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10 ]



办理通行证小记

  没想到我也有要办港澳通行证的时候。

  昨天下午,监护人上司不在,只好找监护助理签字。若不然就只好等星期一了,因为周末就没人给我签字了。今天周六,出入境办事处仍然是值班的。本来打算早点去的,结果一觉睡到9点,起个床上上网,又磨到10点,再磨就只好下午去了。于是收拾各种证件表格复印件,直奔海淀出入境管理处。

  到了此管理处,发现人狂多,那个队伍从东边大厅排到西边大厅去了,有将近四十米长。我进门一看,旁边有个咨询台。我掏出一张去年打印出来的两寸头像照问这照片合不合格,咨询顾你拿到照相交费处问问吧。我拿着照片来到照相交费处问,收费员说你到办理柜台问问吧,然后又补充一句:要是不合格过来交费30元补一张相片。我拿着照片来到柜台问,办公人员说可以用的;我补充一句说这是打印的,她拿手指往照片上一刮,照片上我的一块肩膀没了,然后她说此照不能用,去交费补一张。那时我在想是不是该抽自己一嘴巴。无奈,只好乖乖交费,照相,贴好照片,默默地走到队伍的尽头……网上说这个队排得挺长,其实走起来也快,因为是三个窗口同时办公,队只排了列,大概半个小时就排上了。我看着将近四十米长的队伍,几分钟过去也没挪动一点,心中十分怀疑半个小时的时间能否排上。可能周六就是这样吧,上班的人才有空来办理,现在不排后面会一直有人的,还是硬着头皮排吧。一个半小时过后,我还没能排进东大厅内,回头一望身后,只有十来个人。我两眼汪汪啊……早知道就找个地方坐着等好了。又过了半个小时,终于轮到我了。我赶紧把所有材料递上。办公人员迅速地扫了一眼我的材料,给我的表格和复印件盖上章,正要进行下一步操作,突然顿住说:“你怎么办的是逗留?不是要去旅游吗?对不起,我们这办不了这种通行证,请到雍和宫那边办吧。”我收拾好所有材料,再次两眼汪汪地离去,此时已是下午一点多,我午饭未吃……

  走出门外,买了根玉米,踏上前往雍和宫的公交车。在车上把玉米啃了算作午饭。到了雍和宫出入境管理局,进去后发现寥寥几个人在排队,内心泛起一阵酸楚。早知道上午就直奔这了。排了一会队就轮到我了。我再次递上材料。办公人员仔细审核了一番,突然又顿住了,说:“这签字的人我们这没记录,你得回去重新找指定人员签。签好了周一再来吧。”我再次收拾好材料,两眼汪汪地离开……

newstage | 留下评论

2010年10月12日

  前些天,与几位同学去打羽毛球。订了两个小时的场地,才打了一个小时,大伙就集体累趴了。上场的时候互相推让。想起去年,个个生龙活虎。小宝同学号称“永动机”,能以极快的速度从后场突到前场救球,能从前场迅速退到后场并把球抽回对方后场,能让对方扣杀到累死依然没丢球……现如今只有感慨年纪大了,大家都老了。说起小宝,这哥们最近刚当了爸。之前还是准爸时期,他一边担起博士学业,一边扛起了持家重任,如果说那时的他是一个保姆,那一定是有史以来学历最高的保姆。那时他严重脱发,以至于后来全成光头。现在他家姑娘在千里之外的家乡休养,他的头发也在秋风的抚慰下开始茂盛起来。由此可见头发与媳妇是不能共存的——他的头发肯定是被媳妇给拔光的。
  小宝累了就坐在一边玩弄起他新买的手机。折腾了一阵之后便向我介绍他对手机的研究进展:最近刚把手机系统破解了,以后装软件就不需要签名了;顺便把屏幕解锁方式改进了一下。说完他向我演示了他DIY的解锁方式:按下某键,黑色的屏幕亮出一幅美女图,下身一条牛仔裤,上身只留一件bra。用手指按住bra部位并拖动至下方,伴随着bra图片的移动,屏幕解锁了!不过各位也不必激动,因为bra图片移开后看到的还是bra。
  昨晚吃饭,又遇见小Z,而且是和一位美女在一起。话说他前一阵刚和一位叫小Ting的美女闹了矛盾,没想到这么快又有美女相伴了,这女人缘好得让我各种羡慕嫉妒恨。吃了一会,我想打个馒头,正好借机走近瞧一瞧美女。结果走近的时候,那美女一回头对我打了个招呼——哎呀,这不是小Ting吗?!一个大问号直接把我击晕了。
  晚上回去,面对着空空的宿舍,独自惆怅了一番。小Z床架对面的桌子上摆着几个葡萄,那是他中秋那时洗了吃剩的,现在已经成了葡萄干。洗完澡后已是一点多,累啊,躺在床上很快就睡着了。今天早上8点醒来,穿衣刷牙洗脸穿袜子,突然想起了什么,又把袜子脱掉,涂上达克宁护脚霜,再穿上袜子鞋子,出门上班。劳累的一天又开始了。

newstage | 留下评论

2010年10月6日

  H同学与Lily同学聊男女感情。Lily说:“我告诉你哦,女人是一本书……”H同学拍案而起说:“我告诉你哦,男人是一本电子书。”

  世上本没有地铁,挤车的人多了也就有了地铁。

  中午在某店吃桂林米粉,电视里在播放某古装神话港剧。男主角说:“世间正是有了爱才能如此多彩,正是有了情才能如此浪漫……”我差点把我舌头一口咬下来。

newstage |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