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25日

   某日下午,D同学约H同学一起去茶馆喝茶。当中,D同学拿起一本茶杂志翻开,看到一个茶农用手炒茶的图,于是问茶店服务员MM:手炒的茶和机炒的茶有什么区别?H同学插话道:手炒的茶有肉味。

  某日晚上,众人到海底捞聚餐。做甩面的小师傅过来甩面,站在老龙同志的身后呼呼呼地施展身手。做完了,把面放入锅中。老Y同志发话道:这上面没沾老龙同志的头发吧?众人笑。H同学接话道:不知道珍贵了吧?这叫龙须面。
  
  W君一向勤简朴素,三双袜子轮着穿,于是袜子天天洗或者隔天洗,基本上保持每双袜子只穿一天。当年有位同学曾惊叹其一双袜子穿了一年多还能保持洁白如新,被W君引以为傲。那日W君与小N同学打完篮球回来,洗过澡之后W君把袜子手洗了,然后又把拿衣服到洗衣机旁。掀开洗衣机,看见小N同学刚刚洗好的十内双袜子,H同学顿时泪流满面,那些荣耀都成了浮云,那些天天手洗袜子的辛酸一齐涌向心头……两个星期后,H同学买了回了十双袜子。
  第二天,他从十双袜子里抽出两双,依旧每次换一双洗一双,洗一双换一双……

  小Q同学从家里带来了自家做卤牛肉。中午,大家围着餐桌吃着牛肉问小Q同学这牛肉怎么做。小Q同学说:先整块煮熟了然后卤一晚上。H同学感叹道:卤一晚上得多累啊!众人笑。小赵同学意味深长地问H同学:怎么个撸法?H同学愣了一下,做了个手持木棍搅拌的动作。

  小覃同学身形偏瘦,戴眼镜,眉清目秀,眼神温婉,极富书生之气。周末,他独自一人背了个小包坐在一大学校园里看书。一MM过来搭话:“你在看什么书呀?好特别啊。”小覃同学把书亮给MM看,说这是一本佛经。于是两人就看经书交流起心得来。末了,MM问他要了电话,问他平时都忙些什么,周末是否有空,欲请其吃饭。小覃同学说他下了班就逛逛街啦,看看书啦,带带孩子啦……

  W君参加乒乓球赛,抽签时不小心与同室高手Y同学抽成对手。W君思前想后,决定弃权。球赛开始时,W君没来现场,只听别人说Y同学已经杀入四强,正和别人争夺季军位置。次日,W君问Y同学战况,Y同学说:别提了,另外一个种子选手没来,我一场没打就进四强了,还第一场就输给了别人……

  午饭间,大伙聊起最近菜价下降的事。Y同学说他昨天买了三根大芹菜,才花了一块多钱;本来已经走到收银处排队结帐,结果看见大家的购物车里都放着芹菜,他心想这芹菜一定便宜,于是回头去拿芹菜了……H同学悠悠地说:人家芹菜帮在超市搞活动,你凑什么热闹啊?

  H同学加入了合唱团。某日,与合唱团成员ZW同学聊天。
  “我被调去低音部了。”
  “啊?”
  “低音部可真难唱。”
  “嗯。”
  “你是哪个部的?”
  “走音部的。”

newstage | 留下评论

天堂与地狱同在

  因为某些原因,我开始了租房生活。在租房合同上签下字的时候,面对即将到来的租房生活,感觉有点迷茫。唉,该来的总是要来的。每月三千多的房租,基本上把我逼成了月光族。
  拿到钥匙后的那几天,一直没空搬家。同事说租了还不搬,太浪费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辗转几天抽个空把锁换了,才安心计划搬家。某周末下午,去了趟批发市场,购回一些生活用品。记得那天我两手各拎着几大件物品,为了省钱不肯打车,从市场一路走到城铁站,坐了几站城铁,出站又继续走了二十多分钟的路,最后又踉跄地爬上五楼,终于站在了家门口。掏钥匙的那一瞬间,我泪流满面:钥匙放在办公室没带过来。我只好拎起一堆物品,打车回去。次日,在小N同学的帮助下,完成搬家任务。本以为要做两趟搬上楼的,没想到在我上楼开门的功夫,小N同学把我所有的家当全拎上来了。我问他东西是不是有点多,他说很少。我说一年后就没这么轻松了。
  这房子没有人住已经快半年了。当初我打扫时,整个房间的地面都积了一层灰。扫完后,我基本被染成了土人。最糟糕的地方是厨房,石板灶台上已经积了厚厚的一层油烟。我用了整整一个下午,在钢丝清洁球、开水和洗洁精的共同作用下,才算把它擦得不那么恶心。清洁球直接擦废掉。后来又用墙纸把周围装饰一番,总算看着舒心点,以后吃饭就靠这些家伙了。其它的各种小问题也不少,比如马桶的盖是坏的,热水器的插头够不着插座,水管有一处漏水,有一个水龙头是坏的,总水阀被严重锈蚀,卧室门没有插销,衣柜门坏了,客厅没有椅子……解决这些问题直接废了我整个清明假。那几天天天都往批发市场跑,还得请物业来维修水管。
  小L同学把她家多余的炒锅送给了我,我到市场买了把炒菜铲。后来又买了米和油,价钱的贵廉与否我基本上没有概念。折腾了若干天后,我终于得以做了回饭。菜很简单,一道炒生菜,一道番茄炒蛋。虽然不是什么大菜,至少盐放得很合适,心中暗自庆幸多年前的功夫没有忘光。
  从此上下班都得走远路了。刚开始住下那几天,我都是坐公交或城铁。城铁人多拥挤,因为换乘站太长,时间上反而要多花点;坐公交则不确定性太大,等车时间没准头,是否堵车也没准头。两者都需要走十多分钟的路才能到达乘车点。后来发现还是骑车花的时间少点。刚开始的时候,在马路上骑车是一种挺新鲜的体验。我的车刹不怎么灵,后刹刹起来总能引起一阵怪叫,我也因此省去买车玲铛的钱。路上车很多,很多人骑得不怎么快,而我又总喜欢骑快车。于是一路上我就踩踩刹刹,嘎吱声不绝于耳。不过骑车安全系数偏低,每次过马路都提心吊胆,即使在道上正常骑也未必就能高枕无忧,偶尔会有机动车从旁边窜出来,或者非机动车从后面贴身超车过来。有一回,一个小哥从我后面把我蹭了一下,我们都各自晃了晃,然后停下,我停到他身边说了句“小心点”,不料他悖然大怒说“你敢骂我”,把车扔到一边就冲我过来揍了我两拳。然而我反应迟顿,没等我开始生气,他已经打完收工走人,走前还甩出几句地道脏话。事后我不由自主地思考了两三天,想着当时应该如何如何,白白少了几天好心情。唉,地球是危险的,还是隐忍一点罢,你很难搞清对方他爹是李刚还是他是李刚他爹。不过至今想起来,打在我身上的那两拳,就像两个扔过来的拳击手套。
  搬来房子后,每天回家仍难准时,而每天离家却还得准时。独自一人穿梭在车流汹涌的城市中,在未来的一年里将成为我的常态。对于这种状态,我说不上喜欢,也说不上讨厌。那个家,有许多方便,也有许多不便。天堂总是和地狱同在的。随它吧。

newstage | 1条评论

我的风筝我的风

  三八节是个好节日。
  为了哄女孩子开心,团委组织大家于三八节前一天中午去放风筝。那天的风挺大,也挺飘忽。一群青年男女来到操场上,开始架起风筝。那些风筝很古怪,有的风筝骨比较长,搭在风筝后面会弯成弓形;有的则是直挺挺的。有的说应该搭在风筝背面,有的觉得应该搭在前面。至于谁对谁错,放一放就知道了。俗话说不管黑猫白猫,逮得住老鼠就是好猫。只要能让风筝飞,它就是系在风筝尾巴上也是对的。
  搭好了风筝的已经开始拿去放了,一般都是男的拿着绳子跑,女的看着笑。那风筝总是眼看着迅速爬升,突然一个180度旋转就栽到地上,就像股市里熊追牛。还好那风筝耐摔,捡起来还能继续摔。于是操场上就是这么一副景象:几个硕士博士拉着风筝满场跑,风筝在空中呼啦啦地打着转,还有一群硕士博士看着笑……嗯,弱智儿童欢乐多。
  以我的理解,放风筝是不需要跑的。于是我就站在原地一点一点地放线,风筝就一点一点地上去了。上面的风常常变向,风筝忽左忽右,我也拉着线左右移动,基本上这风筝就上去了。不过也有一回风筝旋转180度直栽地上。捡起来一看,风筝基本没走样,不过再也没能成功上去过。
  玩了近一个小时,活动结束,大伙陆续散去。只剩下我们几个赖着不走的人接着放。风筝只留下两个。FJ同学拿着一个,还在孜孜不倦地满场奔——大伙都说他是个很有个性的人;我手里拿着一个,线长是其它风筝的三倍,风筝在高空的另一端。RT同学看着高高在上的风筝,说想感受一下风的力量,于是我把线递给他。他说,小时候,风筝对他来说就是一项田径运动。
  不一会,FJ同学的努力奋斗终于也有了结果,但是线的长度限制了他的风筝高度,我心中暗表同情。又过了一会,只见他两手空空地走过来,CH同学问:风筝呢?他说:飞了。CH同学又问:线呢?他说:跟着风筝一起飞了。嗯,他果然是个很有个性的人。

(外一篇)
  中午集体外出吃自助。吃完回来,路过一辆电瓶车,H同学一边走一边盯着车说:好车。往前走了两步后,H同学突然冒出一句:要是改装成兰博基尼,开在路上一定很拉风。大伙表示这主意不错。又走了几步,H同学又说:不对,应该把手扶拖拉机改装成兰博基尼,那发动机的咆哮声绝对给力。
  大伙走上天桥,底下车流来来往往,H同学伸出手掌,顺着车流缓缓挥动。ZH同学问他:你在干嘛?H同学回道:表演魔术。
  大伙穿过一院子,旁边是院子的围栏。围栏的另一边有座古典的建筑。GZ同学问:隔壁是什么?ZH同学说:是动物园。GZ同学说不对,那不是动物园。想了一会,又说:哦,是动物园。CY同学说:是不是找到了回家的感觉?
  来到另一院子,经过某条道时,看到道的另一头有一堵墙,墙后面是几栋老楼。GZ同学感觉似曾相识,问是何地。ZH同学说那就是我们院子的南墙,翻过去就到了。H同学说:可惜,没有翻墙软件。

newstage | 留下评论

2011年2月25日

  H同学吃饭一向很虔诚。在食堂打的菜,不管好不好吃,不管是多是少,他基本吃光。连收餐盘地师傅都激动地说:真干净!因此,打饭对于H同学就像结婚典礼,食堂的阿姨就像神妈,那一舀菜递过去,潜意是“你是否无论此菜难吃或好吃、给多或给少、太咸或太淡、太油或太清、或辣或苦,都愿意将它吃光?”,H同学接过那一舀菜,潜意是“我愿意!”
  H同学与女同学L聊天。L同学说她喜欢安逸的生活,有个窝,然后就整天窝着不想动。H同学黯然神伤,回了句:我想我这辈子都不会有窝,只有猪窝(租窝)。L同学说她喜欢孩子,有个小孩多好玩啊。H同学说:也对,没事可以牵出去溜溜。L同学说:孩子金贵着呢,得抱着溜。H同学说:你家LG就这样被晾一边了。L同学说:可以牵上他。H同学说:LG被当狗屎(使)了。
  H同学收到短信一条,内容是一篇巨长的短信:观音菩萨言……各路神仙都来保佑你,你要传给十二个朋友和亲人,四天后必有好运,如删除或不发,一年不顺(就当拿话费烧香吧)。H同学叹一口气:移动真狠。遂输入ctrl c和12串ctrl v,按下发送键,心中默念:菩萨,你懂的。

newstage | 留下评论

电影之《阳光灿烂的日子》

  前天看了《阳光灿烂的日子》。看完了去搜一下资料,发现是1993年拍的。那会儿我还在上小学。
  百度知道里把拍片的背景说了一番。结论是这是一部有血有肉的电影。我很同意这个结论,要不然我怎么会喜欢它呢?要动作没动作,要激情没激情,只有妙曼古旧的音乐和淡淡的光影包裹着的青春,很真实。我不是那个年代过来的人,即使是那个年代过来的人,也只有在北京并且是部队大院长大的人才有那种相似的经历。所以一定会有人比我更喜欢这部片子。这终究是60后的部分人的故事。而80后的故事还没有人去拍。其实80后的市场很大,有共同的成长经历,有宽松的社会背景,经历了中国的巨变,伴随网络成长,成为首批被网络凝聚起来的一代人。可能唯一的不足是目前刚刚踏入社会舞台,故事不够多不够复杂。前不久出了个《老男孩》,引起不少共鸣,但可惜太短,不足以作为一个可纪念的里程碑。将来应该有更长更大气的电影来替代它的地位,成为每一个80后纪念自我的电影。
  有一句影评是这么写的:本片……展示了一个时代和一个国家的混乱与成长。我觉得以我的智力我是思考不到这种层次。导演在想什么我怎么会知道呢?别人又怎么会知道呢?你挖得很深,可能导演只是关注故事本身;你以为他是肤浅的,也可能导演只是装疯卖傻。反正故事摆在那,爱怎么解读便怎么解读呗。也许这才是深层艺术的所在,它给你留下的是很大的空间,你可以添加自己的结论和想像,就像名画《蒙娜丽莎》一样,看的人不同,看时的心情不同,看到的表情也不同。但反正不会有人因为那句展示时代和国家什么什么的结论而喜欢这部电影。
  但凡涉及文革,都会被人质疑立场问题。姜还是老的辣,他不表什么立场,他只讲故事。有一句影评我很喜欢,是这么说的:难道说那些欢呼的青年们激情思想以及荷尔蒙也有对错真理和谬误之分吗?
  网上还提到了穿帮镜头。不仔细看,还真没发现啊,哈哈。整部片都充满着汗水的味道,原来故事背景是夏天。然后拍的时候却是秋冬季节。我说怎么感觉像秋天的老北京呢,树都是枯的。当然,这些都没有主角那呵出的一口白雾有趣。

newstage | 留下评论
20 / 54首页...10...1819202122...304050...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