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6 ]



W君轶事(15)

  晚上近9点,W君去理发。一位店员过来招待W君,把头发洗过后,安排他坐在一张椅子上等。店里有几个人在理发,但这个点还没下班的理发师也不多了。店员转了一圈后,过来跟W君说由于理发师人手不足,准备安排他们的技术总监来给他理发,但是总监理发的价格档位比较高,给打个半折。平常W君只剪最便宜的那一档,这打完半折的价格依然比他平常剪的价格贵一倍。考虑到也就这么一回,W君就没拒绝,顺便体验体验总监级理发师的技术。店员把W君带到了一个包间,里面一位年纪较大的理发师刚给一位顾客理完发。看来这就是那位技术总监了。总监招呼W君坐下,一边开始剪发一边和W君聊。总监说头发不能剪太短,短了看着太愣。W君“嗯”了一声表示赞同。他想起前年那个X号理发师,精准地领悟了他的要求,理完后头发并没有很短的感觉,发型很自然,看不出剪过的痕迹,完美发衬托了他的脸型,以至于一个多月后他依然很喜欢那个发型;他想起去年那个Y号理发师,很认真地贯彻了他“剪短一点”的要求,理完后他直接成了板寸头,以至于一个月后他的头发还是没能弯下来;他想起上上次那个Z号理发师,在经过大量沟通后,给他上方的头发保留了合适的长度,但周围一圈的头发全被无情地铲平,像被斧头砍出来的样子,以至于一个月后他额头前的头发已经能长成留海,但后脑勺和耳朵两侧的头发还没把头皮挡住,他不知道是该还是不该去理发。总监到底是总监,剪起头发来一丝不苟,非常细心,每一剪都似在雕琢,每一铲都如在打磨。同一块地方的头发,打磨次数不下十几遍,打磨过的地方绝对平整。不像外面那帮小年轻理发师,电剪刷刷几下就铲完了,跟剪草坪似的,剪完还能留一两根漏剪的头发向外剌出,一看就是应付了事。以前小年轻理发师们几分钟就把W君打发了,但是总监这么细致的功夫,用了二十多分钟才完毕。理完后,总监用吹风机一吹,把围布一解,对W君说去洗一洗吧。W君站起来看着镜中自己的脑袋,心中飘过一句“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然后默默地跟着店员小哥去洗头发。洗完后回到包间,总监用吹风机帮W君吹了吹头发,然后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说了句“好了”。W君含着泪,缓缓走出理发店。他开始怀念前面那几个理发师。总监虽然理得很精致,可是再长的头发也经不住这十几遍地打磨啊!

powerstage |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