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海的日子(16)

  昨天中午打完羽毛球回来,本想洗个澡顺便把床单被套一起洗了,结果有人占了洗衣机,遂推迟到晚饭之后。
  吃过晚饭,有个问题没弄通,洗澡计划再次被推到晚上。
  晚上十点半,想回去早点搞定清洗大业早点睡觉结果回到宿舍近十一点;天气冷要做运动结果弄到近十一点半;匆匆去澡房结果忘了拿毛巾;一切准备就绪结果发现隔壁热水器似乎没工作;想到隔壁搞定它结果发现门是锁上的而我没钥匙;我用澡房里的有线“遥控器”搞鼓了一下热水终于出来了,于是关上安心打肥皂,再次打开时热水说什么也不肯再工作了,结果我只好冰火两重天地完成洗澡大业;极少用洗衣机的我把衣服连床单被套一齐塞进了洗衣机,洒上一大把洗衣粉并手动加了大半缸水,为了省时我第一次使用快速洗衣程序,结果三分钟后我回来看见洗衣机完成了第一道工序并在向外排水——似乎最懒的清洁工也不至于这样对待一床被套床单;我只好重新加洗衣粉重新开机选择标准洗衣程序重新洗衣,此时已是十二点左右,宁静的夜里只这破洗衣机在凄惨地呻吟,三道门外还能听见。
  今天早上,问住在洗衣机对门的一女生昨晚是否被吵得厉害,她说很晚的时候洗衣机停机了才睡着。啊,真是罪过!
  晚上看见YunYX博客中载来一段佛家至理,其中一句是“狂妄的人有救,自卑的人没有救”。我豁然开朗。从明天起我要实施自救计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