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9-16 ]



人在蜀中

  为了蜀国的大业,我来到了蜀中。不过此行被安排在市郊某高校。
  安顿好后,与舍友同游周边。走在大街上,只见大街两边熙熙攘攘,小店生意红红火火,大街中间车来车往;路中间的交通红灯像霓虹灯一样,映在司机们酒绿酒绿的脸上。偶尔会听到背后传来一阵马达咆哮声,我一个本能回头,只见一辆红色的车从眼前闪过,前方红灯还没来得及转绿……哦,那车是三个轮的。
  有大街的地方就有小巷。走进小巷,我心中暗暗惊呼:这究竟是神马一样的地方!?以30米为半径,能不小心圈出三家超市;以300米为半径,能圈出三十家超市。其繁华程度绝非纽约之流可比!有好几次,我被停在路边的小车车标给亮瞎了眼。你无法想像,我第一次见到众泰、长丰、昌河、双龙、双环、传祺、秦川、美日等这些车标时,内心是多么的震撼!虽然我此生听说过阿诗玛的盾,见过烂簸箕泥,但彼时彼刻,在这些车标面前,我依然热泪盈眶。纵然是在迪拜,你能见到这样牛逼的车标吗?纵然是迪拜王子,他拥有这样拉风的车子吗?
  时值新生开学没多久,一到吃饭时间,满校园穿着军绿的新生到处乱闯。晚饭时间,生活区的校园小道上摆满了各种社团招新的摊子,绿色的新生们围观驻停来往穿梭于其间,把社团的摊子烘托得像一坨坨大粪,与旁边的食堂相映成趣。这勾起了我多年前的新生回忆,青涩而忧伤。唉……校园里就是好,没有城管,可以随意摆摊。
  次日,与几位同僚相约到外面吃饭,尝尝本地口味。一行人在小巷中兜了一大圈,最终选了一家不起眼的干锅店坐下,选择理由是它有空调。点了菜后,服务员把干锅端上。看着锅边一层暗红色的油,大家热泪盈眶:在这物价飞涨的年代,中地沟油依然挺住压力,坚持不减料,争取给广大老百姓带来实惠。
  蜀国大业已经开始。我和同众同僚开始每天穿梭于高校内外。每天,大家都会穿过校门前那条车不多却充满激情的马路,来到某教学楼中,搭乘电梯上到顶层的六楼。那电梯似已有些年头,关门的按键键帽早已脱落多年。但该楼的物业响应相当神速,在我们开业的第二天就把那个按键戴上了新的键帽,并且把旁边完好无损的开门按键键帽一并更新了。只不过键帽上原本由两个三角形组合分别表示开门和关门的图案变成了向左和向右的箭头。我心中暗暗惊叹修梯哥的创新意识,原来那个箭头除了可以指示上下楼,放倒了还可以指示开关门。这一用法恐怕连图案设计者本身都不曾想到。第二天,大家看着这两个新键帽,都傻了眼,琢磨不清哪个是开门哪个是关门。常年在本楼上课的老生们按照多年的习惯,朝向右的箭头按去——那个键正是此前键帽脱落的关门键。然而当他按下此键时,关到一半的门嘎然停住,缓缓向两边打开。电梯中的众人再次傻了眼。修梯哥真是贴心,连按键的位置顺带一起调了,为大家带来全新的生活体验。善虽小,精神着实令人感动!
  校园的某条主道边上有一尊石像,乃一古装长须老者双手作揖,以45度角仰望天上过往的飞机。像座前刻一简介,第一行是两个字:孔子。石像栩栩如生,每每经过石像前,我都感觉他似乎想要发些什么感慨。
  子曰:蜀中真乃传奇之地也!

newstage | 评论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