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7 ]



天微微亮

  最近忙得晕头转向,睡眠时间都成问题。也怪我自制力太差,有些拖延症。偶尔有空的时候会有所感,想写点什么,人却在路上。等我坐到电脑前,开机那几分钟总能让我抓狂。之所以这么慢,是因为台式机被一场断电给烧了,一直在用笔记本。终于体会到当年WJ同学为什么情愿用台式机也不用笔记本了。抓狂过后,便陷入无尽的工作中,闲暇时的那些小感想早已在九霄云外。
  前段时间的某个傍晚,吃过晚饭,骑着车,突然就想去附近的公园逛。这一逛说起来真是近段日子的新鲜事。此前的生活已经彻底被工作绑架了好长时间,每天三点一线,吃过晚饭就回到电脑前,青春全喂了狗。到公园的时候,天色已暗。我在黑暗的园子里到处瞎转,闯进很多个角落。本以为会在小池子边的暗角里惊起鸳鸯,没想到一对都没撞着。空阔平坦的地方会有几个老人在跳舞,配乐是《套马杆》。我终于知道为什么神曲会火了。我们小区广场那群准时每晚练舞的大妈们用的好像也是神曲居多。在歌舞日益升平的今天,大妈们为神曲撑开了一片广阔的市场。经过一座拱桥,看到桥两边的湖里早已长满密密的荷叶,中间穿插着几支未开放的荷花苞。看园子里的宣传板,提示这里不久将有一场荷花节。思索间,几个稚气未脱的女孩从桥上走过,窈窕的背景在昏暗的桥灯映衬下渐渐消融在夜色里。逛了许久,眼看时间不多,于是借着手机GPS摸索到出口的路。不料GPS出现严重误差,把我定位到几百米外,害我走错了方向,又误了些时间。园子门外说9点禁园,我以为快关门了,匆匆忙忙又走岔了路,钻到了林子里。所幸GPS恢复及时,把我导回正道。回程中摘了一片叶子,想起中学时用叶子吹哨,好久没这么玩过了。于是把叶子绷直在唇前吹了起来,只偶尔吹出几声刺耳的声音。记得《黄河绝恋》里那个八路汉子曾经用叶子吹过曲子。主角老外想学,一开始怎么也学不来,效果就像我这会吹的一样。那时我就一直怀疑是否真的有人有这本事。
  周六那天晚上,下起了大雨。D哥拉我们几个去吃饭。我问何故?他说因为下雨,正如那句话说的:下雨天打孩子,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所幸我和D哥穿着拖鞋。其他几个都是皮鞋帆布鞋。于是去的时候颇多迂回。吃完回来,雨没有减小的样子,只好硬着头皮回来。经过大片水漫路的时候,我和D哥背穿皮鞋的两哥们过路,穿帆布鞋的小Q同学淡定地趟水而过,她说鞋子早湿透了。当晚,我值通宵,次日睡了大半天。再上网看新闻时,帝都已成海。
  本以为这次通宵下来得以歇息两天,不料第二天晚上又被抓去应急当备份。备份到5点,情况已解,我回去睡觉。有两分钟的间隙我是从天空下经过,只见天微微亮,旁边树上的知了在轻声地叹。

newstage |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