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10 ]



2011年10月30日

  ZT同学到访,几个同学小聚喝酒聊天。大家照例各自哭穷。ZLW同学一看到有人哭穷就一脸兴奋:“我最喜欢听人哭穷了!”于是他比别人哭得更穷。不过丫是个牛人,别人很难办到的事,他能轻而易举地搞定。小马一心劝他:“你的前途肯定是一片光明!我敢保证,五年之后你的日子就如日中天了……”ZLW同学神采翼翼地说:“小马哥的话很励志啊,每次听完都令人充满希望。你五年前也说过这样的话……”
  中午,小L同学召集了一众人马到食堂吃饭。H同学带了些打包的菜。席间,Y同学尝了其中一道,觉得味道甚好,于是转头问D同学这是什么菜。D同学遂转头问H同学这是什么菜。H同学回道:“南瓜。”顿了顿,又补充道:“蛋黄南瓜。”D同学转过头回应Y同学:“南瓜蛋黄南瓜。”
  众人吃毕午饭,从食堂大门出来。有人提议去走走,于是问:“有没有人一起去东方商场?”H同学思索了一阵,印象中这周边他还没发现过有叫东方商场的地方,于是问ZW同学东方商场在哪。ZW同学说:“就是东门那个卖菜的小市场。”

newstage | 留下评论

Y同学的婚礼

  前些日子,Y同学大婚。婚礼在几十公里外的城郊举行,是一座欧洲童话风格的庄园。
  庄园外,新郎新娘早已在庄园大门口恭候载满亲友大巴多时。亲友们一下车,纷纷举起相机给新人照相。新娘略有些拘谨,手捧一大束红玫瑰,一席雪白婚纱,美艳得宛如童话公主。只是时不时的踩到婚纱裙边,几次险摔,幸有新郎在旁及时相扶。
  少顷,新人带领众亲友来到婚宴大堂。待众人列完席,司仪出场,手持话筒,身宽体胖,极有福相。司仪开场讲了两句,发现新人没在门口,于是提议先来点欢乐的音乐。喇叭遂传来《忐忑》。
  在副手协助下,新人于大堂门口就位。司仪接着前面的开场白一番,然后宣布新人入场。新郎个子不高,新娘比他略高。只见新娘牵着新郎的小手大步流星走到前台。司仪煽情一段后,让新人面对面,他装着教父的样子对新郎说:“你是否愿意……?”新郎柔声略带羞涩地说:“我愿意。”司仪又转向新娘问:“你是否愿意……?”新娘大声说:“相当愿意!”声音铿锵有力。接着司仪让新人各拿起副手端上来的婚戒,准备互戴。新娘不废吹灰之力,眨眼间就完成任务;但由于新娘带着手套,新郎套了十多秒也没成功。新娘一急,把手套脱下,新郎这才算完成任务。司仪提示两人拥抱,新郎顺势吻了新娘,新娘略有些娇羞地把他推开。接着司仪让新人点蜡烛,倒红酒,敬亲友。然后由副手送上此前的那一大束红玫瑰,准备由新娘抛向亲友。几个年轻的亲友同事涌向前台。新娘转过身,把玫瑰一把一把地揪出来,向后扔去,亲友同事们一齐抢接飞来的玫瑰。
  随后司仪引领大家进入下一环节。他让新娘端起香茶准备敬公婆。新娘敬公公前,司仪把话筒凑到新娘前问:此时应该怎么说?新娘大声说:爸!您喝茶!司仪又把话筒凑到公公前问:您怎么答?公公愣了一愣,崩出一声:哎!新人各自敬完双方父母后,一同向父母鞠三躬。婚礼仪式这才结束。大家进入进餐环节。
  一个多小时后,众亲友基本饭饱。新人敬酒环节也基本完成。与新人碰过杯的亲友逐一离场。
  大堂外的童话城堡在蓝天秋风下格外梦幻。城堡外,紧挨着路边有一片葡萄园,中间隔着一条长长的葡萄架长廊。葡萄还没铺满架子,因而光线很足。走在长廊里,就像走在秋天的童话里。

newstage | 留下评论

2011年10月6日

  最近,老龙同学的办公桌传来异响,引来若干位同学前来找稀奇。老龙本人常常不在,但他的电脑一定常常开。以他的繁忙程度,那段开机的时间实在影响他的工作效率,当然他也常常远程登陆使用。然后前来看稀奇的人只听到鼠标点击般的响声,却不见他本人坐在座位上。在一番究探之后,终于发现是他的电脑风扇在发出声音。老许同学估计也发觉了,但鉴于声音不大,他一直没有处理。那天,他的电脑风扇声音升级为老鼠叫的声音。老许这回终于憋不住了,于是向我借了皮老虎和刷子,把机箱推到走廊外。我走出去看热闹时,发现他手上还拿着一把螺丝刀!而他正绕着机箱到处找着什么。我不知道他是要找机箱上的螺丝还是在找撬机箱的缝。我及时阻止了那把伸向机箱的万恶的螺丝刀,把机箱顶上的机关往外一拉,帮他打开了机箱侧盖。老许于是开始把机箱颠来倒去,一边折腾一边刷灰。刷了一会,他又把机箱侧过来做了一个倒垃圾的动作。机箱挪过后,我果然看到地板上有一堆灰。接着,他又把机箱立起,继续吹吹刷刷,不时把机箱放倒并在上面拍打,仿佛那只是个木箱子。经历了一番折腾,机箱里的灰终于基本清理完毕,老龙同学把机箱盖合上,推回办公室,身后留下那些堆在走廊上的灰,那是他几年来日夜繁忙的见证。
  看到网上推荐了一首新歌《荷塘月色》,我把它下载下来。刚听了个前奏,我就顿然想起,原来那满大街响的手机铃声用的就是这首曲啊。这首曲是凤凰传奇组合所唱。对于这个组合我是早耳闻。以前满大街的《月亮之上》就已经让我感受到巨星的魅力。那粗犷高亢的嗓音能把人给唱到月亮之上去,因为那种嗓音总给人一种一直在飞的感觉:他们在春晚上唱这首歌时,敲着自行车吊着飞;他们在拍这首MV时,骑着马吹着风貌似在飞;他们唱着唱着,紧接着就唱出了《自由飞翔》。然而这《荷塘月色》前奏结束后,一股婉转轻柔的嗓音传到耳畔,萦萦绕绕。我就差点以为我听错了。没想到那粗犷的嗓音还能唱出这般江南小曲。我渐渐陶醉在这摇船般的歌声中。陶醉了一半过的时候,突然听到一些杂音,我心中顿时有些不爽,心说这谁在旁边瞎折腾,影响我欣赏古典音乐;然而这杂音不但没消,还变成了一阵念叨,我仔细一瞧,原来是歌里有这么一段男声朗诵。这一朗诵就把我从江南梦境中一下揪回到凤凰传奇的本色境界里。我心中一阵嫌恶:此男怎么老像个幽魂野鬼似的,冷不丁跳出来煞煞风景念念经,要抢女主唱的风头。其它歌里念念也就罢了,这首歌里他的出现让我恨不得把他飞踹到荷塘里去。一时心血来潮,我百度了凤凰传奇的老底,得知女主唱是内蒙的,男伴唱是非内蒙的。怪不得这两人唱风不是一个调。借着女主唱的嗓子,念念有词也能火,唐僧当年没找个草原妹子泪奔得紧啊!
  自从听了凤凰传奇的歌后,我发现原来草原上不止有风干牛肉,还有风干忧伤,风干寂寞,风干温柔……更多风干特产敬请留意凤凰传奇后期新曲。

newstage |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