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苦的开题

  昨天终于开题了,不过对于我来说是一次难过的经历。
  小boss指定下午3点开题,2点20分的时候我就如临大敌。快到3点时我把一切准备就绪,就等各位专家的大驾光临。其实之所以把开题日子定在昨天是因为前两天有所理事会,大boss正好从北京过来。上午的时候还在会场见到了C院士,估计是理事会主席吧。下午3点,四位专家陆续进场,都是我熟悉的:两个是我boss,一个是我boss的boss,一个是SZ室主任。我问可以开题了吗?Boss说还等一个,我心里咯噔一下。十分钟后果然不出所料,C院士进来了。我感到我的笑容僵在半空。
  报告开始,我把心一横,念了一遍咒语:我就一死猪,不怕开水烫。于是我的语速就像中国的和谐号列车,一路念下去刹都刹不住。某个瞬间偷偷瞄过院士的表情,正闭着眼,我心中暗喜。然而就在此时院士突然发话:不要照着屏幕念,要有自己的理解。我一阵尴尬。不过幸好此时大部分已经被我念完了,我最不理解的研究进展部分再也不会拌着我了。剩下的几张图,我想照着念都没地方念,哇哈哈……结果原定20分钟的报告被我十分钟多一点搞定,汗……
  然而我终于还是得意得太早。接下来,几位专家频频发问,我就像被水泡过的鞭炮——哑火了。唯有涔涔的汗在开心地闪啊闪啊……再后来就是专家建议,到这时我已经不记得过了多长时间,期间有过沉默,我只觉得魂魄不停地想往外飞,似乎快听不清他们说什么了,若不是顾及场面,我早就抽自己两嘴巴提神了。到最后,我只记得我点头的次数可以让小鸡啄下一把米,我“嗯”的次数可以把嫦娥送出太阳系。
  最后,院士把各位专家的建议总结一下,我诚惶诚恐地一一记下,专家们一一离开,我把东西一一收拾。一看时间,已是4点25分。OMG,破了我的本科毕业答辩的半小时纪录。Orz

《痛苦的开题》上有3条评论

  1. 呵呵,你的咒语很有意思哦
    革命会成功的,加油啊
  2. 写得很生动啊!
    开题了是好事,应该庆祝一下,呵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