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毕业

  逛母校论坛,赫然看到师弟师妹们的毕业聚餐照片冲上了十大。那些照片里师弟们占了大半江山,摆着各种各样的醉态,一如当年我们的样子。是的,毕业了,谁管谁失态呢?反正也是最后一回了。只可惜当年我没有陪弟兄们一起失态,我伪心地伪装起来了。罢了,有些事过去就过去了,还是不要后悔的好。师弟们狂妄地自称“黄金一代”,我没有接触过他们这一届,但无论如何是有些不爽。算了,随他们狂去吧。
  前两天GW同学说等我们离开那天到火车站送我们,我们说不必了。H同学说怕到时候她要哭哭啼啼的,那就有得尴尬了。她说她从没送别过同学。我跟她说,每年毕业的时候,南京的火车站都很热闹,每天都有一批批的大学毕业生来到火车站送别他们的同学,集体哭,集体唱歌,很多拥抱,很多挥手,很是壮观。
  上周,小李同学打电话来,说他这个月12号答辩,等答辩完了过来找我狂欢,白天出去逛,晚上交流星际。今天是13号,又刚好是周末,他终究是没来,而过了周末我又得开工忙活了。算了,也许他昨晚正和他的弟兄们一起狂欢,一起喝醉,今天也许在睡个天昏地暗。如果他把这机会浪费在我这,我想他将来也许会后悔的。
  两个月前听到一首歌,叫《青春大概》,那时我在想,也许我已经没有资格去谈论青春了。我已是个奔三的人了。昨晚想起这事时,偶然瞄见镜中的自己,突然有点不认识自己。
  人生苦短,聚聚散散,一波又一波,我们需要在每一站都留下点悲伤吗?

oldstage | 留下评论

人是铁,饭是钢(外一则)

  上周六,F博士与我和H同学同去吃午饭时只喝了三碗汤,说是为了减肥。我们都莫名其妙为什么赘肉挤不出一点的F博士为什么要减肥,他解释说:血脂高,医生说有脂肪肝风险。一旁的ZXY说:不吃饱了哪有力气减肥啊。吃完收工时,F博士当着我们的面宣布下周午餐全部放弃。
  以往都是F博士第一个发出吃饭的号令,大家群起呼应,吃饭大军浩浩荡荡开往食堂。周一那天中午,F博士的号令没发,大家居然忘了吃饭这回事,以至于从不发号随大流的Z博士终于忍不住,承担起了这个重任。Z博士发号的时候,我都鄂然了一下。F博士的计划对于我和H同学来说已不是新闻,但其他人就不知道怎么回事了。饭桌上吃饭的时候,大家才发现少了F博士,Z博士问为何他没来,H同学答曰:减肥,瘦身美白。大伙笑。Z博士又问:他减什么肥啊,他哪里肥了。我答曰:内脏肥。大伙又笑。
  周二中午,F博士又实践了他的诺言。
  周三中午,临吃饭前,F博士突然站起来说要去吃饭——他说:不吃午饭下午饿得太难受了。大伙笑。

  =================我是分割线================

  今天中午吃饭,大伙聊天,不知怎么扯到长跑上来的。H同学于是来了兴致,把他的阿甘之路说了一遍:大学的时候长跑满分;曾经跑步翻越某高山,在山的另一侧溜了一圈一览某高校众美女,返回前在附近池塘捉了条蛇,本想把那蛇拿去卖了,但后面还是把它扔了,因为太臭……我插了句:当时那蛇也是这么想的。

oldstage | 2 条评论

佛曰:你——圆满了!

  五一前,我还在为答辩的事发愁不知何时通知Boss合适,Boss却突然先给我打来电话,问我答辩的事怎么办。我突然搞不清是谁要答辩了。原来是研部那边给各位导师发了Email催他们赶紧搞定答辩的事,5月20日是截止日期。
  去北京答辩,颇有点上京赶考的味道。不过人家古人还有娘子的叮咛嘱咐,我是孑然一身。到了北京,把论文打印出来,连致谢和个人简介加起来才50页出头。小D同学把他70多页的论文拿去给他Boss看时,他Boss看都不看,拿起来掂了掂,说:怎么这么少?人家那M同学都写了90多页,今晚你别睡了,回去再多写十几页。再看看自己的论文,捏起来似乎还没我的本科论文厚,会不会毕不了业?纠结到了晚上,终于因为懒,不想再弄了。Boss迟迟未定下答辩时间,而答辩委员的聘书又须提前几天送出,我左右为难。好在最后赶在周五下班前把聘书送出了。
  周日上午,给Boss试讲了一遍,讲了30多分钟,中间有点磕磕绊绊,Boss不太满意,把时间给我限制在25分钟以内。于是晚上对着PPT又大作手术,晚上12点半睡下,早上6点被早起的太阳照醒,7点多起床,8点半惶惶然到了答辩地点。
  答辩时我居然行云流水地讲了20分钟。答辩委员会主席C院士满意地说:节省了很多时间。然后大家提了几个着边际和不着边际的问题。看来各位老师对我这种小朋友还是很照顾的。最后,答辩委员宣读答辩评语和决议,大家鼓掌,一切都那么顺利,我仿佛听到远方的如来在说:你——圆满了!
  不过也不全是夸奖。给C院士送聘书那天,C院士让我把一本论文给他看,我说等我把论文弄成彩打后再给他送去,他说没必要,我也就听话了。结果答辩会上,Z老师就狠狠地抱怨我的论文图片看上去一片乌黑,什么都看不清。
  答辩完毕,去找C院士要论文,年事已高的C院士拿着放大镜照着文章给我指出文中几处错误后让我回去改,论文他要留下。又花了不少时间修改论文,把许多黑白的图换成彩色,最后让文印社彩打。打好送来后发现某图因为颜色太深,对比度完全打不出,只好换图重新打。折腾了一整天,终于赶在回上海前的最后一天下午五点把终稿版弄到手。既然C院士要保留,就有必要给他送去一本修改过的彩打本。哪知送到他办公室时他不慌不忙拿起原先的黑白本说:有个错误忘了给你讲,上次我没翻到那……泪奔啊!最后不得不用小刀粗糙地切了几个纸条把错误的一句粘掉盖住。好在最后拿给C院士看时他看着那边都没切直地纸条说:很好。
  原计划还要给Z老师送一本,但终究是没时间了,最后一天晚上九点多的火车赶回上海。人家唐僧取个经可是风风光光地飞回来,我只能坐着熬一晚动车一脸疲态地回来。人家都说答辩完了该轻松轻松了,我还有三个任务等着我,仿佛唐僧对悟空说:经书我先带回去,那边还有几个妖怪你去打打……

oldstage | 2 条评论

Just do it!

  周三,参加K歌大赛。那是一个高手如云卧虎藏龙的演唱台。
  我报了首《曹操》。在我上台前,除了看过我预演的人,没人能想像出我会怎么表演。轮到我上台了。演唱前我开了个玩笑,说口腔溃疡了一个星期了,不知道能否唱好,大家的高分是我治疗口腔的良药。众人笑。然后,music响起,我握着话筒把话筒架子放斜了狂吼,唱到“月光太温柔”的时候就伸手指天花板,唱到“明说暗夺地摸”时就做了个摸的动作,唱到“东汉末年分三国”时就伸出三个指头……因为是闭着眼睛吼,没看屏幕,结果词唱错了,节奏也一度被打乱。但是,我顾虑不了那么多,只管唱完再说。结果唱完后,掌声空前雷动,鲜花一把把地送上来……
  也许是大家同情我的口腔溃疡,全场唯一唱错歌词抢错节奏的我居然拿了个人气奖。事后,用G同学的话说是效果很轰动。看来此役是彻底颠覆了我在众人中的形象。
  记得08年春节在家的小学同学聚会,是在一个KTV包厢里。那时我唱了好多歌,因为大家都不唱。有个同学就感慨说小学时的我那么害羞……
  害羞,大概是因顾虑而产生,顾虑我们那些虚无缥缈的形象。其实大家都忙,谁有心思去琢磨别人那点形象?虚无缥缈的东西都是浮云。如果我们的生命突然明天就没了,那我们是不是今天就让那些妨碍我们做事的性格缺陷见鬼去呢?如果这样做是很有道理的,那我们又何须等那个前提假设成立了才去做呢?就像NIKE的广告说的,“Just do it.”
  其实对于我来说,连我所做的事都像浮云。有点像梦游。

oldstage | 留下评论

车展

  车展对于我就像个奢侈品,我想不出花50元门票进去能收获什么回来。我不是车迷,我也没有买车的钱。但如果把它当作某种经历,它倒是我未曾经历过的。我喜欢经历新奇,但前提是不需要花代价的。本来我已打算不掺和此事,结果F博士突然提出要请我去看车展。我一边伪心地说不必了,一边压抑心中的暗喜。F博士当然会一再盛情邀请,我当然也会恭敬不如从命。既然不是为了买车,那只能当是玩儿,既然是玩儿,就得有人气。
  听说周六那天看车展的人暴多。我们是周日的票,唯恐去了只能看人看不到车。周日那天早晨来到车展入口前,只见蚂蚁一样的人涌入展览中心。我们五个人一同来,分了两批进到馆内,好不容易才又聚回来。参观前每人抽了张展馆分布图,图上显示有两大系列展馆,一个是W系列馆,一个是E系列馆,每系列又分成多个子馆,把人弄得头都大。W馆的入口最先进了我们视野,于是我们先蹈进了W1馆的大门。不过F博士想先从门口边上的WC馆开始,不过他马上就被门口那排着的长龙吓住了。刚进到馆内,看到真实的各式各样的车和真实的车模,一时觉得新鲜无比。但很快就没啥印象了,因为没有看到大品牌,没有看到很新奇的车,也没有看到惊艳的车模。在这个眼花瞭乱的馆内,大量的人涌来涌去,很快我们五人便走散了,只有我们没相机的三个人还互相跟着。花了一个上午的时间把W系列馆参观完,所有的印象只剩下W4和W5馆的了。那里汇集了BMW、美赛德斯、VOLVO、MINI、保时捷和日系的一些品牌。W5馆由于美赛德斯的存在,参观人数比前几个馆要多出几倍,每一辆大奔的周围都围满了人,远远看去,就像一群蚂蚁围着几只大虫子。W4馆的保时捷更牛气,十几辆车全围在一个大展台里不让人靠近,只有VIP才能进去看车。看完一圈W馆下来,发现真正的风景线未必在车模那。你看人家奔驰咨询台的服务员,材料早被抢光了,只好站成一排面对前面一排相机。
  中午在馆外休息吃东西,五个人又重新扎成堆。下午向E系列馆进发。第一站是E4馆。进去之后,发现前面的感叹全都可以作废了——那个馆展出的全是最牛的牌子。什么莲花、路虎、宾利、林肯、劳斯来斯、凯迪拉克……不过很抱歉,这些牌子在这个馆子里还只能作陪衬,因为所有的人气都被法拉利和兰博基尼的展台吸引过去了。如果说W5馆可以用蚂蚁窝形容,E4馆只能用蚂蚁球形容——有法拉利和兰博基尼展出的那半边馆已经没法挤过去了,我们不得不先放弃参观,先去其它馆。在后面的馆看到了很多新奇的车,感觉远比W馆出彩很多。某个馆里,吉利车霸下半壁江山,甚至展出了跑车,那气势就像吉利的雄心一样,可惜我总觉得有些急功近利。在雪佛兰展区的一个角落里,一较车配了个Transformer的字作背景,看来这应该就是那个大黄蜂了,我盯着它瞅了半天,一直想不明白当时导演怎么就看上这辆样子普普通通的车当主角了。
  快傍晚的时候,我又回到E4馆,努力挤到法拉利展台前,把一排跑车逐个瞧了一眼。旁边的玛莎拉蒂被衬得冷冷清清。法拉利对面就是兰博基尼展台,展台不大,只有两辆车展出,围的人却是最多最密的。当我还在展台边上踮着脚往里瞧时,听见身后一哥们说:我觉得这里的车谁都没有兰博基尼牛B。

oldstage | 留下评论
30 / 53首页...1020...2829303132...4050...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