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 年5月9日

  这是我进入繁忙时期前的最后一个闲暇日——请不要误以为我即将去干嘛了,尽管对于蚊子来说这是一个盛行交配的季节。

  我决定去找同学吃个饭。来了这个城市快一年了,也没找过他们,实在过意不去。于是昨晚联系了小学同学ZhangD,约好今天吃饭。其实就在昨晚还和另外两个初中同学吃了个饭喝了点酒。还有个高中同学早在去年就一起吃过。得,幸好我没上过幼儿园,不然照这趋势还得有一顿。十一点多的时候,来到ZhangD所住地附近,碰一面,找一家新开的西餐点吃饭,环境很优雅。席间得知她的境遇,让我感叹这世界变化真是快。这就好像昨天中午明朗得很有盛夏模样,晚上一场雷雨,今天就被打回初春模样。想起昨晚与两位初中同学聊天,说起几个初中同学,早早入门经商,现在已是百万身家,而我们这些读书多年的人空有一纸文凭,齐声发出的哀叹都不知道是替谁发的。

  不知怎么就说到书的话题。ZhangD说她喜欢看书,正巧我也有要逛书城的打算。于是吃过饭后和她一起去了附近书城。说起来真是好笑,初中那会我买过一本鲁迅全集,结果一放好多年,至今没看过。读研那会有一次为了考一门课特地买了一本书复习,结果也没看,考试也没挂,因为内容与那本书关系不大,于是那本书又被囤起来了。单位给青年同志发放的几本励志书,有几本连裹在外面的塑料膜都没剥。现在我居然头脑发热要买书!我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时间看。不过好在ZhangD同学启发了我,要实在不知道买什么书可以考虑给弟弟妹妹们送几本儿童读物。ZhangD同学有想法,我只管跟着她瞎转。走到漫画区,看到夏达的《子不语》,于是收入购书车中。心想小学这么多年都是被日本漫画给泡大的,今天难得有一个不错的国产漫画家,就算不感冒也要支持一把。后来在另一区瞧见一本韩寒他爸写的《儿子韩寒》。翻了翻,还有韩寒写的序。韩寒在序里说这本书其实已经出版很多年,但出第一版时为了避嫌所以没有写这个序,现在事隔多年他又觉得还是应该写这个序,“因为避你妈的嫌”。我先是一愣,后是一笑。再看里面的内容,说的是他小时候的事。我琢磨着要不要收了这本书,因为读一个人的成长故事不见得就能学到他的本事,就好比读了如来出家的故事不见得就能取到如来的真经,读了许仙儿时的故事不见得就能娶到白蛇精。再翻封底,标价19.8元,心中一阵不平:这字数连《血色浪漫》的四分之一都不到的书凭啥就能要了二分之一的价呢?经犹豫再三,还是把它收了。要是哪天觉得不爽了就到这本书里翻查韩寒的把柄,或者体会一下当爹的感觉。

  在书城里接着游列了一下午,傍晚时分推着一小车的书,结帐走人。拎着两袋沉甸甸的书走在大街上,突然很有从菜市场买菜归来的感觉,一袋像猪肉,一袋像萝卜白菜,心里的泪水哗哗地流……

《2010 年5月9日》上有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