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B家的儿子

  HB家的儿子ZJR同学上初一了。
  早在ZJR上小学的时候,老师就曾经告诉HB,她们家儿子会在学校里挣钱:他帮一些懒惰的富家子弟递饭碗买冰棍,从而获得报酬。HB终于明白那段时间她儿子为什么没找她要零花钱。她制止了这种行为。
  为了儿子的全面发展,HB下重金为他请教练请老师入各种培训班。小朋友先后学了打鼓、篮球、羽毛球等音乐和体育项目。
  小朋友在上电脑课时,在完成作业之余上网给自己测了测智商。据说只要过120,就能进学校的尖子班。他测得118。
  小朋友唱歌会严重跑调。在集体合唱时,他一开口唱,能把大家都带跑调。音乐老师只好求他别唱出声。期末音乐考试上,老师要求每个人唱一首曲子。他问老师是否可以带助演。音乐老师说可以。于是他带了班上唱得最好的四个同学跟他一同登台唱歌,而他不出声。最后音乐老师很无奈地给了他一个优。第二个学期的音乐考试上,老师特别要求不能带助演。小家伙于是上网搜了一曲极小众的歌来练习。考试的时候他一个人唱的这首歌。老师没听过,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也不知道有没有跑调,问他这是什么歌。他说,这是世界著名钢琴王子XXX收的唯一女学生YYY的第一首作品。老师不明情况也没敢挑毛病,又很无奈地给了他一个优。

powerstage | 2 条评论

飞哥

  飞哥是我的高中同学,北体大毕业,是当年我们班上为数不多的考上名牌大学的学生。
  从高二开学分班起,我就和飞哥同班了。那会儿,飞哥只是个普通的学生,个子略高,身材结实,成绩在班上处于中游。对于高考,他的想像大概就是和我们一起冲过独木桥,然后上一所常规大学。名校就不敢奢望了。总之,那会儿他没想过要练体育从而报考体育大学。高三的时候,班主任找他谈了一次话。经过那次谈话后,他弄清了自己的优劣势,决定听从班主任的建议,练习体育,冲击体育大学。从此,他开始每天枯燥的体育训练。400米是他的强项。而体育老师对他扔标枪的技术也挺赞赏。高考结束后,他报考了上海体育学院。在志愿上交截止的最后一天晚上,同他一起参加体育训练的一位女同学来找他商量。她说飞哥你报北体大吧,你要是报上海体院的话我就没啥机会了。飞哥说行。于是他连夜打电话给班主任改志愿。于是,他顺利上了北体大,是在一起训练报考体育院校的队友里唯一一个考上名校的,也是我们班为数不多的名校生之一。而那位女同学却并未如愿。飞哥提起这事的时候,感慨不已。
  上了大学后,大家都开始有了自己的圈子,虽然有好几个同学在北京上学,但并不常往来。但大家都记得飞哥在北体大。有同学建了QQ群,然而人并未能收齐,群里也从未有过飞哥的身影。一晃十多年过去了,高中的同学们都已工作成家。QQ群也冷落了很久。某天,突然有位女生想起了群的事,于是建了个微信群。许久不活跃的同学们从QQ群转战微信群,一下子又热闹起来了。聊了两天,突然有人提起了飞哥。于是大家才想起飞哥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现身了。大家甚至想不起他有没有参加过高中毕业后的同学聚会。不过有个女同学见过飞哥,于是聊了飞哥的一些八卦。她说飞哥之前有个女友,体重200斤,在健身教练飞哥的调教下,减到了130多斤。群里满座皆惊!有人把飞哥的半裸肌肉照晒出来。在昏暗的色调中,飞哥侧着脸,三七分的头发遮住了右眼,右手手背擦着脸上的汗,左手臂缠着黑色的绳,脖子上挂着一块吊坠,胸肌和腹肌成块成块地闪着油光……看起来就像一位泰拳师。又隔了一两天,有人把飞哥邀进了微信群。众人又嗨起来了。
  其实他们说的那位女友我见过。那年我刚参加工作。突然有一天,久未联系的飞哥联系了我们几个在北京的高中同学一起吃饭。那天,他带了那位女友来,和他一般高,但体形宽多了。说她有200斤,我一点都不怀疑。据那位报料的女同学的说法,他们俩已经结婚了。但前不久的一场小聚上,飞哥否认了。他说那个已经是过去式。然后就没有下文了。那场小聚除了我们三位高中同学,还有一位是飞哥的大学舍友。小聚间隙,飞哥独自下楼去抽了根烟。趁此机会,舍友和我们说起那段往事。那个女孩是本地人,对飞哥不错,但就是不正经做事,每天都是各种玩。飞哥给她找了好几份工作,她都是干不到一周就辞了。但更奇葩的是,飞哥每天辛苦的工作,晚上很疲惫地回到家了还经常被她责怪“就知道干活,都不好好陪我玩”。最后,竟然是这个女的把飞哥甩了。飞哥居然很念旧情,找了女孩的母亲求情。女孩母亲说,要复合“只要她高兴就行,不然我也没办法”。飞哥很无奈,去找了这位舍友喝酒诉苦。这位舍友对飞哥说,要是我早把她甩了。
  飞哥现在依然在做健身教练。他走路的身型,从背后看起来就像劲霸男装早期的那个商标,只是手并未举着。据他本人说,现在有一个对象在谈着。据他的舍友说,这个对象也是他的健身会员,比较靠谱,应该八九不离十了。

powerstage | 3 条评论

2015年8月3日

  周六那天晚上,我看了电影《狼图腾》。看完后我一晚没睡。
  其实我没睡的原因是我喝了茶。而我之所以大晚上喝茶,是因为我吃撑了需要茶水助消化。可是这一回,茶水没有助消化,反而助我撑得更难受。
  《狼图腾》这部电影的名字很好听。一听这名字就能想像出这里面将会有一场惊天动地的故事,就像《与狼共舞》,就像《秋日传奇》。然而看完后,我整个印象只剩下如何养狼。唉,我的记性真是不好。
  生产队的长老告诉男主,有些事情是腾格里的意志,不可勉强。是的,我们都应该顺从天意。
  周日晚上,N同学打包了蛤蜊水煮虾回来。在消化不良与美食面前,我再一次选择了委曲自己的肚子。这是N同学和他GF一同做的菜。虽然是打包回来的,那餐盒里的虾依然一个个码得整整齐齐。这菜品就如他们的人品一样漂亮,这菜系就如他俩的关系一样般配。
  很快我就把虾消灭干净。吃蛤蜊的时候,每个蛤蜊都会留下一点肉沾在壳上扯不下来。就在我想用筷子把那点肉戳下来时,我想起了《狼图腾》里的长老的话。我明白了。吃不到完整的蛤蜊肉,其实是上天的意思。
  弘一法师曰:事忌全美。

powerstage | 留下评论

2015年7月24日

  周末,宿舍里开着电视,HC同学躺在床上大声放着音乐,YH同学在门外晾衣服。电视剧声音和音乐声混杂在一起,宿舍里充满了闲暇的氛围。
  电视里放着韩剧。突然传来男主角的声音:“你小子给我把声音放小点!”HC同学沉浸在音乐中,自动把电视的声音过滤了;门外的YH同学一听这韩腔很有味道,便有模有样地大声学了一遍。
  HC同学一愣,默默地把音乐的声音调小。

  微信群里,两位美女同学聊起中午的偶遇,并互相夸奖。
  DZ同学:我一开始没想到是你,就是看到里面坐着一个气质美女,我就一直看,结果发现我认识。我同事说你好好看!
  XJ同学:这和我同事对你的评价一样啊!
  H同学终于憋不住了:小明,我同事虽然没有见过你,但他说一听你的名字就感觉你很帅。盼复。

  XCP同学新买了个蓝牙耳机。这会他正戴着耳机在电梯口前等电梯。五米外的H同学向他打招呼,XCP抬手回应。
  接着,XCP看到H同学张口似乎对他说了点话。但他没听到一点内容,大概H同学的声音淹没在了耳机的音乐声和附近乒乓球桌上清晰的击球声中。他回应说:什么?
  H同学嘴巴又动了,从口形上看似乎是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XCP同学还是没听见,大概耳机里的音乐有点大。他把音量调小,凑近了点问:你说什么?
  H同学的口形又重复了一遍。XCP同学还是没听见,大概耳机有点隔音效果。他把一边耳机摘开,又凑更近点问:你说啥?!
  H同学突然指着电梯说:电梯来了!电梯来了!
  这一回,XCP同学终于很清晰地听清了,和H同学旁边的乒乓球击台声一样清晰。可是刚才调小音量和摘耳机的时候,传到他耳朵里的乒乓球声并没有因此发生变化。
  然而电梯门马上就要关上了。XCP同学已经来不及多想,赶紧掉头钻进电梯里。

powerstage | 留下评论

2015年6月9日

  群里某MM假装母亲大人的口吻:大家好,我是此号人的妈妈……快过年了,怕她得忧郁症,希望大家可以单独给她发红包……希望大家能帮她走出情绪的低谷,帮阿姨一个忙,谢谢!
  群里纷纷调戏起这位“母亲大人”:
  “阿姨,你先转1000给我,我再给她发红包……”
  “阿姨我把帐号给你,只收1%的通道费。”
  其中某男同学的调戏最亮:“阿姨,我怀了您女儿的孩子,是留是打您给点表示。”
  众人纷纷为此句点赞。
  H同学补充了一句:“男的怀孕阿姨不信的。”
  然后,群里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

  LJQ同学拿着自己用了快一年的手机操作了一下,略感不爽,抬起头看着对面女生手里的iphone6,说:准备换个6plus。
  H同学投来艳羡的目光:哇!土豪!
  LJQ同学:荣耀的。

  H同学路上偶遇ZLS同学。ZLS同学的儿子这会正骑着滑板车跟着老爸前往公园溜弯。这是个很有礼貌的小朋友。还没等ZLS同学招呼,小朋友就开始给H同学问好了。
  小朋友:叔叔好!
  H同学:小朋友好!
  小朋友:叔叔好!
  H同学:小朋友好!
  小朋友:叔叔好!
  H同学:小朋友好!
  小朋友:叔叔辛苦了!
  H同学:*%#$@……

  H同学:冰箱里的榴莲酥是你买的吗?
  XCP同学:是啊。
  H同学:我能吃吗?
  XCP同学:你吃吧。我吃了好几个了。
  H同学:什么时候买的?
  XCP同学:不知道,好几天了。
  H同学:这还能吃吗?
  XCP同学:能吃啊!肯定能吃。都好久了。
  H同学:……

powerstage | 留下评论
5 / 54首页...34567...102030...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