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6 ]



快乐少年郎

  今晚的月亮很圆。但是没有昨晚的月色美。因为没有云。有时候,一些薄云能借到月色,把夜晚衬得更亮,特别是在月盈的时候。这种场景给人的感觉特别熟悉。小时候那些很美很美的夜晚,大约就是这样吧。虽然山野与泥砖房换成了高楼,也没有了夏虫的鸣叫。那些遥远的少年时光,只需一个相似的月夜,就能拉回眼前。
  运气是个捉摸不透的东西。好起来的时候,打羽毛球都能打出好多翻网球,顺便连赢好多局;差的时候,跟谁搭都挽不回自己一泄千里的颓势。但好坏转换也只是一瞬间而已。说不定一个偶然的刺激就把运气给激醒了。就好像那几十年的人生,求学的时候各种顺利,工作后各种不济,再一转眼一个偶遇,所有的失落与空等都不值一提。
  最近脑子里总是冒出一些很久以前听过的老歌。也许是年纪大了,脑子开始不自主地回忆人生。也罢,提前练习老年生活,省得再过几年自己老年痴呆了连回忆都玩不起了。
  其中的一首老歌是张国荣唱的《倩女幽魂》。这首歌我很喜欢听。张国荣唱这首歌的调调总体感觉很平缓,关键字上的抑扬顿挫却拿捏得十分到位。黄沾不愧是大师,词曲都作得古香古色,每句词的最后一个字都拖得老长,充满了各种意味。我也曾在KTV里唱过这首歌,唱得不多,主要是在麦霸比较多时用来碾压麦霸用的。每当麦霸们长时间陶醉在自我的歌声中时,我就突然点一首粤语歌,然后在麦霸们无助的眼神中享受独孤求败的感觉。
  这首歌的电影也很好看。那时的张国荣,年轻媚弱,真的是天生的书生相。当然大家更津津乐道的还是颜值巅峰时期的王祖贤。书生配美女鬼魂,是聊斋的经典桥段。涉世未深的书生,遇到美女鬼魂的诱惑,碰撞出各种火花,以及缠绵悱恻。正如歌里唱的,“人间路,快乐少年郎……”。
  是啊,你我何尝不曾是一个个快乐的少年郎,在人生路上怀着各种红尘美梦?然而,倩女魂幽,终究只是我们内心深处的意淫幻像。美女鬼魂后面的树妖姥姥,才是避不开的超强存在。你看张国荣哥哥一脸风清云淡地给你唱“快乐少年郎”,殊不知唱到后面是“路里崎岖不见阳光”,结尾还都是“路随人茫茫”。
  可是,有树妖姥姥的存在,快乐少年郎们就注定要茫茫地走路吗?一起打树妖其实也挺有乐趣的,对吧?

powerstage |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