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9 ]



老马搬家记

  上个月某个周末帮老马同学搬家。为了迎接他久居异地即将相聚的GF,他在遥远的大兴国租了一间大大的房子。那地方远离了拥堵,远离了喧嚣,远离了繁华,远离了上班的地方。其实最后那一点恰恰是最让他揪心的地方。在搬家的车上,他和我说起换工作前的一次经历。那是他们单位的一次聚餐,他向同事们炫了一把他那一年努力的成果:今年交税都交了九千多。同事L的在四大工作的女友也在场,听了后吃惊地说:啊?!才九千多?老马同学那股虚荣心一瞬间都幻灭成了灰,沮丧地问她一年交多少税。她轻巧地说:几万吧。在场的所有人沉默了十多秒。大概这也是老马换工作的原因吧。
  车子到了大兴国,停在了所租的楼前。那是地铁旁的一个小区。小区很秀美,楼与楼之间有足够的空阔地让狗儿们撒欢,有足够的大树和花草让蚊子们繁衍生息。可恶的是老马记错了单元,害得我跟着他扛一堆东西从一楼爬到六楼再扛下来。后来确认了是隔壁单元,我们才开始上下来回地搬。两人两趟下来搬了三分之一。再下来时,开车的司机已经把剩下的所有东西全扛上开始爬楼了。我和老马的自尊心再一次受到了莫大的打击。付帐时,老马多给了二十块,因为司机不够钱找,也算是他对司机同志的感激和敬意。完事之后,我和老马都摊在沙发上好一会不想起来。
  休息了十多分钟后,老马开始清理新家。那许久没开机没开门的冰箱发出阵阵恶臭,他把清理出来的冰箱里的杂物扔进了沙发旁边的垃圾篓里,然后用清洁剂清洗冰箱里的容具。而我则躺在垃圾楼旁边的沙发上,时不时闻见那股冰箱的恶臭。我一说臭,老马就跑去冰箱闻,怎么闻都没觉得有我说的那么严重……
  清理了一番后,老马了累了,他也到床上躺去了。躺到了傍晚,他带我去找地方吃饭。这个小区他也并不算很熟。他之前是没发现周边是有什么购物小街的。走到东侧的一个小区门外,发现一条摆了各种地摊的长长的街道,街道中间停满了各种小型车辆,过往的小轿车摩托车自行车都小心翼翼地在停放的车辆和地摊之间穿过。街道的两边是各式小商店、小吃店和大排档。老马带我走进了一家小店,找了一个靠窗的座,点了两菜。菜不贵,但量很足。老马感叹这边的物价真便宜。老马说,你吃吧,我中午吃了很多,现在不饿。然后我一个人默默地吃,他一个人默默地看着窗外。窗外形形色色的人走过,老马面露趣色说:典型的城乡结合部。你看这些人的穿着……我猜他想说他们穿得多么富有乡土气息。且看那个年轻的小哥穿着时尚的T恤和七分裤脚踩拖鞋头上还顶着七彩云霞;且看那中年大妈穿着花衬衫肚子微凸;且看那小哥旁边的小妹身段窈窕指甲晶亮朱唇略厚;且看那老头穿着汗衫身骨嶙峋头发微秃……我仿佛穿越到了我的老家所在的镇上,儿时的玩伴和小学的同学仿佛就在街道的某个拐角处。
  吃过饭,我陪着老马去逛了逛超市,购了点物。回去的时候我说我就不上去了,这就回了。老马抱着一堆刚买的生活物品客套了一会,也不再持意相送。走到地铁口附近时,我看见小区的铁围栏上贴着房屋出租小广告。侧着看去,那些广告贴的高度很一致,很有些整齐的感觉。此时的天色,刚好暗得只剩下暮色。稀稀落落地车辆在算不上很宽敞的马路上开过。大兴国安逸的白天即将过去,不知道会开始怎样的夜生活?

newstage | 留下评论

旧事二三

  众人打篮球。ZJ同学带球欲突破,H同学上前防守。马同学冲过来挡在H同学右边说:我帮你挡。ZJ同学说:我不突那边。H同学说:马哥以后再也不相信爱情了。

  前段时间欧洲杯如火如荼。HP同学说起她家那两岁大的娃看球赛,每看到有球员摔倒在地都会兴奋地大笑。H同学感叹地说:小小年纪就已经学会欣赏高雅表演艺术了!

  会议室里,会议刚刚开始。众人各自掏出笔记本电脑,开机,然后各怀心事。H同学环顾四周,发现只有他手中空空如也,于是他从电脑包里掏出一块外接硬盘盒,独自把玩起来。

  H同学与ZLW同学在Q上聊天。“最近进展如何?”“木有进展,你呢?”“鸟事没有。”“要不要进单身群?”“去那鸟群干啥?”“你不进鸟群就只能玩自己的鸟了。”

newstage |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