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年大吉

  就在前天,F博士发现了放在他办公椅所处的地板之下的粘鼠板粘到了一只老鼠,此鼠不幸被粘了如此多天以至于被发现的时候已经发臭。也正因为它发臭了才被F博士发觉到了。否则它的尸骨将腐化在地板之下那无论于它还是于我们都将是何等的不幸啊。鼠弟,我又没来得及和你道声新年快乐了。
  今天早上,我第一个进的办公室,走到办公桌前只见昨晚摆于桌上的一只香蕉被咬得一片狼藉,老鼠它胞弟先来给我道新年祝福了,了却它胞兄的遗愿。我感动不已,把桌面收拾用卷纸擦了擦,又把周围的杯子热水瓶拿去洗了洗,心想无论如何要和这只有情有意的老鼠见一面。正好上次D工给的粘鼠板还剩一个,我那扔进垃圾桶里被啃过的香蕉余香仍在绕梁可三日不绝,还有放在门角的流氓兔武器(搬地板用的)还没还。刚进来不久的F博士知道了情况,见我去取流氓兔武器,知道我要摆龙门大阵迎接老鼠,劝我说:快春节放假了,人都不在了,要是那时粘住一个那还不得发臭了?再说了,今天是鼠年,你就让它也安心过个年吧。我心想:也对。于是罢手。
  鼠弟啊鼠弟,新年大吉,咱们元宵过后再来聚头吧。

《鼠年大吉》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