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海的日子(19)

  11点30分,我和同事们从办公室出来下了楼,往食堂走去。
  拐了一个弯后,走在那长长的园区小道上,我远远地就看见了你,那树底下娇小熟悉的身影。当我走近一点的时候,你回头望着我,眼里带着一抹丁香一样的凄惋。我向你缓缓走去,你向我轻轻走来,略有些艰难,却愈加楚楚可怜。我知道,你在那已等待许久。
  当我经过你身边时,只轻声说了一句:“我还没吃饭呢。”然后自顾自地往前走。那一刻我的脚步没有一丝减缓的迹象。你怯怯地看着我,似乎不懂我的意思,只能痴痴地守在原地,望着我渐渐远去的背影。在我回首的一幕间,只见你低着头独自神伤。在这初冬的季节,伴着落叶和枯树,阳光照在你身上,那身影是如此凄美。我有些于心不忍,却也无能为力。我知道,回头是没有用的。生活是艰难的,现实是残酷的,我只能用这样的理由来敷衍自己。
  在食堂里,我和同事们边吃边聊,却没有关于你的话题。或许你有一个故事,但却从没有人提起过,也许根本没有人知道。这一刻,你似乎已被淡忘,连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都没能够得上。这是一个残酷的事实,但无人能改变。吃完饭,我用餐巾纸把我和同事们吃剩的骨头包好,还加了一些剩饭,然后把餐盘送到回收处,走出了食堂。
  再回到这条道上时,你远远地看见了我,又再次冲我小跑过来,眼神比先前更加恳切。我能感觉到小跑这种动作对于那样的伤是很艰难的。不远处一只大猫跟了上来,我不知道那是你的父亲还是母亲。我把包着骨头和剩饭的餐巾纸放在附近一个角落,然后和同事们朝办公室走去。身后是正在啃骨头的你们俩。但愿你那折断的前爪能好起来。
  有一个问题我一直没搞明白:为什么我经过许多残疾的乞丐身边时总是麻木地走开,而现在却在可怜一只受伤的小猫呢?这个问题太沉重,太沉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