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1 ]



W君轶事(9)

  W君给QQ好友们加备注。遇到F君的两个马甲时,他分别给打上F君的名字。打完了似乎觉得不妥,想了一会,在F君其中一个名字后面加了个2字。

  深秋周末的午后,W君走在空寂的马路上。阳光斜穿过一排梧桐树,洒在路面上。明明暗暗的梧桐树叶把湛蓝的天空衬得格外明媚。W君情不自禁地停下了脚步,陶醉在这迷人的景色中。一位老者的声音传到耳边来,低沉而清晰,像是佛主的召唤:请问厕所在什么地方?

  王菲发了一条微博:这一世,夫妻缘尽至此,我还好,你也保重。
  W君回复了此微博:唉,好吧。

  众人到ZGB家做客,按惯例,每人做一道菜。W君打算做仙草奶茶。做客那天,他把头天冻在冰箱的仙草切成小块,把超市里买来的几包奶茶粉放进一个大碗里用开水冲开,取个小纸杯把两者一混,一杯仙草奶茶就出来了,连灶火都不用开。喝上一杯,香滑可口,众人喝了都纷纷要求再来一杯。GH同学直夸W君:你的手艺真是太好了!W君看着厨房里挥汗如雨施展手艺的大厨们,泪流满面。

  中午吃饭时,W君喝了一大杯苦咖啡。吃完后在办公室坐了一个小时,W君开始乏困,不得不回宿舍睡一觉。下午醒来,W君修改了签名档:咖啡不放糖是根本不起作用的。

  晚上,W君加班编程。时至夜里三点,代码总写完。编译完运行,显示输出呼呼地往上翻。这是一个漫长的等待过程。W君早已被代码搅得心情烦躁,此时的等待更让他心焦。每当他心情不好,他就想要吃东西解闷。他拿出一包尚未开包的夏威夷果,打开来开始啃。那是个圆不溜湫的有着厚厚坚硬外壳的一种奇怪的果。所幸买回来时所有的果都开过缝。尽管如此,W君还是得动用钢勺、铁钳、板手等工具来把壳撬开砸开,费尽九猫二狗之力。极致的烦躁导致那一整包夏威夷果在一个小时内被吃得只剩一个。这时包底里露出一块铁片,那正是用来撬壳的工具。那最后的夏威夷果是它唯一的表现机会。此时程序还没运行结束。在铁片、钢勺、铁钳、板手均无法撬开那最后一个夏威夷果之后,W君从工具箱里拿出了钢锯……程序运行结束了,果壳还是没有开。W君怒从心起,拿起果往地上狠狠一摔!果壳开了。

  W君在DQ家做客。吃过饭,DQ的LP对W君抱怨说:DQ说,自从他嫁给她后,感觉辛苦了很多。W君于是教育DQ同学:“所有的男人结婚后都会更辛苦。”DQ同学听罢,两眼放光,竖起大拇指:“对!这句话真是经典!”W君纳闷起来,总觉得这效果不太对。

  前些天,邵先生仙去。W君在看某网页在介绍邵氏电影作品。电影海报画面一页页地翻过,美女艳星如云海飘过。突然,一个金发女郎持枪而立的海报映入眼帘,英姿飒爽,身材窈窕!正中间是四个红色大字“营中集女”。W君看着这几个字,细细琢磨这是什么意思……这时眼角发现海报旁边有注解:《女集中营》。

powerstage | 留下评论

预见.遇见

  记得几年前的时候,我的两个同事,一个是风度翩翩的帅哥,一个是温柔貌美的淑女。虽然大家都刚认识不久,我却隐约感觉到,这两人迟早会是一对。不出两年,他们结婚了。
  我曾经有个舍友,THU本硕毕业,个子很高。他是说一定要智商相近的女生相处,要不然没法交流。后来,来了个PKU毕业的女博士,个子也很高。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在暗自纳闷:这小子怎么还不下手?两年后,他俩一起去旅游了。
  最近,我在电视上看到了陈思诚。我记得很早前,他和佟丽娅曾经公布过恋情。我忽然问了句:他已经结婚了吧?同事说不知道。而这会,我刚在微博上看到他俩将要举办婚礼的微话题。
  我忽然发现,原来我一直忘了问自己。

powerstage |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