光。”W君甩出一句:“你就是个欠日的家伙。”
  吃完饭,三人出发前往地铁。路上小戴八封了一下,向W君透露了几个同级同学已经通过姐弟恋实现了脱光的事。W君想起不久前自己刚被一美女姐姐拒过,胸中一口闷气无处可泄,只能捶胸顿足。上了地铁,发现没有座位,三人站在一块闲聊。过了几站,旁边座位上有两人出站了,小曾马上向W君示意有空位,结果W君反应迟钝,还没来得及作出响应便被另外两人把座位占了去。W君于是假装淡定地说:“算了,没几站了。”一旁的小戴对W君的淡定钦佩无比,对小曾说:“你看这觉(jiao第四声)悟!”
  来到目标站,三人出了地铁,钻进了最近的服装商场。周末的商场人山人海,进出口处人潮人流。在这种热闹的地方,商场是不可能只有一家的。于是三人从这家钻到那家,从街那一边又绕回这一边。路上来来往往着形形色色的男男女女。偶有高个女揽着比自己偏矮一点的BF从旁边路过,惹来三人侧目;偶有矮个女披着长长厚厚的外套,外套下挂着两条裹着半透明丝袜的腿,惹来三人一阵唏嘘感叹。路过某商场某女装店的时候,三人发现此店人气超高,正不知为何之时,W君看到店外一屏幕正播放某明星代言广告,细瞅一下,那男星乃陈冠希——原来如此。
  花了一个下午,三人把周围的服装商场逛了个遍,早已累得想趴下。五点多的时候,三人打道回府,唯小戴斩获两件衣服。回到府中食堂吃饭,小曾一边吃菜一边为空手而归一事闷闷不已,突然发作大叫:“我要脱俗!”一旁的小戴关切地问他怎么了,W君告知:“他说他要脱衣服。”

oldstage | 留下评论

下沙长城

  周六,有幸陪两外宾到长城一游。老外时间挑得真好,那是一个黄沙漫天飞舞的日子。看天气预报说那是个晴天,温度6~8度——后来的确也晴了,不过是下午;温度也的确有这么高,可惜是在城区里的。八达岭那片地方是0度,后来还飘了几片零星的雪花。其中一位外宾从澳大利亚过来,大概是没从南半球的盛夏中回味过来,以为套了件风衣就能当冬衣,到了八达岭才发觉风大得能穿透三层风衣。身体受点冻是注定的了,但那稀稀落落的头发要是也被吹跑了那可是没得补救啊,于是他赶紧找个小店买了顶帽子套在头上。店主给他开价30,他没说一句直接掏钱了。本来还想帮他砍一下价,想起当年人家老外入侵抢走我们多少财富,咱中国百姓难得有机会反宰老外一把,于是砍价念头作罢。

  爬上长城的时候,风呼咧咧地吹,周围和天空一样昏沉沉,略带黄色,500米以外的山头就看不清楚了。沙尘暴是周五下午开始到达城里的,经过一夜的沉积,城砖上落了一层黄土。如果这时游鸿明拿一把麦克风站在长城堡头苦大仇深地唱一曲《下沙》,一定别有风情。“……天空啊下着沙,也在为我牵挂,把爱葬在沙里,还有你的消息……”,这是要经历怎样的沙尘暴才能写得出的境界啊!

  在爬长城的一路上,发现所有的城砖都被刻过,各种各样的名字布在上面。呵呵,中国人的陋习,不知道是不是孙大圣教坏的。其实这个刻字留念没多大意义,因为中国重名的人太多了。就算你的名字起得再稀罕,也总会有被重名的一天——除非你把自己改成和某名人同名,那样被重名的机会会少一点,比如梅超风;或者改成很特立独行的名字,比如梅川内酷。也可能某一天一个和你重名的后来人突然变得臭名远扬,于是之后每一个看过你刻在城砖上的名字的人都会唾一口沫。

  爬到最高的一座堡头时,发现堡头封闭不让上。于是众游客扎堆在堡头前看风景、拍照、打电话、聊天。我用老外的相机给老外们照了个相,为了避开其他游客,照的时候还特意把相机抬得老高。拍完了找了个游客帮我们合影。那游客可没顾虑那么多,三下五除二就按了快门。相机拿来,一看拍照效果,一张彪悍的大妈脸占据了左下角四分之一的篇幅,两道胡须清晰可见。

oldstage | 留下评论

人生无常

  最近,一同事突然请假。昨晚我才得知是因为其夫人突然病逝。小N同学很惊讶我会知道得这么晚,因为前天与同事吃午饭聊天的时候他们已经在聊这件事。只不过那时的我在开小差。

  这个世界每天都有人离去。最近一段时间地震不断,一瞬间就是几百上万条生命。只不过没发生在身边,我们就不会感觉到如此震撼。人生无常,就像是上帝掷的骰子,不经意间就落在我们身边。我们还在为财富孜孜不倦,还在为爱情挑三拣四,还在为职位处心积虑,还在为鸡毛蒜皮揪心发怒,还在为灯红酒绿醉心不己……其实,就算人生无常,我们又能如何?因为有的人是为生活所迫,该做的事还得做。穷苦的人生总有些无奈。只不过有的富有者永远不会满足,追求的内容已经偏离了重点。其实人生无常起来的时候,谁都是一个样。生不带来,死不带去。

  我所能做的,只有隐忍无奈,等待将来的某一天。

oldstage |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