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语

(一)
  2007年是猪年,猪肉涨价了。2008年是鼠年,鼠肉大概也要成优势股了。可惜我明白这一点太迟,就在昨天,我们办公室里地板下面摆了多天的粘鼠板被发现已不知何时被一小鼠光顾。小鼠躺在粘板上动弹不得奄奄一息,看来已被粘多日,我还没想起给它道声鼠年快乐,它就被F博士送到垃圾桶了。唉,要是当时把它养起来,说不定日后就能发一笔了。
  说起这猪肉涨价,天蓬元帅辛辛苦苦代言了这么多年也不见成效,人家香香同学一首《猪之歌》只用了几年就见效了。美女效应可不是盖的,八戒啊,你还取什么经啊?风水是轮流转的,今年可是鼠年!你以为你是中国的楼盘,想怎么涨就怎么涨啊?

(二)
  今天去买火车票,早上5:40分起床,6点20到达南站。到南站时,一看那景象,尽管天还是黑的,但我的两眼发得更黑;尽管空气很冷,但我的心更哇凉。从地下通道进到候车厅,出门往东一百多米就是售票大厅,但买票的人已经排到了这个候车厅门口西侧再折回来30米。二十几个武警和警察在维持秩序,那架势比美国反恐还厉害。
  漫长的等待中,外面开始下起了小雨,排队的人为了驱寒开始把身体调成振动的,脚开始跺。一个多小时后,我终于进了大厅。二十多个窗口每个都摆着一支队伍,这让我想起路边烤羊肉串时的壮观场面。好在警察管理有序,大厅也不算太宽,队伍也不算长。比起南京火车站来那个差远了,那边三个窗口的队伍人数就能赛过这边厅内外的总和了。要是发生中美战争就让米国佬来看看咱的春运买票的场面,吓死他们。
  排队的时候心中惶恐不安,一直在为买不到票作盘算。昨天我在鼠年里对不起一只老鼠,不知道会不会今天遭来报应。轮到我买时,两番问询,售票同志盯着电脑屏幕稍停片刻,缓缓传来两个字:几位?我心里咯噔一下,阿门,有救了!我甚至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因为我向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摧测我做事的结果,于是想在大厅里发个短信确认一下有没有买错票,结果这个恶意揣测的结果实现了——警察同志温柔地把我和其他一干人马一起“轰”出了大厅。出了大厅发现天空下的小雨滴速度不对头——是雪片,这又是一个奇迹。
  此时已是8点多,正是上海的上班高峰期,往市中心方向去的车都是人满为患。进地铁时果然应验了。遇上的第一趟地铁我直接挤不上,等第二班时才勉强上了车,那种场面从车外面看就像运了一车的猪一样。我心想要是哪个家伙跟我过不去,老子以后让他春运期间去火车站买票去;跟我有仇的老子让他早上8点到上海徐家汇坐地铁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