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啊猫,老鼠啊老鼠

  早先,城市里的猫被当宠物养,老鼠被当公害打。也许捉老鼠本该是猫的本职,但养尊处优的猫吃惯了熟食,当然也有喂商品猫粮的,我们家还喂饭,老鼠也许久不出没了,隔了一两代后,猫都不认识老鼠为何物了,更别说捉老鼠。这有某著名电视台播放过的录像为证。
  虽然身处上海大城市,但这大院旁边的小区也有不少年历史,小楼是破旧的筒子楼,居民也不是什么白领小资,多是老头老太大妈之类的人物。他们的猫都是放在外面养的,从不让进楼里。所以这猫越来越像上海街头的流浪者,白天晒晒太阳,打打闹,等人送吃的来,一身不干不净的毛,常常爬到停在小区的名车上蹭来蹭去,用满是泥尘的爪子在车上面盖梅花章,或者极其无聊地趴在车底下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脑袋从90度转到270度,再从270度转到90度。到了晚上,一些猫就开始打闹了。我曾在某个晚上听到某号楼的角落里一辆车底下传来婴儿般的叫声,以为是有人弃婴了,正要低头看时却突然窜出两只猫,往树丛中窜去,然后传来一只猫的惨叫,在深夜的小区里回荡着。当然也有一些猫不参与打闹,因为它们实在胖得跑不动了。我们小区和旁边一个高档住宅区只隔着一道一米五左右的铁栅栏,栅栏后面是一排修剪整齐的冬青树(也可能是别的名),这些隔离只对文明人有用,对猫则形同虚设,我每天都看见那些猫在栅栏两边穿梭来穿梭去。对于住宅区的猫,那边是富贵生活,这边是花花世界。
  古人说:食色,性也。央视某名人都闹婚外恋了,更何况猫?更何况猫是没有婚姻和计划生育的限制?所以,如果有猫在晚上独自衰号,那一定不是什么奇怪的事,用人的话说那是在念情诗;同理,如果哪天一只大黑猫旁边多了几只花猫,不远处还有一只大白猫,你也不必问它们是什么关系。反正现在小区的猫的增长率就像五六十年代的中国人口增长率,猫正逐渐泛滥成灾。
  最近办公室里的老鼠也猖狂起来了。上次把师姐的糕点和苹果咬了不说,最近又把Z师兄的香蕉给啃了,前两天F师兄的电话线在地板下被咬断了,电源线也被咬出一大口子,铜线都露出来了,我奇怪那老鼠居然没被电死。想想也真是好笑,猫原先是受人欢迎的,尚且不能进办公室,现在老鼠反而比猫更能耐了,住起办公室来了。从某种角度来说,猫超生严重,成了公害,而老鼠住进了办公室,成了宠物。
  D工给我们发了粘鼠板。我把它置于地板下,洒上点奶粉,再加点蜂密,后来又追加了苹果,今天早上掀开地板一看,老鼠没粘着,不小心把我们的一个米粒大的蜘蛛侠兄弟给粘住了。啊,罪过罪过!

《猫啊猫,老鼠啊老鼠》上有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