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道战VS地雷战

  大前几天,H同学的一个大桃被老鼠啃了。同时我桌面上用两个梨和一个扁桃堆的汉诺塔被老鼠推翻了。F博士的插座电线竟被咬开了露出一段铜线,更奇怪的是老鼠居然没被电死。莫非它们的牙还套上了绝缘牙套?H说要放鼠药,我说这自然不行,万一老鼠反拿来毒我们不就惨了。唯一的办法是放粘鼠板。可惜去年给的四个粘鼠板全部就义了还是没能把老鼠灭光。巧妇难为无米饮,好兵难打无枪仗。中午吃饭聊起这事,G师妹说她椅子旁的箱子里有粘鼠板,遂取来铺于地板下。晚上吃饭时还把一些辣椒带回来,放在粘鼠板上当诱饵。放诱饵的时候感觉我像是在埋地雷。
  可惜地板是被架空的,为的是铺电线和网线的方便。对于我们来说,那架空的十公分空间连地道都算不上,对老鼠来说,那就像个足球场,爱怎么跑怎么跑。这“地雷”踩上踩不上就得看概率了。
  第二天早上,来到办公室的第一件事就是检查有没有老鼠中标,结果是让人沮丧的。检查的时候发现地板上居然有肉松末,我正纳闷是谁昨晚吃肉松吃得到处掉末,紧接着就发现H同学摆在桌面上的一袋肉松被老鼠钻过的痕迹:桌面上也有不少肉松末。对面办公室也传来噩耗:W同学的三个果子都被啃过了。
  也许多年后大家会看到一本书,书名叫《怎样用地道战打败地雷战》,作者是一只老鼠或一群老鼠,描述的是一件发生在鼠年的战斗故事,在故事中,它们把自己称为“人”,把敌人称为“老鼠”……

《地道战VS地雷战》上有2条评论

  1. 其实楼下有猫,可是,猫自己不会上楼来,也不知道保安让不让猫上楼,或者让我们带上楼(访问要登记,猫不会登记),也不知道这猫见了老鼠会不会被吓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