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12 ]



人在香港(五~六)

(五)
  某个周末,去了趟长州岛。
  先是坐天星小轮来到中环码头,再换乘另一渡轮前往长州岛。地图上看起来就那么点距离,那船却跑了一个多小时。本来以为长州岛很小,可以沿着小岛岸边逛一圈。然而出发的时候是三点,到达时已是四点多,逛一圈是不可能。不过到了才发现,即使是花一天,也未必能把这一圈转下来。算了吧,瞎转呗。于是从港口沿着岸边向西走。事实证明我的方向是选对了。没一会我就看到西边远处虽然还挂得老高的太阳下已有一些暮色的海面,夹在远方两个小岛之间,映着金光,意境甚佳。再走走就到了最西边的石礁,二三十号游人稀稀落落地坐在石礁上对着西边的落日拍照。我就这么瞎打误撞来到了这个最佳观日落的地点,赶上了最佳观日落时间,完整地看了一回白天的谢幕。
  看完之后,想要继续前行,发现居然没有路了。而对面的另一片石礁上确实是有人的。其实主要是两片石礁之间有一片浅滩,一直伸到某私人的领地,而这个领地的周边已用铁丝网围起。想要过去只能抓着铁丝网踩过一道窄窄的墙头,那上面还嵌着一些玻璃,只是露出的部分已被踩没了。其实我过去那会天已近黑,对面石礁上的人早撤了。太阳下山已有一个小时,暮色却迟迟不肯全退。东边一面不太圆的月亮已经翻过了山头,在暮色中既不发光也不暗淡,就这么静静地挂在这片浅水滩上。然而我却不能再去欣赏这美景,再不回去恐怕连路都看不见了。这里的道可是没灯的山道,两边只有树,树里面已是黑漆漆一片,胆小的人可以不废力地想像到任何场景。我就这么一个人在这黑漆漆的山上摸索前行。其实在到石礁之前曾经在路边看到一张地图,在山的南侧某处有片公墓的。我走了一会一直没遇上,心想大概已经过了。我想当然的以为这片公墓不会在路边。突然遇到一个岔路口,一边有灯一边没灯。有灯的路是向下的,而没灯的路的方向还是沿着山顶。我还想多走一会,于是选了没灯的路。结果,走了几十米,看到一片墓碑;再走几十米,看到一火葬场;又走了几十米,又看见一片墓碑……我心说这没完没了的也太吓人了,于是转头往回跑。回到岔路口那转入有灯的路,终于走回了山下居民区。此时肚子唱空城已有一段时间,然而路边的店消费门槛都不低,我只好找了一家甜品店买了碗紫米露。回到港口时发现港口对面还有家M记!万能的M记啊!强大的M记啊!在这荒凉的小岛上居然还能看到这种店!来到点餐铺前,一看头上,巨无霸套餐25块,心说还好还好,没有坐地起价,M记真有良心。点过付帐时,收银MM说要20块,哎呀哎呀……
  返程时,忍痛花了两倍的价钱坐了快船,只用了半个小时就回到中环码头了,果然物有所值。
  
(六)
  据网上说,香港人民很单纯,买东西时给钱不能随便给零头,得给整的。结果我真见识了一回。那次在旺角买了两个糕点,总共14块,我先递上一张20块钱,她接过并准备摸出6块给我,我不慌不忙又递上4块钱,结果她蒙了,过了好几秒才给我找回余额。当然这种情况也不是很普遍,超市的收银员还是能应付这种场面的。
  香港是个有品味的城市。弥敦道两旁有众多的装修华丽的店铺,有大品牌服装店、珠宝金饰店、名表店、香水化妆品店……那些化妆品店能让你走到哪都能闻到香水味。有的店里时常放着音乐,一般是欧美曲风。那天我在弥敦道上逛着,突然就听到旁边的高档首饰店里传来一阵天籁般的歌声:“……那一夜,你没有拒绝我……”。我的骨头瞬间酥软了。
  刚来的时候看到某条道上有家店牌很大,写着“香港仔鱼蛋粉”,看来这鱼蛋似乎是个很有名的本地美食。我心说莫不是拿鱼蛋来打碎了或重加工做成的美食?后来去吃,菜单上显示那鱼买粉是招牌菜食,我于是点了。等送上来一看,一碗河粉中摆着几条菜和几个白色的丸子,完全看不到鱼的蛋。不过那汤倒是挺白,我心想可能已经磨成粉做成绝佳的汤了。尝了几口之后,依然没找到特别美味的感觉。后来看某书介绍香港美食,提到湾仔有一家店的鱼蛋粉很不错,点时要说明要手打的,不然只能吃到机打的鱼蛋。于是某个周末,我去找了那家小店。当时是午餐时间,门前有几个人在瞧着门口贴的菜单,里面早已坐满宾客。我心说此店名气果然不小,居然能需要排队才能吃上。我先犹豫要不要换一家,后来心一横就往门里问了一句还有没有位置。店里的跑堂伙计一看我是一个人,马上招呼我进去坐,愣是从一对情侣旁给我挪出一个位来。我按照书上的说明要了碗鱼蛋粉,末了还问了伙计是不是手打的,伙计说是手打的,结果刚说完不到五秒钟,就给我端上来了。我一看,还是几颗白色的丸子加河粉,汤有点白。再一尝,还是没找到特别的感觉,心中充满了疑惑。周一上班,我问William喜不喜欢吃鱼蛋粉,William说喜欢啊。又问鱼蛋是怎么做的?William说就是鱼肉和淀粉一起加工啊,说完打开google给我查,其中一页是鱼蛋的维基百科,上面写着:魚蛋係香港一種地道小食……中國大陸就叫佢做魚丸。
  C姐初到港,在我的指导下,她在机场买了张八达通卡并乘机场快线到了市区。次日是周末,我带她去某地游玩。出发前在地铁自助查询机前了一下余额。那查询机很人性化,把卡放在上面就能显示最近10次的消费额度。C姐说她只刷过一次,就是坐机场快线那回。她把卡放在查询机上时,屏幕上第一行末尾显示100块,第二行显示90块。我目瞪口呆:我坐机场巴士到市区还得花32块呢,这机场快线居然只花10块!查过后,坐渡轮前往目的地,刷了十多块。玩了一个下午,傍晚又乘渡轮回来。过机闸时C姐的卡居然刷不过。工作人员提示说卡里没钱了,我说怎么可能她还有将近八十的余额呢。C姐无奈只好从旁边通道掏现金过。后来再去港铁里查,C姐的卡里余额居然是负数。我这才明白之前看到的90块就是机场快线到市区的交通费用,顿时心里平衡了。
  周日逛街,从海港城出来,一个女士在某圣诞饰物前摆着POSE,前面一个中年男士端着一个挺专业的单反,猫下腰身瞄向女士,屁股早已翘起。临近圣诞,各大商城都装点得很漂亮,到处都有游客在拍照留念,我早已习以为常,于是继续向前走。走到近旁时,男的开始喊:一……二……没开机!

newstage |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