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04 ]



电影之《环形使者》

  电影的开头交待了这是一部与穿越和未来有关的故事。但凡与穿越有关的故事,都很难构造严密逻辑。于是我一开始就抱着一种审视的心态去看这部电影。
  电影说的是当前的主人公乔(Joe)遭遇“封环”的故事。“封环”是这部电影造出来的术语,和“环形使者”一样。我总觉得“环形使者”这个翻译不太恰当,但又一时找不出更恰当的翻译。原词是Looper。Looper的工作就是把未来世界(30年后)的黑道遣送过来的需要人间蒸发的人蒸发掉。被遣送的人会在指定时间瞬间出现在指定旷野的指定位置,全身被捆并蒙着头。早已等候在那的Looper会在他出现的一瞬间开枪灭了他。如果有一天Looper打开死者头布发现那是未来的自己,这就叫“封环”(Close loop)。结果乔失手了,用电影里的术语叫“失环”(lose loop),于是自己面临组织的追杀,现实的小乔和来自未来的老乔在同一时空里潜逃、遭遇。既然是同一个人,现实的自己找不着未来的自己时可以通过在身体上刻记号联系上,而未来的自己想找现实的自己则靠回忆。于是老乔真的用这招去找到了刚“失环”要回自己屋找东西的小乔。但是电影里交待过老乔的经历,他并没有失环。看来编剧认为修改历史轨迹是不算违反逻辑的。好吧,姑且接受这个规则。那么原本没失环的老乔何来的失环后回自己屋的记忆呢?电影似乎又运用了一个规则:历史已被改写成“失环”,记忆也就得重新构建了。看来编剧又认为这不会影响他在未来与老婆的相遇。姑且又放过他一回。但这个构建是从何时开始呢?按照小乔在自己手上刻字联系老乔的情节推测,这个刻字的疤痕是从小乔开始刻字的那一刻开始形成,也就是说,这个时空的联系与历史的重构是即时的。记忆的重构自然也应遵循此规则。也就是说,什么时候小乔做了看到了,老乔才会有此记忆。那么,老乔必然不能事先回忆出小乔何时在何地做什么。电影的某些情节的确是在遵循这一规则。比如小乔被莎拉开枪击伤时,老乔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身上刚产生的枪伤;比如小乔突然初次看到幼年唤雨师的震撼超能力时,在另一个地方的老乔突然明白了唤雨师是哪个。但是,有一个情节是在小乔刚“失环”时逃回自己老窝,老乔凭记忆事先到了老窝楼下并看到了小乔。
  起初我并没发现这个凭记忆找到小乔有什么不对劲,后来发现超前回忆这一点有点不对劲。除非老乔回忆的只是小乔刚“失环”时的想法,否则他不能提前知道小乔此刻在哪,因为这是一个正在构建的回忆。
  其实很多穿越故事都遵循历史的完美循环。构造这样的故事才是最有难度的,每一个环节都很容易穿帮。记得中学时看过机器猫的一个穿越小故事。说的是现时的机器猫受大雄委托写一个量很大的作业,它把几个未来的自己找来,四个时空的机器猫在一个时空里扎堆写作业。现时的作业是很快写完了,但现时的自己接下来也接二连三地遭遇了被过去的自己拖去写作业的苦恼。之前找过几个未来的自己,后面就遭遇几次强行逼迫;之前有多省事,后面就有多麻烦。正所谓出来混,迟早要还的。故事虽然很小,却很有意思,逻辑上也挺完美。在我看来,那个小故事比《环形使者》高明多了。

powerstage |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