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三餐

  难得周末可以不用听会商,睡了个懒觉,8点30才起的床,洗漱完毕到达食堂已是8点50。食堂里空无一人,只有厨房里传来的声音暗示我还可以吃到早餐。一个食堂师傅出来了,打完卡后交待我说以后能否提前二十分钟来?我说好吧,心里却想着这下连周末也睡不成懒觉了。
  中午和F博士去吃饭。食堂的菜谱公告栏上写着今天午餐的可选荤菜有干煎黄鱼和黄豆炖猪手。于是F博士要了黄鱼我要了猪手。吃饭的时候F博士嘀咕了句:明明是猪脚,他们非要说是猪手。我心想这的确是个问题,要不然下次看节目我会问别人有没有《千脚观音》。
  F博士问我要不要喂猫,我说你先管你自己的,再说了不是还有鱼头吗?吃完饭后,我们真的给那两只猫带去了它们心爱的鱼头,还有几块被我啃得不带几根肉丝的猪手骨。
  下午3点40,我把衣服放进洗衣机里洗了。这洗衣机效率非常了得,如果选“快速”的程序,它可以在两分钟内完成“洗涤”这一子工序,然后你就能看着一大桶水带着大量尚未溶解的洗衣粉被排掉了。如果选“标准”,它会在重低音地咆哮了一个多小时后背地里告诉你任务完成,过时不取后果自负,然后熄灯睡它的觉去了。我选的是“标准”程序,所以洗衣机开工后我就去办公室上网去了。4点40,我从办公室返回。把衣服收起,挂好,再次往办公室走去。走到办公室与食堂的分岔口时一看表,5点05分。虽然食堂的开饭标准时间是5点30,但我们平时也会在5点17分就出发的。与其把时间耗在去办公室的折返过程上,不如直接奔食堂去。于是我选择了背对办公室的方向。路过二招门口时又看见那两只猫,此时的天是下着细雨的,它们正趴在矮树丛中躲雨。我很是奇怪怎么它们今天居然没冲我叫了,又走了十多米,我才明白原因之所在——原来食堂的灯还黑着。返回的时候我用鄙视的目光投了过去,可惜在夜色中它们隔着树丛看向了别处,白白浪费我的表情。
  5点30分,我们集体去吃饭。再次路过二招时那两只猫冲了过来并叫得甚是勤快,我一看食堂,灯果然是亮的。
  晚饭的大荤只有笋片炒肉,我心想今晚没骨头喂猫了。为了表示我的关怀,我把极有营养的笋片留了下来。旁边的Li师兄真不HD,为了减肥居然把笋片全吃了,肉块却没动过一块。今晚的猫粮可不是一般的丰盛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