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19日

  H同学和大家一块吃午饭。大家边吃边聊。
  ZYH同学问ZJZ同学:听说你上次和人家老外聊天了?
  ZJZ同学:是啊。
  ZYH同学:你和他用英语聊还是用中文聊?
  ZJZ同学:当然是用英语聊。
  ZYH同学一副惊讶的表情。
  ZJZ同学:有些词不太记得住。比如政治家。我想跟人家说,孔子不仅是教育家,哲学家,某种程度上还是政治家……这个家,那个家,记不住。
  H同学:不都是home吗?

  ZQ同学:长途的话,滴滴专车和Uber哪个便宜啊?
  WL同学:Uber不接长途,好像。
  CC同学:快车比较便宜。
  H同学:17951便宜。

  N同学:屁股上长了一个疮,好难受。
  H同学:不是在肛门上吧?
  N同学:不是。在外边。用来坐的位置。就跟脸上的痘一样,只是比较大。
  H同学:要不买瓶祛痘的洗面奶吧。

  晚上,H同学和几个朋友在一块吃饭。ZYT边吃边看手机新闻。
  ZYT同学:蔡英文得票率已经过半了。
  LJQ同学:看来朱立伦没戏了。
  H同学:选票已经统计完了吗?
  ZYT同学:还没有。不过剩下的选票不多了,即使全给朱立伦也无法超越蔡英文。
  饭局陷入一阵短暂的冷场。ZYT同学继续看手机新闻。
  ZYT同学:黄致列居然票数最多!
  LJQ同学:大黑马啊!
  H同学:啊?那台湾总统变成他了?
  ZYT同学:哦,这是《我是歌手》第四季的比赛。

powerstage | 留下评论

2015年12月7日

  H同学参加万圣节聚会。参会的其他同学带了不少洋酒。
  Z同学见识多广,拿起一支红酒向大家科普:看酒好不好,就看它屁股够不够深。
  说罢,亮起酒瓶的底,大家发现果然有一个很深的凹槽。
  H同学专注地看着Z同学。Z同学从他天真的眼神里似乎看到一些疑问,于是回望着他的眼睛,以示批准提问。
  H同学:看人也是这样吗?

  群里在讨论要不要生二胎的问题。单身许久的FT同学插不上话,惆怅不已:一胎都不知道在哪呢。
  H同学:在你的心里,你的梦里,你的歌声里。

  帝都下了大雪。群友们纷纷晒雪景。
  I同学晒了一张很美的照片,白雪覆盖着白塔和古老的四合院,宁静,干净。
  I同学说这是在他们公司的厕所里拍的。
  众人纷纷赞他公司地理位置不错。
  H同学吟起了诗:你在厕所里看桥上的风景,桥上的人在到处找厕所。

powerstage | 2 条评论

HB家的儿子

  HB家的儿子ZJR同学上初一了。
  早在ZJR上小学的时候,老师就曾经告诉HB,她们家儿子会在学校里挣钱:他帮一些懒惰的富家子弟递饭碗买冰棍,从而获得报酬。HB终于明白那段时间她儿子为什么没找她要零花钱。她制止了这种行为。
  为了儿子的全面发展,HB下重金为他请教练请老师入各种培训班。小朋友先后学了打鼓、篮球、羽毛球等音乐和体育项目。
  小朋友在上电脑课时,在完成作业之余上网给自己测了测智商。据说只要过120,就能进学校的尖子班。他测得118。
  小朋友唱歌会严重跑调。在集体合唱时,他一开口唱,能把大家都带跑调。音乐老师只好求他别唱出声。期末音乐考试上,老师要求每个人唱一首曲子。他问老师是否可以带助演。音乐老师说可以。于是他带了班上唱得最好的四个同学跟他一同登台唱歌,而他不出声。最后音乐老师很无奈地给了他一个优。第二个学期的音乐考试上,老师特别要求不能带助演。小家伙于是上网搜了一曲极小众的歌来练习。考试的时候他一个人唱的这首歌。老师没听过,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也不知道有没有跑调,问他这是什么歌。他说,这是世界著名钢琴王子XXX收的唯一女学生YYY的第一首作品。老师不明情况也没敢挑毛病,又很无奈地给了他一个优。

powerstage | 2 条评论

飞哥

  飞哥是我的高中同学,北体大毕业,是当年我们班上为数不多的考上名牌大学的学生。
  从高二开学分班起,我就和飞哥同班了。那会儿,飞哥只是个普通的学生,个子略高,身材结实,成绩在班上处于中游。对于高考,他的想像大概就是和我们一起冲过独木桥,然后上一所常规大学。名校就不敢奢望了。总之,那会儿他没想过要练体育从而报考体育大学。高三的时候,班主任找他谈了一次话。经过那次谈话后,他弄清了自己的优劣势,决定听从班主任的建议,练习体育,冲击体育大学。从此,他开始每天枯燥的体育训练。400米是他的强项。而体育老师对他扔标枪的技术也挺赞赏。高考结束后,他报考了上海体育学院。在志愿上交截止的最后一天晚上,同他一起参加体育训练的一位女同学来找他商量。她说飞哥你报北体大吧,你要是报上海体院的话我就没啥机会了。飞哥说行。于是他连夜打电话给班主任改志愿。于是,他顺利上了北体大,是在一起训练报考体育院校的队友里唯一一个考上名校的,也是我们班为数不多的名校生之一。而那位女同学却并未如愿。飞哥提起这事的时候,感慨不已。
  上了大学后,大家都开始有了自己的圈子,虽然有好几个同学在北京上学,但并不常往来。但大家都记得飞哥在北体大。有同学建了QQ群,然而人并未能收齐,群里也从未有过飞哥的身影。一晃十多年过去了,高中的同学们都已工作成家。QQ群也冷落了很久。某天,突然有位女生想起了群的事,于是建了个微信群。许久不活跃的同学们从QQ群转战微信群,一下子又热闹起来了。聊了两天,突然有人提起了飞哥。于是大家才想起飞哥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现身了。大家甚至想不起他有没有参加过高中毕业后的同学聚会。不过有个女同学见过飞哥,于是聊了飞哥的一些八卦。她说飞哥之前有个女友,体重200斤,在健身教练飞哥的调教下,减到了130多斤。群里满座皆惊!有人把飞哥的半裸肌肉照晒出来。在昏暗的色调中,飞哥侧着脸,三七分的头发遮住了右眼,右手手背擦着脸上的汗,左手臂缠着黑色的绳,脖子上挂着一块吊坠,胸肌和腹肌成块成块地闪着油光……看起来就像一位泰拳师。又隔了一两天,有人把飞哥邀进了微信群。众人又嗨起来了。
  其实他们说的那位女友我见过。那年我刚参加工作。突然有一天,久未联系的飞哥联系了我们几个在北京的高中同学一起吃饭。那天,他带了那位女友来,和他一般高,但体形宽多了。说她有200斤,我一点都不怀疑。据那位报料的女同学的说法,他们俩已经结婚了。但前不久的一场小聚上,飞哥否认了。他说那个已经是过去式。然后就没有下文了。那场小聚除了我们三位高中同学,还有一位是飞哥的大学舍友。小聚间隙,飞哥独自下楼去抽了根烟。趁此机会,舍友和我们说起那段往事。那个女孩是本地人,对飞哥不错,但就是不正经做事,每天都是各种玩。飞哥给她找了好几份工作,她都是干不到一周就辞了。但更奇葩的是,飞哥每天辛苦的工作,晚上很疲惫地回到家了还经常被她责怪“就知道干活,都不好好陪我玩”。最后,竟然是这个女的把飞哥甩了。飞哥居然很念旧情,找了女孩的母亲求情。女孩母亲说,要复合“只要她高兴就行,不然我也没办法”。飞哥很无奈,去找了这位舍友喝酒诉苦。这位舍友对飞哥说,要是我早把她甩了。
  飞哥现在依然在做健身教练。他走路的身型,从背后看起来就像劲霸男装早期的那个商标,只是手并未举着。据他本人说,现在有一个对象在谈着。据他的舍友说,这个对象也是他的健身会员,比较靠谱,应该八九不离十了。

powerstage | 3 条评论

2015年8月3日

  周六那天晚上,我看了电影《狼图腾》。看完后我一晚没睡。
  其实我没睡的原因是我喝了茶。而我之所以大晚上喝茶,是因为我吃撑了需要茶水助消化。可是这一回,茶水没有助消化,反而助我撑得更难受。
  《狼图腾》这部电影的名字很好听。一听这名字就能想像出这里面将会有一场惊天动地的故事,就像《与狼共舞》,就像《秋日传奇》。然而看完后,我整个印象只剩下如何养狼。唉,我的记性真是不好。
  生产队的长老告诉男主,有些事情是腾格里的意志,不可勉强。是的,我们都应该顺从天意。
  周日晚上,N同学打包了蛤蜊水煮虾回来。在消化不良与美食面前,我再一次选择了委曲自己的肚子。这是N同学和他GF一同做的菜。虽然是打包回来的,那餐盒里的虾依然一个个码得整整齐齐。这菜品就如他们的人品一样漂亮,这菜系就如他俩的关系一样般配。
  很快我就把虾消灭干净。吃蛤蜊的时候,每个蛤蜊都会留下一点肉沾在壳上扯不下来。就在我想用筷子把那点肉戳下来时,我想起了《狼图腾》里的长老的话。我明白了。吃不到完整的蛤蜊肉,其实是上天的意思。
  弘一法师曰:事忌全美。

powerstage | 留下评论
4 / 53首页...23456...102030...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