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07 ]



同学小聚

  周六晚上,从哥哈归来的FT同学携妹子与大家聚餐。
  席间,大家聊得甚欢。老马同学去新浪一年多了,新浪微博上的见闻颇多,随手扯了几把内幕给大家说了说。提到某名人的在微博上对某些疑情推波助澜,他表示了一番鄙视。最近有件事让他很高兴,就是他裸考考过了最后一门同等学力考试。考前一天他还顶着巨大的压力,陪阿杜、我和大头打牌。FT同学说起他在哥哈的工作,说是读博后,其实与留所工作的大头的状态没什么两样。在中投上班的毛毛同学头发稀疏了些,他说工作太辛苦最近在加强健身。他住的附近有一家有名的夜店,他没进去过,但有时会和别人约在门前见面。有人告诫他千万别进去,他不明白为什么,后来在网上搜才知道是个基友吧。说起这个大家来了兴致。FT说北京的基圈普遍缺1,他听说曾经有个1很受青睐,突然有一天变卦了,众基友帐然。毛毛同学说基佬们其实很好认,他们一般会穿紧身的上衣,紧腿的裤子……L同学说曾经一起和某师姐跳过舞的几个人,这会都齐了。于是大家开始八师姐的卦,说起她有几个男友……这个话题慢慢扩展到了师兄和同学身上:那个辞职去了T大的师兄娶了个低三届的师妹;那个QH师兄弄了个不错的移动互联产品,可惜拼不过微信;那个WD同学前段时间从美国回来过,那会大头刚好不在没一起吃上饭,据说他曾经和某师姐有一腿,又有说传闻不实,有一腿的是另一个人;那个X同学和他夫人很有夫妻相;那个Z同学最近刚离了婚,成了我们班上第一个离婚的人;而那个GQ同学的小孩这会该上小学了……老马感慨地说他有个同学,结了生了离了又结了生了,人家爹都当了两回,咱们几个连门槛都没跨。FT问有没有人看了《小时代》,毛毛说他去看了,感觉比《富春山居图》好点,老马同学表示深有同感。老马说他最近非常期待《环太平洋》,FT问那是什么片子,老马说就是各国造的巨型机甲大战太平洋洋底的外星巨兽,相当于超级变形金刚。说起工作,大伙一起怂恿老马去开公司,老马表示自己不懂开公司,只会在微博上造点势,去了别的公司也只能做做宣传。趁老马去上厕所的档口,L同学赞美老马是“环太平洋”的外表“小时代”的内心。大伙聊得兴致盎然,我和大头多数时候是在默默地边吃边听。大概这就是所谓吊丝与温拿的差别。
  吃完饭,已是夜里九点。大伙出了店门。在即将散伙前,FT说有谁要去北欧游玩的要抓紧,趁他还在方便接待。毛毛点头表示会去找他。散伙后,老马想去附近的理发店理发,硬拉我陪他。上回我拒陪过一次,这次不好意思再拒。进了店里,看着老马洗头的时候,我改了主意,打算和他一起理发。其实我的确有近期理发的打算,只是这家马路边的理发店比较贵。我从没在这里理过,这是头一回。等我洗完头在座位上坐好,一个时尚的理发师过来了,他戴着眼镜,发型很潮,上身穿着白色紧身衬衣,下身穿一鼓起的大花裤。我的菊花不由自主地收紧了些……

powerstage | 3 条评论

W君轶事(8)

  W君感冒了,略有些咳嗽。刚好桌上还有一瓶上次感冒没吃完的急支糖浆。W君拿来看了看说明,上面写着一次20-30毫升;又取出药瓶看了看瓶上的刻度线,估摸着一次差不多喝一口。W君遂开了盖,往嘴里倒了一口,再看看剩下的药液,50毫升一下子没了。不多会,W君就去打羽毛球了。球场上的W君似乎略带醉意。

  W君拜访多日未见的大头同学。大头同学要带W君以及LC同学去自己办公室坐坐。三人在办公大楼里走着,大头和LC同学走在前面带路。突然大头和LC同学钻进一办公室,W君以为是大头新换的办公室,遂跟了进去。大头和LC同学站着与某师弟寒暄了几句,随即就出了办公室继续往前走。W君也跟着出来,同时也意识到原来这屋不是大头的办公室。突然大头又拐进了一个门里,落在5米后的W君说:原来你办公室在这啊!W君边说边往前走,走到那扇门前抬头看,发现一金光闪闪的指示牌贴在上面,上面有四个醒目的红字:男卫生间。

  W君与同学一同吃饭。点了许久的饺子终于上桌。W君给自己碗里倒了点醋,夹起饺子开始醮醋吃,与同学边吃边聊。吃到第五个饺子的时候,W君突然发现忘了醮醋,饺子已经塞进嘴里不好再拿出来。于是W君端起碗喝下一点醋……

powerstage |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