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3 ]



我的风筝我的风

  三八节是个好节日。
  为了哄女孩子开心,团委组织大家于三八节前一天中午去放风筝。那天的风挺大,也挺飘忽。一群青年男女来到操场上,开始架起风筝。那些风筝很古怪,有的风筝骨比较长,搭在风筝后面会弯成弓形;有的则是直挺挺的。有的说应该搭在风筝背面,有的觉得应该搭在前面。至于谁对谁错,放一放就知道了。俗话说不管黑猫白猫,逮得住老鼠就是好猫。只要能让风筝飞,它就是系在风筝尾巴上也是对的。
  搭好了风筝的已经开始拿去放了,一般都是男的拿着绳子跑,女的看着笑。那风筝总是眼看着迅速爬升,突然一个180度旋转就栽到地上,就像股市里熊追牛。还好那风筝耐摔,捡起来还能继续摔。于是操场上就是这么一副景象:几个硕士博士拉着风筝满场跑,风筝在空中呼啦啦地打着转,还有一群硕士博士看着笑……嗯,弱智儿童欢乐多。
  以我的理解,放风筝是不需要跑的。于是我就站在原地一点一点地放线,风筝就一点一点地上去了。上面的风常常变向,风筝忽左忽右,我也拉着线左右移动,基本上这风筝就上去了。不过也有一回风筝旋转180度直栽地上。捡起来一看,风筝基本没走样,不过再也没能成功上去过。
  玩了近一个小时,活动结束,大伙陆续散去。只剩下我们几个赖着不走的人接着放。风筝只留下两个。FJ同学拿着一个,还在孜孜不倦地满场奔——大伙都说他是个很有个性的人;我手里拿着一个,线长是其它风筝的三倍,风筝在高空的另一端。RT同学看着高高在上的风筝,说想感受一下风的力量,于是我把线递给他。他说,小时候,风筝对他来说就是一项田径运动。
  不一会,FJ同学的努力奋斗终于也有了结果,但是线的长度限制了他的风筝高度,我心中暗表同情。又过了一会,只见他两手空空地走过来,CH同学问:风筝呢?他说:飞了。CH同学又问:线呢?他说:跟着风筝一起飞了。嗯,他果然是个很有个性的人。

(外一篇)
  中午集体外出吃自助。吃完回来,路过一辆电瓶车,H同学一边走一边盯着车说:好车。往前走了两步后,H同学突然冒出一句:要是改装成兰博基尼,开在路上一定很拉风。大伙表示这主意不错。又走了几步,H同学又说:不对,应该把手扶拖拉机改装成兰博基尼,那发动机的咆哮声绝对给力。
  大伙走上天桥,底下车流来来往往,H同学伸出手掌,顺着车流缓缓挥动。ZH同学问他:你在干嘛?H同学回道:表演魔术。
  大伙穿过一院子,旁边是院子的围栏。围栏的另一边有座古典的建筑。GZ同学问:隔壁是什么?ZH同学说:是动物园。GZ同学说不对,那不是动物园。想了一会,又说:哦,是动物园。CY同学说:是不是找到了回家的感觉?
  来到另一院子,经过某条道时,看到道的另一头有一堵墙,墙后面是几栋老楼。GZ同学感觉似曾相识,问是何地。ZH同学说那就是我们院子的南墙,翻过去就到了。H同学说:可惜,没有翻墙软件。

newstage |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