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01 ]



师妹的喜糖

  师妹发喜糖了。
  喜糖很简单,没有花哨的包装,甚至没有分成一份份。她委托我把一包掺了几颗糖的花生分给全办公室的同事。面对如此简陋的喜糖,我的表情没有任何异常,以免被误认为是一种嘲笑。其实心底泛着一股醉楚。
  师妹最终还是选择了和她一起在大学牵手走过的那个人。记得她刚毕业入职的那几个月,每天晚上都在宿舍楼道上打电话。北京深秋的夜晚很凉,厚厚的衣服裹着她娇小的身躯,仍然不足以驱除寒冷带来的颤抖。小小的手执着电话紧贴在脸上,语细话绵,脸温手凉。偶尔和路过的我打个照面,她面带微笑,打个招呼,表情单纯得就像三个半边括号拼成的笑脸。后来听她的闺密说,她和电话那头的他分了。大概异地的不确定太大,柔弱的爱情承受不起。然后有个他开始追她。一个月后,已经有了两人牵手的八卦传闻。但闺蜜又说,她的心并不在那里。大概,电话那头的那个他还有来北京的可能;大概,这个他并不如意……没多久,她就被外派到南方实习三个月。那三个月发生过什么故事,我无从知晓。只听说这个他去了南方找过她,然后失恋了;另一个闺蜜说她仍然是有男朋友的,还是电话那头的那个他。实习结束后,有关她的八卦就再无续集。去年秋天,我在马路上看到她和一个大个子男生手牵手走在回宿舍的路上,只看到了背影。大概,电话那头的他终于来到了北京,从此不再异地。再后来,她的微博上有了婚纱照:一个大个子男生牵着一个红衣蓝裙的娇小女生走在长长的铁道上,依然是只见背影。在今年元旦,她回南方办了喜酒。所有关于她的八卦念想,从此了断。
  师妹的微博向来是发游记图片的多,频次很低。元旦之后,突然有几条微博风格迥异,似乎隐藏着离别的思念。有一天晚上,我们都正好在值夜班。我去找她,她回过头看我时,我分明看到她眼里未干的泪水。为免尴尬,我打完招呼就走了。又过了一会,她过来和我聊天,泪水早已没有痕迹,似乎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干完活后,我过去看她,本想聊几句就回去睡觉,不料一聊就聊了两个小时。她聊起到处去游玩的开心经历,包括她在南方实习的那三个月。但除了游玩的内容没有更多。她还说起她在上海实习的时候,有个姐姐曾经对她说过一句话,瞬间洞穿她的内心:其实你可以再开心一些。
  我把喜糖分给了同事一些,然后自己从里面挑了几颗最甜的糖吃掉。吃完了还是觉得冲不走心里的酸。其实我期待的画面是这样:师妹抱着一大包各式各样的花哨的喜糖,满面春风地给每一个人人手一包地发喜糖,欣然地接受每个人的祝福,脸上洋溢着纯真的幸福。

  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六日

powerstage | 4 条评论

2013年1月7日

  某日,H同学突然被唤去打羽毛球,一身牛仔裤板鞋来不及换就去了。结果跑不起来发挥甚矬,输了几场。次日,H同学换了运运装上阵,上场时大吼一声:昨天穿了牛仔裤,今天让你们看看我不穿裤子的厉害!

  H同学与女同学聊天。H同学说最近要赶紧把活忙完好去游玩,对方回道:干巴爹。H同学狂汗!遂回复:女儿乖!然后变成了对方狂汗……

  N同学提了一壶刚煮好的红糖姜汁问H同学要不要喝点,H同学一脸疑惑地问:喝了后会不会月经不调?

  小胡同学在跟小郭同学的班。小郭同学接到电话说楼下有他的快递,遂委托小胡同学帮忙把活先干着。小胡豪爽地说:没问题!小郭同学大赞小胡“高风亮节”。旁边的H同学转过头来,一脸仰慕地看着小胡同学:胡主席!您好!

  小胡同学当着小郭同学的面,指着小郭和他GF对H同学说:你看他俩长得像不像?H同学认真地瞧着这两同学,半天没瞧出像的地方。小郭被瞧得尴尬,遂回敬小胡同学说:我觉得你和小Z(小胡哥们)长得也挺像的。

  群里众人聊天。有人问去看孕妇朋友买什么好。一人说买点水果吧。H同学说西红柿吧。另一个说西红柿营养不错,就是有点便宜,当礼送面子上过不去。H同学说可以旁边配一块切糕,低调而奢华。

  H同学问ZGB同学:你的手机是国行的吗?小Z:啊?国航?LT同学见缝插针:他问你的手机是不是国航的,如果序列号得是CA开头就是国航的。于是ZGB同学打开手机查找序列号……

  WHP同学问H同学:Iphone手机怎么打开SIM卡?H同学说:可以打开,就是缺少工具。WHP同学问:什么工具?H同学说:电锯。

  ZYH同学去看电影。电影结束的时候众人从过道离场。走在YH同学前面的是一对情侣。奈何放映厅的过道太窄不能二人并行,情侣两人只能一前一后,男生走在女生前面。情侣走得略慢,YH同学想要超到前面。就在YH同学超越女生的一瞬间,走在前面的男生把手向后伸想要牵女生的手,但他没有回头。于是YH的手就顺理成章地被男生牢牢抓住。YH同学大惊!使劲甩了几下想要甩开。男生亦大惊并回头。四目相对的瞬间,两人百感交集……

powerstage |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