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周年国庆

  因为没钱回家,我成了留守非儿童。Leader看见了说那你就过来值班吧。就这样,我光荣地成了国庆大假期间坚守在岗位上的劳动者(T_T)。好在值班室有电视播着,阅兵大典还没错过。不过CCTV的导播估计还是那个奥运御用导播,那个全国人民都想把他拉出去tjjtds的导播,该放大场面镜头的时候他专门搞特写,群众表演的时候他去拍马屁。

  阅到飞机方阵的时候,门外传来一阵马达轰鸣声,有人叫了声“飞机来了”,大家呼啦啦一下全跑到门外看天空,搜了半天没看到一架——估计是空调的风机开机了,或者是有辆车刚跑过去。大家扫兴归来继续看直播。两分钟后,几排战斗机真的从西边的天空划过去了。

  晚上,焰火晚会继续直播。不过我们地理位置不错,远远地可以看到天安门方向打得比较高的焰火。真实的焰火果然比电视上的漂亮多了。现在的焰火厂家真是越来越有才了,笑脸、鸽子、60、蝴蝶的焰火形状全弄出来了。快结束的时候,全体Core们到广场来与广大群众一起载歌载舞,这其中有第三代代表人物(简称三代表),不过走路已是颤颤巍巍需要有人扶。幸好音乐节奏还算缓和,要是这喇叭里突然传来一阵Mikle Jeckson的劲爆音乐或者来一段周杰伦的《双截棍》,那还不得把老人家折腾到骨头散架?

  中午在网上看到朝鲜也举办了60国庆大典。朝鲜的人民兵果然有才啊,正步踢得极有弹性,女兵方阵踢正步的时候那只能用“花枝乱颤”形容。中国的正步是踢着前排的小腿肚走的,朝鲜的正步是踢着前排的屁股走的。我听不懂韩语,不过我总觉得那些方阵似乎全都欠了电视解说员的钱,要不然解说员的解说能如此激动还带点哭腔?不过人家就算踢得再烂,那拍摄水平也比那奥运导播强。奥运导播们,学着点!

oldstage | 2 条评论

战蚊子

  我们刚住进的宿舍是一个很老的楼,我们住的三楼很多年没有人住过了。不过没有前人给我们作传说,我们也就无从知道这里有没有发生过什么恐怖事件。由于宿舍极其简陋,挂蚊帐很是不方便。不过室友还是很淡定的把蚊帐挂上了。而我,则是懒到连取蚊帐都不想取了。好在前一个月,我们过得相安无事,一只蚊子没见着。不过,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就有蚊子,于是第二个月,我们小得挤不下第三个人睡的房间里引来了一批蚊子。不过天还热,我们开着风扇,蚊子只得在风中飘摇,我们依然相安无事。
  某日,天凉了,我们没开风扇,蚊子终于可以稳稳当当地着陆于我们的皮肤上,从那时起,我就没几晚睡过好觉。室友在蚊帐里依然相安无事。他对我宁可被蚊子咬也不肯挂蚊帐的行为很吃惊。我们俨然是两种不同风格的人。有一天,我终于忍无可忍,买了一盘蚊香。对门的同事说只要点上半截就能一夜平安。我信了,于是点了一小截,苦于没有地方摆,于是把那一小截蚊香摆在另一盘蚊香上,然后看电视去了。不一会,那一小截蚊香把下面的一整盘蚊香全点着了。那一晚,前半夜我睡得很香,后半夜,蚊香效果已过,蚊子死灰复燃,又痛苦了一晚。第二天晚上,我前半夜点了一截,后半夜被蚊子闹醒后再点一截,折折腾腾过了一夜。第三天我索性把整盘蚊香点完了。终于在某天晚上,蚊子不再兴风作浪,我以为这个世界从此清静了。然而过不了几天,我再一次被蚊子骚扰至天亮。我不得不在大秋天里开起电扇,配合蚊香,总算熬过来。
  一天,我问小V他宿舍有没有蚊子,小V一副乃不知有汉的表情:蚊子?我宿舍从来就没有蚊子啊。
  每天一盘蚊香是管用的,不过消耗也是巨大的。终于没几天,我的蚊香就耗光了。耗光后的第一天忘了去买蚊香,相安无事;第二天,还是没想起要去买蚊香,当晚蚊子卷土重来,宿舍里风云再起,早晨起床看见两三只胖胖的蚊子得意地趴在墙上;第三天,终于想起要买蚊香,结果店里卖光了……我再一次陷入无尽的骚扰中。终于我怒了,不就两三只蚊子嘛!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舍不得媳妇套不着流氓,老子豁出去了,把被子一掀,把我胴体祭出,想来喝血的我用巴掌欢迎。很快我就拍死了四只,心想这下可以安睡了,不料黑暗中脸上又被蚊子撞到;再拍死两只,心想应该没有了吧,结果耳边传来翁翁的声音……奋战了一晚,统计了一下,总共有9只以上的蚊子尸体被我扔到床下。早上起来整理床铺,发现枕边还有三四具蚊子干尸,墙上还趴着四只吸得饱满得意洋洋最后还是被我用毛巾拍死的蚊子……
  吃晚饭的时候,和同事聊起蚊子,小W同学大吐苦水说买的液体蚊香一点效果都没有,我告诉他们从昨晚到今天早上我拍死了16只以上的蚊子。小V说了句:看到你们被蚊子咬成这样,我感到我很幸福。这句话我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呢?小W同学约我今晚去买电蚊拍,我说与其事后报仇,不如先下手为强,我只买蚊香。于是晚上我和小W去家乐福,逛了一圈,发现电蚊拍卖光了,我想要的那个牌子的蚊香也卖光了,只剩下两个杂牌蚊香。算了,先买下两盒将就几个晚上吧。
  结帐处排队的时候,我忽然看到旁边的货架上有个红色的盒子如此耀眼,心想原来蚊香摆这来了,于是伸手想要拿一盒,一看牌子,杰士邦的,于是把手收了回来。

oldstage | 2 条评论

09年09月09日09时

  谨以此文纪念这个特殊的时刻:09/09/09 09:09:09
  可惜它已经过了。

oldstage | 3 条评论

老外的尴尬

  前些天,一老外来我们这搞讲座。台下一群人如我者,听得晕呼晕呼不知所云。老外自顾自地翻着PPT念着英文咒语。话说他用的是我们这边的电脑,操纵系统是中文的。就在此时,他一个不小心点了右键,屏幕上突然弹出一个中文菜单,老外被吓着了,鼠标在菜单上游来游去不知道停在哪个选项上……

oldstage | 2 条评论

七夕节

  (一)断章
  ……她无限温柔地看着我,说:“我总觉你是上帝派来守护我的天使。”
  我也无限温柔地看着她。从我的角度来看,她就是我的天使,只不过傻傻的她没感觉到。于是我说:“难道你没发现你背后也有双隐形的翅膀?”
  ……
  画外音:这是两个鸟人的对话。

  (二)被尿憋的人
  中午,我们三个光棍吃完饭走在回宿舍的路上。D同学和Z同学在八卦,我无奈地扔出一句:唉,都是被寂寞给憋的……
  三个人回到宿舍楼里,一起进了WC的门一排展开小解。D同学说:嘘嘘的感觉真爽。Z同学回了一句:憋尿的感觉更爽。我无奈地又扔出一句:唉,都是被尿给憋的……

oldstage | 留下评论
30 / 55首页...1020...2829303132...4050...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