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之《饥饿游戏2》

  《饥饿游戏》构建了一个虚幻的世界。看好莱坞的科幻大片有时候让人不得不佩服编剧的想像力。虽然你总能从现实世界中找到一些影子。
  女主角长得中西合璧。黑色的头发,不太白的皮肤。不知道是不是导演为了拓展中国市场而刻意这么选,或者就是为了迎合国外观众的猎奇心理。就像法国的苏菲玛索,美中带点东方的味道,于是大受欢迎。
  面对颠狂的看客和冷血的游戏规则制定者,善良的女主角用同归于尽来反抗规则,最终赢得了对方的妥协。大概这就是第二部里人们所说的从她身上看到的“希望”。其实我还是蛮喜欢这种故事的。我泪点低,因为我笑点高。上帝是公平的。于是我深深地喜欢上了这部没什么泪点的精彩的动作片。
  第二部里,女主貌似比第一部胖了点。这一点说明拍系列大片的一定要赶早,要不然人物长走形了就失分了。《哈里波特》系列就是个典型例子。拍着拍着可爱的小哈里就长残了,导致最后赫敏没肯嫁给他,伏地魔失手挂在他手里估计也有这个因素。唉……说多了都是泪。
  这部戏里有一个卖点就是女主与两个男主之间的感情纠葛。一个是现实的恋人,一个是游戏里的恋人;一个是真实的,一个是现实的。这是编剧们调戏观众神经的好料子。第二部里仿佛还要把第三男主掺和进来。要不然他们挑个长那么帅来干嘛?如果这四个人的感情能够完满收尾,那一定是十分狗血的。
  在饥饿游戏里,女主与伙伴们各种遭遇,各种挣扎,各种险象环生,看得我各种紧张。为了增加现场体验,我还特意没吃晚饭,饿着肚子从6点看到8点多。看完后,我只能说,饥饿游戏真的很不好受!

powerstage | 留下评论

2014年3月1日

  前天看到一条微博,说到一对美国夫妇遛狗发现价值一千万美元的金币。
  当天晚上,DL同学给我安排任务。这下好了,要半夜起床干活了。于是我给手机设了三个闹钟,时间是半夜3点左右。12点多的时候,我准备回宿舍睡觉。到宿舍楼下时,老家的小伙伴来电话。我们在电话里一起回忆那些愉快的旧时光,评论那谁谁谁这些年的所作所为和心态成熟程度,聊聊当前的社会形势,感叹各自的窘境……我在楼下冰冷的夜色里就这样对着电话聊了半个多小时。聊完了回到宿舍,倒在床上便睡。
  夜里,我梦见自己在一个诡异的地方,似乎在躲藏什么。后来,我发现地上有散落的几枚古币,看起来很稀有很值钱。我于是把它们捡起来。捡的时候发现附近还有,于是不停地捡,不停地发现,越捡越多!啊,我的口袋快满了!我好高兴……一阵响声把我突然惊醒。原来是舍友起床上厕所。我拿起手机一看,已经是6点多!
  我心想:完了!闹钟居然没把我闹醒!这下要闯祸了!
  我沮丧地拿起手机上网,查看任务情况。我惊喜地发现情形与昨晚一样,任务没有启动!心里的忧虑瞬间灰飞烟灭!人生大起大落在这黑色的夜里上演得悄无声息。祸是没闯,可惜了我那一场好梦。
  我继续睡到了8点。
  早上到了办公室以后,我拿出手机测试闹钟。我很奇怪我居然没被闹钟闹醒,这种事情从未发生过。以前手机都是放在床头边的高台上,离我脑袋有半尺远,我就是在这么远的距离被闹醒的。而昨晚手机是放在枕头边的。
  经测试,手机闹钟是灵的,只是声音变成从听筒出了,所以声音极小。我找遍了手机设置也没发现有这个声音切换选项。这一定是昨晚在外头打电话时手机被冻坏了。老天爷同志,我是有想换手机的打算,可还没想这么早换啊。
  我把手机重启,重新测试了一下。这下闹钟恢复正常了。
  那个梦也逐渐淡去,DS般的人生也恢复了正常了。
  如果人生有重启键,要不要去按一下呢?
  还是不要了吧。

powerstage | 2 条评论

2014年2月15日

  LS同学找人陪老外。H同学兴冲冲地找她报了名,摩拳擦掌地说要练习英语口语。LS同学说这两老外是越南人,年纪不大,英语不太好,让H同学到时说慢点。
  晚上,H同学与X同学去吃饭。H同学和X同学说起陪越南人的事。X同学问:人家英语不好,到时怎么交流啊?H同学说:结绳记事呗……或者用古人类语,啊呜啊呜啊啊啊呜……

  众人讨论买车。
  LT:……市内买电动车就够了。
  H同学:室内买什么电动车啊?走路就行了。

  屋里的空气净化加湿器没水了。HB同学把刚加满加的水箱装回机体上,但努力扣了一下没扣上。H同学过来帮忙弄了一下,扣上了。
  H同学:告诉你一个不用加水的办法。
  HB同学:什么办法?
  H同学但手按了一下净化功能键,加湿功能取消。“以后就不用加水了。”

  YC同学:现在网球规则改了,打球的时候不能叫。
  H同学:啊?原来是可以叫的吗?
  YC同学:是的。
  H同学:那你看比赛的时候看见他们叫了?
  YC同学:是的。
  H同学:是不是每打一下就“啊哆——”地叫一下?
  YC同学:……

  WF同学:过年回家不?
  H同学:回啊。
  WF同学:一个人还是两个人?
  H同学:一个人啊。我上哪找另一个去?
  WF同学拍拍H同学肩膀:回去的时候你得多留意身边的姑娘。老婆在路上。
  说完,WF同学先撤了。这句话在H同学的脑海里回荡着,让H同学想起HW同学。他正是在火车上认识了他现在的老婆。
  正好此时HW同学走了进来。
  HW同学:过年回家不?
  H同学:回啊。
  HW同学:怎么回?
  H同学:这么远的路,只能飞回去了。
  HW同学:有没有准备在飞机上找一个?
  H同学:这飞机也就飞那么两三个小时,剧情都来不及展开啊!

  众人吃完饭走出食堂。H同学在路过某餐桌时碰见曾经的舍友YH同学,遂和他打了个招呼。
  ZW同学调侃说:这是你闺蜜吧?
  H同学略恼地回道:闺毛蜜!
  于是,YH同学很无辜的被扣上了“龟毛密”的绰号。

powerstage | 留下评论

W君轶事(9)

  W君给QQ好友们加备注。遇到F君的两个马甲时,他分别给打上F君的名字。打完了似乎觉得不妥,想了一会,在F君其中一个名字后面加了个2字。

  深秋周末的午后,W君走在空寂的马路上。阳光斜穿过一排梧桐树,洒在路面上。明明暗暗的梧桐树叶把湛蓝的天空衬得格外明媚。W君情不自禁地停下了脚步,陶醉在这迷人的景色中。一位老者的声音传到耳边来,低沉而清晰,像是佛主的召唤:请问厕所在什么地方?

  王菲发了一条微博:这一世,夫妻缘尽至此,我还好,你也保重。
  W君回复了此微博:唉,好吧。

  众人到ZGB家做客,按惯例,每人做一道菜。W君打算做仙草奶茶。做客那天,他把头天冻在冰箱的仙草切成小块,把超市里买来的几包奶茶粉放进一个大碗里用开水冲开,取个小纸杯把两者一混,一杯仙草奶茶就出来了,连灶火都不用开。喝上一杯,香滑可口,众人喝了都纷纷要求再来一杯。GH同学直夸W君:你的手艺真是太好了!W君看着厨房里挥汗如雨施展手艺的大厨们,泪流满面。

  中午吃饭时,W君喝了一大杯苦咖啡。吃完后在办公室坐了一个小时,W君开始乏困,不得不回宿舍睡一觉。下午醒来,W君修改了签名档:咖啡不放糖是根本不起作用的。

  晚上,W君加班编程。时至夜里三点,代码总写完。编译完运行,显示输出呼呼地往上翻。这是一个漫长的等待过程。W君早已被代码搅得心情烦躁,此时的等待更让他心焦。每当他心情不好,他就想要吃东西解闷。他拿出一包尚未开包的夏威夷果,打开来开始啃。那是个圆不溜湫的有着厚厚坚硬外壳的一种奇怪的果。所幸买回来时所有的果都开过缝。尽管如此,W君还是得动用钢勺、铁钳、板手等工具来把壳撬开砸开,费尽九猫二狗之力。极致的烦躁导致那一整包夏威夷果在一个小时内被吃得只剩一个。这时包底里露出一块铁片,那正是用来撬壳的工具。那最后的夏威夷果是它唯一的表现机会。此时程序还没运行结束。在铁片、钢勺、铁钳、板手均无法撬开那最后一个夏威夷果之后,W君从工具箱里拿出了钢锯……程序运行结束了,果壳还是没有开。W君怒从心起,拿起果往地上狠狠一摔!果壳开了。

  W君在DQ家做客。吃过饭,DQ的LP对W君抱怨说:DQ说,自从他嫁给她后,感觉辛苦了很多。W君于是教育DQ同学:“所有的男人结婚后都会更辛苦。”DQ同学听罢,两眼放光,竖起大拇指:“对!这句话真是经典!”W君纳闷起来,总觉得这效果不太对。

  前些天,邵先生仙去。W君在看某网页在介绍邵氏电影作品。电影海报画面一页页地翻过,美女艳星如云海飘过。突然,一个金发女郎持枪而立的海报映入眼帘,英姿飒爽,身材窈窕!正中间是四个红色大字“营中集女”。W君看着这几个字,细细琢磨这是什么意思……这时眼角发现海报旁边有注解:《女集中营》。

powerstage | 留下评论

预见.遇见

  记得几年前的时候,我的两个同事,一个是风度翩翩的帅哥,一个是温柔貌美的淑女。虽然大家都刚认识不久,我却隐约感觉到,这两人迟早会是一对。不出两年,他们结婚了。
  我曾经有个舍友,THU本硕毕业,个子很高。他是说一定要智商相近的女生相处,要不然没法交流。后来,来了个PKU毕业的女博士,个子也很高。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在暗自纳闷:这小子怎么还不下手?两年后,他俩一起去旅游了。
  最近,我在电视上看到了陈思诚。我记得很早前,他和佟丽娅曾经公布过恋情。我忽然问了句:他已经结婚了吧?同事说不知道。而这会,我刚在微博上看到他俩将要举办婚礼的微话题。
  我忽然发现,原来我一直忘了问自己。

powerstage | 留下评论
10 / 55首页...89101112...203040...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