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语言都是多余

  总想写点什么,但结论总是不写的好。
  因为日记能表达的只是作者的感受,可谁能表达灾区人民的感受?有谁的悲伤能甚于他们?那种深到骨髓的痛,任何语言都显得苍白。
  看着废墟的照片,我常常想象着,地震发生的一瞬间,楼里的人在做些什么。或者还没来得及站起来,瞬间被掩埋掉;或者大家一起涌往出口,但那个出口是那么狭小。如果我在那里,也许我也只能绝望地看着大家一起涌向出口。如果最后一个人能逃出去,我一定也能逃出去,如果不能,那我十有八九也不会活着。
  亲人,朋友,长辈,无论谁的失去,人的感情都要经历一番阵痛。但已经踏入成人社会的我们尚能明白生与死的意义,而那些被掩埋在坍塌的学校教室里孩子们,他们,甚至不知道为何会有这种灾难,不知道怎么逃生,不知道死亡有多近,那些幸存但失去亲人的孩子们,甚至还没来得及学会安慰自我,幼小的心灵,不知道还要承载多少伤痛。而坐在电脑前的我们又能做多少?如果不能,或者做得不够,那就让我们看着来自灾区的照片,深深地铭记,同悲,同伤,同爱,同感动。
  在被挖开的教室废墟里,一位老师张开双臂死死地护在讲台上,台下躲着4名学生,老师死了,学生得救了。
  其实我们不需要赞美什么,只要永远铭记这一瞬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