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经错乱

  其实神经开始错乱是早先一段时间的事了。那时正是我没日没夜地看程序上节点操作的日子。
  某日,为了测试程序在写文件时对文件名的限制,在节点上居然成功地生成了一个中间带一串空格的文件,以“abc”开头,以“abc”结尾。那串空格还挺长的,不仔细看就以为是两个文件在那排着队。既然是测试生成的文件,自然事后要删除。于是输入删除文件命令,接着输入文件名的前半截,再加一小段空格,但我实在懒得数到底是几个空格,于是在结尾加了“*”号代表后半截。于是命令写成了“ rm abc        * ”。回车一敲……整个世界清静了! T_T
  又一日,可能是由于敲错命令,这个极品机器居然生成了一个文件。该文件名长得像张果老的胡须,是由一串乱码组成。于是我又得删除文件。可是这乱码没法输啊。好在文件名的末尾几个字符里有几个“?”号,于是我再次输入删除文件命令,接着来个通配符“*”代表问号前的字符串,再来两个“?”号代表末尾前的两个特征字符,再来一个“*”号代表剩下的字符,于是命令写成了“ rm *??* ”。回车一敲——这个世界再次清静了! 囧rz
  要是有人不懂rm是什么意思,可以在Windows里打开命令窗口,找个目录,把上面命令中的“rm”换成“del”试试。最好找个全是垃圾文件的目录,否则后果自负。 ^皿^
  再一日,不知为何醒得太早,六点多起床刷牙,七点来到办公室。所里空无一人。平常都是F博士来得最早,八点左右就到了;晚上通常是我和Z博士走得最晚,于是这办公室的门通常早上是F博士开的,晚上由Z博士或者我关的。但今天这门只好破例由我来开。于是掏出钥匙插入锁孔,顺手一拧——咦!锁居然没开!于是再加把劲,一边使劲地拧一边狐疑:难道昨晚有人来撬过门?但无论怎么拧,这锁就是不转,再加把劲恐怕钥匙就断了。想了一下,也许是钥匙没插好,于是重新插上再拧——还是没用。难不成我要回去再睡觉睡到八半点等其他人来开门?这怎么行?好马都不吃回头草,男人当然没有睡回头觉的道理。怎么办呢?怎么办呢?我的思想展开了一场激烈的斗争。通常人生的许多对与错总是在这一瞬间被决定的,选对了你就从此走上阳关正道,选错了你就从此走上斜门歪道。就在这时我的手突然拧反了,锁“唰”地一声很干脆地开了。
  祝大家“六一”儿童节快乐!

《神经错乱》上有4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