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13日

  昨晚同事们聊到了白醋。我想起我一直想买一瓶白醋,但好像北方只卖甜醋。同事说白醋是有的。
  我之所以想买白醋,是因为我们宿舍的花洒渐渐被水垢堵了。花洒刚新装上那会,喷洒还是很均匀细腻的。现在有的孔斜着喷水,有的孔不喷水。水出得不顺,索性从边上的缝渗出来。洗澡的时候冷热不均,中间的热乎边上的凉爽。我曾经用可乐试着把水垢溶掉,但效果实在不咋样。大概碳酸还是太弱了点。于是我就有了用白醋溶水垢的想法。其实我并不做菜,为了清理花洒的水垢而专门买一瓶白醋好像有点浪费。同事听了我的想法,告诉我其实可以用牙签来清理喷口的水垢。我恍然大悟!刚好这会我办公桌上放着一瓶牙签。
  晚上回宿舍,准备洗澡睡觉。等我把衣服扒了才想起清理花洒的事。可惜办公桌上的牙签我忘了带。我拿着拆下来的花洒正准备找可以代替牙签的用品,结果发现桌上正好有一根牙签。那是我前几天和一同学去吃馆子带回来的,是从筷子套件里取出来没用过的,裹在纸里还没拆。我顺手带了回来只是不想浪费掉,这是我的一个毛病。其实当时我也不知道带回来能干什么用。现在它突然派上用场了。人世间最浪漫的事大概就是这样吧:当你需要一件东西的时候,它刚好出现在你面前。
  我拿起牙签开始捅花洒的喷孔。花洒上的孔有好多好多个,我捅得忘乎所以。在这正当十月中旬的夜晚,冷空气刚刚扫过,夜里温度只有十来度。我就那样打着赤膊在淋浴室里清理花洒。其实我还忘了一件事:不是只有夏天才会有蚊子的,秋天蚊子叮人会更厉害。等我清理完花洒时,身上已经起了两个包。而蚊子早已不见踪影。花洒接好后,出水果然比以前顺多了。在这样的花洒下淋浴,才能叫享受。之前的那些寒冷骚痒,都一起被清洗干净了。

powerstage | 留下评论

电影之《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12日那天晚上,我终于把《致青春》看了。这部电影存在我硬盘里许久。我之所以一直拖着没看,是因为我一直很珍视看这部电影的经历。但凡与青春爱情有关的电影,我都如此般。可能是想有一天和一个女孩一起看。《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也是这般。但是12日那天早上,我不小心从电影频道里看到了正在播放的《致青春》,而且看得没头没尾很不完整。于是我再也拖不下去,忍不住晚上把它看完整了。
  其实说起来,这部电影只是在说四个女生的青春,男生只是配角。朱小北的青春是悲惨的,黎维娟的青春是世故的,阮莞的青春是纯洁的,郑微的青春热烈的。虽然我还没看《那些年》,但早已听说“每个男人的心中都一个沈佳宜”。每个男人的青春时代里又何尝不是都有过一个郑微?她是那么的活泼可爱,那么的热烈奔放,以至于石头般的陈孝正都只能在这个“异数”面前投降。阮莞是女神级的人物,她的容貌和爱情都如此完美,以至于赵世永只能像做贼一样怀揣着对她的爱恋,隔空遥望。郑微是个有缺陷的女孩,她会受伤地哭,会发脾气,会柔弱地依恋,这才是一个有血有肉的女孩。
  在爱情面前,不同的人做了不同的选择。阮莞爱人爱得太深,以至于未能做到爱己;陈孝正正如自己所说,用做人的失败换来了事业的成功;林静受阴影影响太多,以至错过了许多;郑微做到了爱人爱己的平衡,但在听到施洁以死来争取林静的爱时,她选择了退出。其实她的退出未必能成全林静和施洁,这种放弃只是出于她对施洁的爱情的敬畏罢了。不过反正她也未必清楚自己对林静的感觉。曾毓对陈孝正的感情大概是嫉妒成分更多一些。所谓把名额让给陈孝正,爱惜才华,不过是用来掩饰将对方拆散这一阴谋的借口。
  陈孝正的确是失败的。但他还是回来补救自己的人生了。既是如此,当初的想法就显得有些关键了。我还是没能摸清陈孝正当时的想法。当郑微听到陈孝正说起当初在海洋馆对海豚训练员说的话时,所做的反应已被拍成了悬念。唉,我想去看看原著了。
  这部电影的拍摄还是比较有水平的。据说初出茅庐的赵微是得到了高人指点。灯光效果做得很不错,所有校园场景朦胧中都有一层光晕,这种感觉就像青春一样。当故事到了后来的现代生活,光晕都褪了去。大概青春逝去就是这样的吧。

powerstage | 留下评论

2013年9月6日

  H同学与老同学打牌,他们在打“掼蛋”。大头同学是个牌技高手,虽然初次接触此规则,但出手依然老辣无比。他总是能把一手不怎么好的牌憋到最后,等大伙好牌出光了,他再一波流出手,势不可挡。H同学说:咱们都是土鳖,大头是巨能鳖(憋)。

  H同学与大海同学聊天。大海同学说他媳妇没见过海,要带她去看看。H同学大惊:你都干嘛去了?老实交待!

  LY同学最近诸多感触。那日,她买了一杯塑料杯密封包装的醪糟,大发感慨: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合唱训练开始了。H同学拿着一张打印好的歌词开始念:“……啊—-男,啊—-女,啊—-合,……”旁边的Q同学好奇地凑过来,发现上面的内容是这样:“……,啊……(男);啊……(女);啊……(合);……”

  LYX同学:你们合唱唱什么曲目啊?
  H同学:《国家》。
  LYX同学:没听过。怎么唱的啊?
  H同学(唱):来……来来……有国才有家!

  H同学与YY同学搭伙,与YC同学和LL同学打羽毛球双打。开场不久,YC同学即被H同学一记大力扣杀爆头;最终风光了一整晚的YC同学终于输掉了这场球。
  H同学帮YC同学总结说:主要是被那一记扣杀爆头后,人变傻了。
  YY同学接茬:你头晕吗?你想呕吐吗?
  H同学不以为然道:那是来大姨妈的症状。

  LXY同学在电梯里等GH同学,GH同学还在办公室匆忙收拾东西。
  LXY同学控制住电梯门冲着外面喊:电梯已经来了!
  GH同学边收拾东西边喊:来了!
  等了几秒,LXY同学又喊:快点啊!
  GH同学又答:来了!
  LXY同学继续喊:电梯门要报警了!
  GH同学再答:来了!
  答毕两秒后,GH同学终于收拾完毕,开始奔向电梯。这时躲在角落的H同学抬头喊道:还有两分钟,你先下去吧!

  小星同学在QQ群里问:有人看过蛋糕上的草莓吗?
  H同学:看过,也吃过。
  小星同学:一部日剧,泷泽秀明主演
  H同学:!O&*$^@(*#&

  H同学与朋友们一起打羽毛球。到点收工时,J同学说最近打得有点多,脚底起泡了。
  H同学关切地问:哪只脚起泡了?
  J同学说:是右脚。
  H同学瞅了一眼说:不错,继续努力,争取把另一只脚也磨起泡……

  WQ同学要给H同学介绍MM。
  H同学问:你介绍成功了几对?
  WQ同学:迄今为此,还没有一对成功。就当是在攒人品了。这么多年攒了不少,应该差不多了……
  H同学:那我帮你再多攒一点吧。

powerstage | 留下评论

中轴线之夜

  周五那天晚上,我和一老乡一起吃了个饭。之后在奥林匹克公园里逛了逛。
  其实我并非头一回在晚上逛奥林匹克公园。上次已是两年前。那时我和我父母一起来的。印象中就是有很多小商贩,有不少人在放风筝。总之人是不少的。这次自然也不例外,依旧很多人,很多风筝。我们先是从北园走到南园。进南园时是从东侧的一个入口进的。那里刚好有个高台,有一群演员正在排练大型舞蹈。台下一群人在围观。这个入口是帖着一条水道的。在地图上,这条水道是南北走向,北边通往一个龙头状的小湖。如果光看这湖的形状,你一定以为那是一条龙。何况这种设想正符合国人的爱好,更契合我国的文化。但这“龙”的尾巴是卷的,所以整体看起来是一只海马。到现在我也搞不清这水道设计到底本意是龙而施工过程搞了个大乌龙,还是本意就是想画个大海马。
  河道两边是冷清的。走到奥运火炬边时,我们拐进了主道,也就是传说中的北京中轴线。走到这,我又想往北走了。因为之前从北园往南走的时候,我看到南园黑压压的一片人群,我很想知道这里有什么事情这么热闹。在我们要拐弯向北的拐点处,我看到的是几个小地摊,几个放风筝卖风筝的小贩,拿着激光电筒照来照去的小贩,来来往往的闲人。和我之前的印象一样。再往前是一个被大棚罩住的美食街。出了美食街,有一群人在一台大屏幕电视机前围着。电视机旁边的音箱里传来幼稚的童声,盖住了音乐,也盖住了周围的嘈杂。人群里一个大人拿着话筒蹲在两小孩旁边,两个小孩正在奶声奶气地唱《荷塘月色》。这大概是个露天K歌摊,摊主收点小费供大家K歌娱乐。这让我想起南方的夜市。每当夏天的晚上,街边的摊主们就开始摆开桌椅,摆好电视和DVD,准备好炒田螺、啤酒等食物,夜市就此开场。人们坐下来边吃边唱歌。我一直以为这种露天K歌的场景是南方特有的文化,没想到我大帝都也开始出现了。离开K歌摊十多米,音响里传出的音乐就基本上被一组鼓钹声给盖住了。K歌摊北边不远处,有两个老头在敲鼓,一个老头在敲钹。他们敲得很单调,一直在重复一组组合节奏。我根本没弄明白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单调地在这玩弄这些器乐。然而随着我继续向前走,视线逐渐离开他们,一群老太进入了我的视野。她们排成四排,每人都拿着两只粉色丝绢挥舞着,随着鼓钹声有规律的挪动着。这时我终于明白那几个敲鼓钹的老头为何一个劲地重得一个节奏。过了大妈方阵不远处,有一个摊子围的人特别多。我们从人缝里往里瞧,是几个人在搞演唱,只有话筒、调单器和音响,没有吉他、电子琴和鼓。唱的人只有一个,嗓音很正。其实人坐在音响旁边,他们穿的T恤都印着“爱相随”。在他们前面五米处摆了一个爱心箱,箱子两边各摆了两张大纸板。我发现唱者和他们的几个同伴眼睛都没有睁着,除了在另一个话筒前一直感谢往爱心箱里投纸币的女孩。原来这是一群盲人在自食其力,那个女孩是唯一看得见的人,负责照顾他们。再往前,有一群人在跳绳。他们站在一个方阵里随着音乐变换着各种花样跳。大概这是一个俱乐部组织的活动。在他们方阵前面摆着一些说明,内容大概是买了他们的专业跳绳就可以免费学点花样,他们的专业跳绳原价XXX现价只要50……过了跳绳方阵,我又看见一群人围着一个大屏幕,音箱里传来跑调的声音。这大概又是一个K歌的场子。过了这片K歌摊,居然有那么一段路是没人摆没人围观的清静路段。但这清静很快就被一个奇葩的场子给结束了。我大老远的就看见一个男人穿着上绿下红的绣花舞蹈服使劲地扭动着,一个打着赤膊的瘦瘦的小伙子拿着话筒在旁边使劲造氛围,他们身后的喇叭传来动感的音乐。路边有那么零零星星的几个观众在看这两个奇葩表演着,没有人给钱,地上也没摆着放钱的盒子箱子。我很奇怪他们的目的是什么。过了一会,穿绣花舞蹈服的人累了,退到喇叭旁边,把舞蹈服脱下,赤裸的上身早已全是汗。那个拿话筒的小伙接过他的场子,开始胡乱地扭动着他瘦瘦的身板,赤裸的肉色在昏暗的夜幕中格外显眼。在他们的不远处另一侧,有一群老头老太在蹦迪。他们没有任何的套路,想怎么跳就怎么跳。这种情形下,你会看到老年人们丰富的想像力。其中一个瘦小的老头夸张地把手摆得老高,那动作像是在大摇大摆地走路,样子很滑稽。因为靠近南园的北门,来往的人不少。有好几辆小三轮在卖小吃,有湖南长沙臭豆腐,有杂粮煎饼,有凉皮,有烤面筋、肉夹馍、土豆串……从北门穿过一道马路,我们进了北园。除了靠近门口处有一队大妈在跳舞,后面的路段显得很清静。有几个大叔拿着大杆的毛笔醮了水在地上练字。有的人练繁体的楷书,有的人练草书。有一个老爷爷带着两三岁的小孙女,虽然同样是用醮水练字的大杆毛笔,爷爷练的是字,小孙女则拿来画兔子。这个小朋友抱着和她差不多高的大杆笔,画了几个圆圈,无论我怎么看,也没瞧出兔子的模样。爷爷站在一旁边只是安静地看着,场面很是温馨。不知不觉又走到了一道路旁。出口旁边有三个人站在谱架前练习吹葫芦笛,两个中年,一个少年。他们站的地方离主道偏远,围观的人因此很少,又或者大家都只是远远地站着看他们练习,刻意给他们留下安静的空间。我们再次穿过马路,进了另一个园子。园子入口的旁边又有一大群人。这次是围了足足三层。他们都是年纪较大的中老年人,在一个人的指挥下,齐声唱着歌。外面有几个围观的人一起跟着唱。大概这是一群退休老人组成的合唱团在练习合唱。在他们的前面摆了几张歌谱和一些介绍,大概是想吸引更多的人加入他们。不远处,有一个人坐在椅子上独自唱歌,旁边是他的音箱,前面摆着一个装钱的盒子,后面是一辆残疾人用的车。周围没有围观的人。他的嗓音没有跑调,更牛的是,他唱的不是中文歌,听曲风大概是俄罗斯的民歌。可惜这里太冷清,没有人来欣赏,也就没有人往盒子里放钱。在园子北侧靠近出口的地方,我又看到了一个K歌的摊子。但这一次话筒里传来的声音不是歌声,而是一个人在用嘴模拟各种乐器演奏一首曲子。他的确做到了。围观的群众里响起了掌声。出了这个出口,就是奥林匹克森林公园了。公园大门左侧不远处,传来电影《太极张三丰》的片尾曲《随缘》。我循声望去,有几个穿白色太极服的人在休息。此时已是夜里9点多,森林公园入口已经关闭,我们于是掉头返回。东边的月亮很明亮,在二十多分钟前,它还是与交通灯相映成趣的高度,现在已经升起老高,倚在一座新盖起的三柱塔旁。附近的路已几近无人,只剩下宁谧的路灯温暖着夜色。
  北京的中轴线从昔日的皇城里延伸出来,一路向北,贯穿整个奥林匹克公园。而今,沿着奥林匹克公园里的这段中轴线,人们的各种原生态活动场景逐渐聚集到这里。有骑三轮卖小吃的小贩,有摆地摊卖小饰品的小贩,有露天K歌摊,有跳舞的老人,有骚动的奇葩青年,有练习乐器的人,有练习跳绳的人,有练习毛笔字的书法爱好者……这些景象在两年前我都不曾见到过。或许在从地安门到奥林匹克公园南门的这一段中轴线上,还有更多的精彩。曾经凝聚了几千年帝王文明的中轴线,如今也成了百姓们的狂欢地。假如有一天有老外想看中国低层人民的生态,我一定会带他来看这里的夜景。

powerstage | 留下评论

2013年8月10日

  XJ同学遇到棘手问题,任务计划中的程序失效。于是她打电话向LG求救,无果;找H同学求救,无果;向ZWJ同学求救,仍无果。此时膀大腰圆的DK同学进来了。他三下五除二解决了问题,众人仰慕无比。H同学总结道:解决问题的能力与吨位成正比。

  中午,LF同学在食堂碰到斜背着小挎包的H同学。
  LF同学:这是要干嘛?
  H同学:出游。
  LF同学:吃过饭后去哪?
  H同学:回去睡午觉。
  LF同学:你不是说要出游吗?
  H同学:梦游也是一种游。

  校友A同学要辞职离京,走前在群里发图送东西。H同学瞄见照片中有一排书,最右一本书名隐约可见是《哈**特》。H同学兴奋地抢先发言:我要那本《哈里波特》!A同学回道:那是《哈姆雷特》。

  中午吃饭,众人聊起某大神。高龄的他仍奋斗在工作岗位上,妻子退休在家一人孤苦伶仃。
  DL同学:当成功男人的老婆真不容易啊!
  H同学:是啊,得一直站着,挺累人的。
  DL同学:为啥要一直站着?
  H同学:没听说每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都站着一个女人吗?

  XW同学与H同学交流工作问题。H同学端着一杯咖啡,很是悠哉。
  XW同学:最近在做什么平台?
  H同学:不是平台,只是产品。
  XW同学眼里充满好奇:什么产品?
  H同学:是从某变量值反演得到某变量值。
  XW同学目光里充满了崇拜:是用那***的方法吗?
  H同学:不,只是拿两者作了个简单比较建立的关系。
  XW同学眼里的崇拜变成了疑惑:是统计了多年的资料吗?
  H同学:不,只统计了不到一年的资料。
  XW同学眼里的疑惑变成了不可思议:两者的关系是不是很明显?
  H同学:不,两者的关系非常发散。
  XW同学从不可思议变成了震惊:那结果岂不是很不靠谱?
  H同学:是的,不靠谱到令人发指。

  众同学在群里聊起电影《致青春》。
  Z同学:没啥太大感觉。有同感的没啊?
  H同学:同感同感。确实没太大感觉。
  Z同学:主要是我们大学宿舍不许男女混入。
  H同学:我没感觉主要是我还没看。

powerstage | 留下评论
10 / 53首页...89101112...203040...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