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来鼠去

(一)
  前几天想取点钱,不过本地银行少,偏偏我的卡都是外地小银行的卡,只好借助某转帐功能和银联。
  转帐操作说明上说是24小时内到帐,但电子转帐通常都是实时的吧?于是当天下午15点40分我转完帐就去找ATM,远在半公里外的地方。一查卡内余额,发现钱没到帐,心说这电子系统也不怎么灵光嘛。
  第二天我等到下午15点50分,心说再不到帐我就找银联算帐,又往ATM跑,一查还是没到帐,遂操起电话直拔银联,一问,人家说那24小时是工作日的24小时…… -_-!!
  第三天,工作日24小时已满,银联再没有理由推辞,我冒着细雨踏着泥水再次杀到ATM旁,一查余额,钱果真到帐了,我喜出望外,只是发现取款那一选项没了——通常这意味着三种情况:一是取款机坏了,二是取款机没钱了,三是我眼睛花了。回来的路上,我居然看见有只老鼠光明正大地在路边寻寻觅觅找吃的,路上行人爱理不理。嗯,看来可能真的是我眼花了。
  第四天,我心说这取款机今天一定是刚放满了钱,否则银行要失职的吧?当我打开门时只见天空正在给大地哗啦啦地注水,就像我脑海里银行员工正辛勤地给ATM注钱的画面一样。

(二)
  前天上网,所里的老师发来邮件说D工外出开会期间不幸去世。
  还有半个月就过年了,还有一年他就退休了。就在我回家的前几天,D老还给我发过补贴。世事无常啊……
  我刚来所半年,与D工说话不多,只是在大家一起吃饭的时候和他喝过酒,当时他放倒了我们一桌年轻人,依然面不改色。记得他为所里的事务尽心尽力。我曾问起过他们这一代人对于毛泽东的感情,他立即满怀激情地示以敬意,就像当年的青年一代,虽上山下乡,依然不改对毛主席的一片忠心;还用客观的评价来总结了毛的功过。
  我想当然的认为我对于D工的感情算不上深。前天晚上我梦见我去了所的“旧址”(其实所从未搬过家),意外地发现D工在那,原来是所里的人误导误传,我们几个于是兴致高昂地数落那些人乱传话……醒来的时候,发现梦虽然虚得漏洞百出但依然可以把人的感情骗得如此这般。
  D工走好!

《鼠来鼠去》上有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